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蛮横小叔
玉长生2019-08-23 15:412,325

  村头有一座陈旧简陋的大杂院,其中东厢房住着王仁英,西厢房住着王仁英的小叔子李安生一家人。

  这天,大院门前闲着一群人。李安生和一伙男人正兴致勃勃玩牌,女人娘们围在一旁叽叽喳喳的,小孩四下追嬉玩闹。

  张嫂的儿子偎在她的怀里磨蹭着,一步也不肯挪开,他骨碌着一双小眼逐个审视周围的娘们,突然他一步蹦到一个发育良好的姑娘面前,伸出小手,用他那稚嫩十足的童音嚷道:“姑姑,摸奶,我要摸奶……”

  那是一个还没有出嫁的大姑娘,她的脸“唰”地红起来,恼羞成怒打掉往胸前伸来的小手。

  小男孩嚎哭着跑回张嫂的面前,显得十分委屈,哭道:“妈,我要摸奶,姑姑坏,不让摸……”

  张嫂见了心疼得不得了,连忙把儿子揽到怀里哄道:“儿,我的心肝,不哭,不哭,姑姑不让你摸,来,妈妈让你摸……”

  “不,不,我要摸姑姑的奶,我就要摸姑姑的奶……”说着竟然在地上打起滚来,无论张嫂如何哄,小男孩就是不听,尽在地上打滚,最后张嫂竟低声下气向姑娘乞求……

  姑娘就像受到奇耻大辱,气得浑身发抖,嘴里迸出一句:“太不像话!”抽身就走。

  就在这时,有一眼尖的指着渐渐走近的王仁英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嚷道:“你们看,你们看,王仁英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抱来一个孩子。”

  大家细眼望去,果真发现王仁英抱着一个孩子,一边走,还一边逗着孩子。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捋着几根稀疏的山羊胡子摇头晃脑道:“这个王仁英也真是的,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上次让李夕忠给害得家破人亡不说,最后还要被告上法庭,她竟然还敢把这种一身煞气的没人要的孩子往家里抱,我看这一次也准没有什么好事。安生,你要还是个大老爷们,这回你可别犯浑了,千万别像你大哥一样由着她的性子来,要知道你们老李家可就只剩下你们长庆一根独苗了……要不然有你哭的时候。”

  “就是,就是。”众人异口同声附和道。

  李安生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大口大口吐着烟圈。

  王仁英抱着孩子走上来,一群娘们围上去,众口赞道孩子可爱,然后纷纷争着要抱一抱孩子。

  王仁英一见这架势连忙道:“孩子饿了,我得先喂一喂她,喂饱了,再让你们抱。”说着抱着孩子就要往大院走去。

  “慢着!”李安生猛地甩掉烟蒂,狠狠踩一脚,“唬”地站在大院门口,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犹如大院门上贴的门神一般。

  王仁英望着李安生,不解问道:“孩子他二叔,你这是——”

  “大嫂,你是不是又准备要收养这个没人要的孩子?”

  “嗯!”王仁英简单应道。

  李安生向王仁英恳求道:“大嫂,你就能不能不要再理这种没人要的孩子!”

  “孩子他二叔,你看孩子这么小多可怜,我实在不忍心……”

  “大嫂,难道你忘了我大哥、还有长明侄儿是咋死,你的腿又是咋瘸的吗?”

  “啊!”王仁英的心陡地一颤,如同刀绞一般难受,她只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稳,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一倒下去,孩子就完了,为此,她背倚着柱子,用尽全身力量死死撑着,好一会,她才感觉好受一点,咬着牙平静而坚定道:“没忘,可我咋能为了这个而丢下这么小的孩子不管!”

  “好,很好,大嫂,那我可把丑话给说在前面,你要么把这个没人要的孩子丢掉,你一定要收养,也可以,不过你不能踏进这李家大院半步。”

  此话一出,不但令王仁英心中一震,众人也一惊,纷纷嚷道:“李安生,你这样做,也实在不像话,你这不是看你大嫂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存心要霸占家产吗!”

  “哼,啥!我欺负她!!我霸占家产!!!”李安生见大伙如此说他,他这气就上来了,气得脖子都粗了好几倍,吼道,“你们未免也把我李安生给瞧扁了,我大哥一家人本来生活得好好的,为啥会弄得家破人亡的?为啥??为啥???你们刚才不是都说得振振有辞的吗!现在我不让她把孩子抱进门,不过是想给我们老李家留条根,没想到你们……你们……难道你们真想看着我们老李家断子绝孙吗!……”

  众人一听这话都沉默不语了,沉默中,李安生的妻子和几个老诚持重的娘们上前劝王仁英千万别为了一个没人要的孩子而苦了自己,可无论怎么劝,王仁英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李安生的妻子心里发急了,她和王仁英虽是妯娌,但她们之间的感情就像亲姐妹一般亲密,当下眼见王仁英丝毫不为她们的话所动,仍然坚持要收养孩子,她毫无一点办法,只得双腿跪下来,苦苦哀求道:“大嫂,我求你,求求你,你就不要再理这个没人要的孩子,不要啊……”

  “好妹妹,你这是干啥,起来,快起来。”

  “大嫂,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

  王仁英痛苦道:“好妹妹,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脾气吗? 你就起来,不要让我为难。”

  “大嫂,我……我……”

  “好妹妹,你不用说了,我还不了解你的心思吗,你就起来。”王仁英扶起李安生的妻子,转身就走。

  望着王仁英单薄瘦削的身影,李安生的妻子不禁心疼起来,天快黑了,大嫂一条腿不好使,又抱着一个孩子,这是叫她上哪儿去?想到这里,她哭喊着不顾一切扑上前去,紧紧拉住王仁英,哭道:“大嫂,你别走,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王仁英转过身来,但见李安生的妻子满脸都是泪水,她虽然强忍着不让自己掉泪,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扑扑”往下掉。王仁英腾出一只手来,怜爱为李安生的妻子擦干眼泪,然后疼爱为她理顺一头乱发,故作平静道:“好妹妹,我不走,可要连累你们……”

  “啥连累不连累的,我不怕!”

  “那你也不为长庆想想,他可是你的心头肉,也是咱李家的独根苗。”

  “这……”李安生的妻子不由震惊得松开手。

  王仁英宽慰的拍了拍李安生的妻子的肩,转身走了。

  落日的余辉把王仁英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很长……她那坚定的脚步就像踩在每一个人的心坎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