第18章 心存侥幸
玉长生2020-02-17 11:091,661

  风,依旧一丝也没有,在太阳的强烈照射下,路边的花草树木痛苦地弯下腰,大地一片静默,毫无一点生气。

  王仁英与刘珍默默走着,谁也不吭一声,从花容家出来,她们就一直这么走着,两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一时之间说没就没说走就走了,这让她们在感情上一时难以接受,这强烈的刺激把她们的脑子堵得满满荡荡的,把她们的心拉坠得分外沉重,沉重……

  对面走来一位四十多岁的端庄妇女,一连叫了刘珍几声,刘珍都没听见,直到走到跟前又叫了几声,刘珍这才听见,抬头发现妇女,惊喜叫道:“黄老师,是你!”

  黄老师是一位老教师,与刘珍是远房亲戚,彼此之间都很熟悉,她打量着刘珍道:“阿珍,你这是咋的啦?心不在焉的……”

  刘珍叹口气道:“嗬,刚从花容家出来……”

  “听说花容出事了,到底出了啥事?”

  刘珍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黄老师。

  黄老师听完后感慨道:“其实这都是娇纵孩子给娇纵出的祸,上次文良刚拿黄叔的东西,花容要是能听听黄叔的以及那个‘疯乞婆’的,好好管教管教文良,这次他也就不会再去偷黄叔的,那么今天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可花容倒好,不但不管不教,反而纵着他,结果就出了这事……说到这儿,我想起一个人来,李家村的王仁英,她有个犯罪的儿子要以‘过分溺爱罪’控告她,这个举动本来很好,可以给那些一味娇纵着孩子的父母敲敲警钟,可不知为啥,那个王仁英就是不让告……”

  刘珍见王仁英的脸色有点不对劲,生怕黄老师继续说下去会伤着王仁英,连忙截口道:“黄老师,你我都是做母亲的,应该体会得到像这种儿子要把母亲告上法庭的事搁到哪一个身上,哪个心里也不好受,人家不让告,一定也有她自己的苦衷……”

  “心里是不好受,可一个人不能太自私,光为自己考虑,只要想到这可以挽救多少家庭,挽救多少孩子,这心里就不会那么不好受,你看看人家‘疯乞婆’那么大的岁数了,还风里来雨里去的劝说人家,难道她王仁英还不如一个老太婆……”

  刘珍见王仁英的脸色越加凝重,连忙给黄老师使眼色,黄老师是个精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随即打住不说,对刘珍道:“阿珍,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和你多聊了,有时间我们再好好聊聊。”

  王仁英望着黄老师远去的背影似是若有所思,又像是心有所动……

  刘珍看着王仁英的那副神情,还以为是黄老师的话伤着她了,走上前去想对她说些安慰的话。

  没想到王仁英却抢先开口说道:“珍妹,你看我是不是真的很自私? 还不如一个‘疯乞婆’……”

  说话的声音有点伤感,又有点悲哀,还有一点自嘲的味道,这令人捉摸不透的声音,让别人着实无法了解其真实的内心感受。

  刘珍只得劝慰道:“大姐,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呀,谁要是敢这么说你,我首先就不依,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这天夜里。王仁英失眠了,她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龇牙咧嘴向人们示威的大绳扣和静静躺着的花容、以及脑浆横流的黄叔,耳边回响李夕忠在信中的话,她不得不痛苦承认道:今个儿看来,忠儿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难道真要让忠儿去告吗?想到此,她的心又是一阵绞痛……忠儿,念在妈拉扯你一场不容易的份上,妈就不让你去告,除了这个,你让妈干啥,妈都依你……就在这时,她耳边又回响起黄老师的话“心里是不好受,可一个人不能太自私,光为自己考虑,只要想到这可以挽救多少家庭,挽救多少孩子,这心里就不会那么不好受,你看看人家‘疯乞婆’那么大岁数了,还风里来雨里去的劝说人家,难道她王仁英还不如一个老太婆……”,是啊,人家“疯乞婆”那么大岁数了还风里来雨里去的劝说人家,而我却因为自己心里难受就不让告,这不是自私又是什么……忠儿,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让你去告么,妈这心里受不了,不让你去告么,这理儿又说不过去……

  这个左右为难的大问题把王仁英折腾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就在她辗转了个大半夜后,她突发一个奇想:也许今天发生了花容这样的悲剧,以后就再也不会发生了。她不由眼前一亮,对,就这么决定,如果以后还会发生花容那样的悲剧,那就让忠儿去告,如果不会发生了,那忠儿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告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