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终于等到的梦醒时分
逐日和玛瑙2019-11-12 19:567,402

  8月16日,按照周梦凯的安排,秦世勇在周梦凯的单位检查了一上午时间,说是检查,其实就是询问了项目研究的进展情况,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和周梦凯团队的成员聊聊家常、套套近乎。在此期间,他单独找四个人分别做了谈心工作,在找到吴鑫时说道:“你叫吴鑫吧,别怪我问你的名字,咱们司下属单位很多,人也很多,认不过来。你应该知道,我每年只来咱们单位检查一次工作,我在司长这个位置上也就只有三年的时间,算上这次,我一共来咱们单位3次,所以请你不要介意。我和你们主任私交甚好,我是始终照顾咱们单位的,但是这段时间,我总是在寻找一个更为合适的人选来担任你们主任的职务。私底下我和你们主任谈过,他说你最合适不过了,这次岗位调整,他把你分到了他的办公室担任副职,你也应该懂得是什么意思了吧。你们主任在和我交谈的过程中谈及了你很多优点,今天你也说一说吧,我看看和你们主任说的是不是一样,咱们有什么说什么,不要太拘谨,也不要有什么隐瞒。”

  “领导,您这样说,我可不敢介意!我大胆的问一句,您是说我们主任要往上走吗?”吴鑫问到。

  “嗯,是的,在这次新闻发布会成功举行后,他的位置就会有所变动了。你知道的,我和他这层关系,我也希望他往上走,为了这件事,我可费了不少的心思。但是,他升职了之后呢,谁来接他的班,他说你最合适。”秦世勇说道。

  “嗯嗯,领导,早就听说您和主任之间的这层关系了,我也知道主任这十年也不容易,他真的是把自己的身心全部奉献在了我们四个人的成长和这个项目的研究上,他这里没少受伤。”吴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

  “他什么情况我都清楚,现在说说你吧。”秦世勇打断吴鑫的话说道。

  “是,领导。我是在2017年6月份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直接被周梦凯主任招到这里的。在上大学时,我自认为是一个高材生,其实事实也是如此。在大学时我的专业是脑科学,经过四年的研究学习,我的老师说我已经超越了老师所掌握的知识范围,老师夸张的说我就是为脑科学研究而生的一样。或许我就是因为这点被周梦凯主任招到这里的吧。还有,周梦凯主任是我们学校的校友,也是我的老学长。您知道,搞科研,仅仅停留在理论方面的研究是远远不够的,没有技术方面的支持,理论再完美也只是停留在表面,我们无法感触它,所以我们搞科研的,许多看似成熟的理论还得靠将来的技术去验证。就像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一样,他的理论很超前,20世纪初的理论,到了21世纪初才得到印证。”吴鑫侃侃而谈,说话间尽是自豪。

  “嗯嗯,你是说黑洞照片的事情吧。”秦世勇说道。

  “是的,领导。我可以继续说吗?”吴鑫说。

  “可以,不好意思我打断你说话了。”秦世勇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领导。而我欠缺的就是技术。我被周梦凯主任招到这里后,周梦凯主任先后给我找了国内和世界上最好的脑科学研究领域的专家给我做导师,用了三年时间补强了我的短板,期间我出国两次,在国外的那段经历,我不仅弥补了我自身的不足,还为国外的科研机构作出了一些贡献,当然,对于一些我认为更重要的理论和技术,我私藏在了自己的脑子里。因为我的前途在国内,在周梦凯主任的身边。”吴鑫停下来喝了一口水。

  “嗯嗯,你这点我很欣赏。作为一个科研人,爱国之心和知遇之恩是必须要有的。继续说吧,吴鑫。”秦世勇说。

  “是,领导。其实,我们这个团队研究的就是技术,一种大脑神经与微型智能机器人之间交互影响的技术,而交互过程中的媒介就是潜藏在人类大脑深处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在工作时,会发出细微的电波,这种电波在2019年时已经被我们准确的捕捉到,这也为我们后来‘亦世界1号’和‘2号’的研制工作奠定了基础。 还有”吴鑫被秦世勇的话打断。

  “嗯嗯,你所说的,我都知道了,昨天你们主任给我的书面报告中已经说明了。”秦世勇说道。

  “嗯,那我就简单的说一下吧。2027年到2032年,我们完成了研制‘亦世界1号’的工作,2032年到2037年我们完成了‘亦世界2号’的研制工作。作为周主任的下属,只想为主任减少点麻烦,所以自己在两个项目的研究上多了些‘自作主张’,纳米芯片与纳米机器人整合的过程就是我背着主任进行的,当然,结果还算尽人意,取得了很好的实验效果。主任喜欢亲力亲为,这十年所有的人脑试验都是在主任的大脑中进行的,还好,这前后12次植入试验并没有给主任的大脑造成某种程度上深层次和不可逆转的伤害。由于我在这个项目研究过程中的一些‘自作主张’,我掌握了一些主任并没有掌握的一些技术,这些技术我会在日后一一交给主任的。”吴鑫说道。

  “嗯,作为下属确实应该向自己负责任的领导多承担一些压力,也可以说是多为负责任的领导做些事情吧。我问一个问题,或者说提一个建议吧,你有没有想过将‘1号’和‘2号’继续整合一下,让最后的整合体同时具有‘1号’和‘2号’的功能。这个问题有没有考虑过。”秦世勇说道。

  “领导,您所说的这个问题我考虑过,可行性是有的,但是考虑到现实中人们需求的不同,还是分开好些。硬件技术整合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支持,同时,这结合体的实验还要在主任的大脑中进行,我不忍心这样做,主任做出的牺牲已经够多了。”吴鑫说道。

  秦世勇拍了拍吴鑫的肩膀说道:“嗯嗯,说白了你还是在为你的主任着想,很不错,你有这个心,也算是没有辜负周主任带你的这十年。对了吴鑫,我看过你们主任的报告,第二份报告中说了你在给他做最后一次‘2号’植入手术之前,你在你的大脑中也植入了‘2号’,工作情况如何,说一下吧。”

  “工作情况挺好的,梦境得到了应有的延续,自己仿佛在大脑中开辟了一个新世界,而且这个世界正常运行,所有的人和物都是那么的真实。领导,您问过主任他的‘2号’工作情况吗,是否可以确定成功了呢?”吴鑫回答道。

  “我没问过,不过他的报告中已经说明了,只不过他所说明的更为详细,其实和你说的意思是一致的。你们主任还想把实验时间延长些,再做一定时间的验证,最后在确定成功与否,不过,我听你这么一说,你的‘2号’工作情况和梦凯所说明的一样,我也就放心了。我想,确定此次实验的成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我相信,成功很快就会到来!对了,吴鑫,能通过技术手段干预其他人植入‘2号’的工作,从而看到被植入者‘2号’内存储的梦境信息吗?”秦世勇说道。

  吴鑫顿了几秒钟后,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襟,十分镇定地说道:“领导,目前还不能通过技术手段侵入被植入者‘2号’的工作,因为涉及到侵犯被植入者的隐私,这点是绝对不允许的。领导,我最希望的还是赶紧宣布成功,这十年该有个成功的结果了,这对于周主任来说太重要了,这十年,我们这个团队他做出的牺牲最多。”吴鑫说道。

  “嗯嗯,那我就放心了,我们科研人员绝对不能做违背道德和法律准则的技术研究。下班的时间到了,我在雄安这边还要检查几天工作,你留下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咱们电话上谈。工作之余,时间允许的话,咱们可以坐一坐。好吧,吴鑫,今天就聊到这里,下班吧。对了,给你透露一个消息,重点科研项目要集中迁往北京,明天你们主任会宣布,家里有什么困难吗?可以提前告诉我。”秦世勇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后说道。

  “领导,您的意思是我们单位也要迁往北京吗?”吴鑫问到。

  “是的。听你们主任说你的妻子金杨马上就要生产了,我做主了,给她放一个长假,这几天就不让她参与工作了,等生完孩子后,什么时间上班看她的意愿,不管多长时间,都是带薪休假,哈哈。这点我下班后就和你们主任说。”秦世勇说道。

  “那再好不过了,不过我得向您说明一下,我妻子产假一直不休,不是因为主任不给准假,都是因为我的妻子,她性格倔强,主任早就想让他休产假了,但是她非要坚持工作,等到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再说。这事绝对不能怪主任。领导,今天和您聊天,我感到非常亲切,真心希望和您多说一会儿话。”吴鑫记下了秦世勇的电话后说道。

  “没事的,这事我做主了,让你妻子下班后,从今天下午开始,就不要来单位了,让她安心养胎比什么都重要。”秦世勇说道。

  “那好,非常感谢您,领导!”吴鑫激动地说。

  下班后,秦世勇和周梦凯一同离开单位,在回周梦凯假的路上,两人仔细地交谈着。

  “大哥,晚上的计划取消吧,上午我找吴鑫谈过心了,这小子说的还不错,说你如何培养他,说你这十年是如何的不容易,听他说话感觉这人没啥问题,但是,我总感觉他在刻意隐瞒一些我们想知道的事情,不知道我给他下的套他上没上。还好,我录了音。”秦世勇说道。

  “下的什么套?说一说。”周梦凯问到。

  “你没有和他说过我和你关系的事情吧,我问他是否知道,他说知道,这或许是为了和我套近乎吧;我还问他能够通过技术手段干预被植入者‘2号’的工作,他说不能,但是回答我的问题前犹豫了几秒钟时间,我感觉他所表现的镇定不是那么的自然,肯定是装的。就这俩套儿,大哥。”秦世勇说道。

  “第一个的回答可能是为了和你套近乎,第二个的回答,他那样说也没问题,但是能不能干预他自己最清楚。你从中能够发现一些问题,有所疑虑,是因为你带着这些问题去和他谈的,你就会时刻注意他字里行间的回答、行为的一举一动和表情在时刻的变化,一些你认为有问题的地方就会在你的潜意识里被放大。你的怀疑最终只是怀疑,你定不了他究竟在想什么、做了什么。不提这些烦心的事情了,说一说你下一步的计划吧。”周梦凯说。

  “首先,给我三天时间,这三天我会安排嫣然紧紧盯着吴鑫的行踪,绝对不能让他跑路,你所做的就是把你单位所有的资料和实验设备进行集中收集。8月19日,我会安排人员到你单位把所有收集好的资料、设备集中运往北京,确保资料和实验设备不能外泄。切记,让你们单位所有人员都要参与进来,理由就是根据上级安排,重点科研单位要集中迁往北京。这个所谓上级的通知,你在明天早上宣布;这些资料、设备和你的人员会直接送往嫣然的工作单位,我们在那里进行相关的技术调查,我想就算吴鑫的技术再好,他也比不过嫣然的团队的;今天晚上我和你们单位一起搞团建活动,工作上的事情不要谈,只谈生活就行,关键是要稳住吴鑫,不要让他产生任何怀疑;如果今天晚上吴鑫问你‘2号’的工作情况如何,你就说,这两天因为工作的缘故,停止了‘2号’的工作,等单位迁往北京后再做最后的验证。这个就是我的计划,大哥,您看看哪里还有纰漏。”秦世勇说道。

  “我仔细听了听,有没有什么纰漏已经不重要了,你看着办吧。我知道,你是想在北京加强对吴鑫的控制,同时利用嫣然技术方面的优势揭开他的阴谋,这点我同意。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我只补充一点,就是你明天直接再派一些得力干将和两辆中型卡车来雄安这里吧,我这里的资料、器材、设备较多,如果仅仅依靠我单位的5个人3天是不能完成任务的。”周梦凯说。

  “那好,这都不是事,我这就安排。还有,今天下午开始就不要让吴鑫的妻子上班了,她的预产期不是到了吗,这个产假的事我向吴鑫说了,准了。你最好直接给他妻子打个电话,把事情说明白,她如果坚持上班,你就说司领导会处理你,把事情说严重些,就说都是为了她好。”秦世勇说道。

  “那好,我这就给张金杨打电话,我也给吴鑫打个电话。”周梦凯说道。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周梦凯家所在的小区门口,突然,周梦凯的对讲机响了:“哥,我是嫣然,收到请回答。”

  “收到,请讲。”周梦凯回到。

  “我给你说明一个情况,请你做好心理准备。”嫣然说道。

  “说吧,最近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对我的打击已经够大的了,我的心已经麻木了,说吧。”周梦凯说道。

  “当时,我把通过技术分析得到的三个长相几乎一样的三个人的基本信息给了我的同事,这三个人只有田家旺有极为严重的问题,他有间谍的嫌疑。我的同事发过来的消息大概意思就是:田家旺利用自己的工作上便利,经常与境外日本谍报人员进行交流,通过网络给日本谍报人员发过京津地区的精细交通地图和一些涉密程度不高的政府关于旅游方面的一些政策性通知、文件等资料,侦查期间并未发现其与日本谍报人员有过经济上的往来,但是行为已经构成涉嫌出卖国家秘密罪,目前其行为还在继续侦查,等待其与境外敌特分子进行不法接触时,将其与境外敌特分子一网打尽。我同事的意思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但是他与吴鑫这层特殊的关系,与你们研究的项目有无任何关联,我不得而知,走一步算一步吧。听了这些消息,你有何打算?”刘嫣然在对讲机中讲到。

  “你让我冷静一下。”周梦凯惊出了一身冷汗后说道。此时在周梦凯心中有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这十年的时间,自己究竟培养出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这不是彻底的对自己的背叛吗,不应该是彻底的对于国家的背叛,自己作为团队领军人物,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现了这样一个阳奉阴违的小人,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自己绝对有失职的责任。这十年的研究成果无论如何的成功,但心中的结果注定是彻底失败的。

  “我想过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已经感觉身心俱疲了,也不在乎这点打击了。你一会儿和世勇单线联系,他会给你这几天的工作计划,有什么事等回北京再说吧。”周梦凯说道。

  “好的,我这就和世勇联系。”刘嫣然说道。

  “世勇,我先上去了,我想一个人冷静会儿。你向嫣然说一说这几天的安排吧。今天中午就不招待你了,希望你能理解。”周梦凯一脸疲态地向秦世勇说道。

  “好的,哥,你先上去吧,我直接找嫣然,和她吃个饭,顺便把这几天的安排向她说明一下。”秦世勇说道。

  秦世勇目送周梦凯上楼,然后按下了手中对讲机的1号按键说道:“嫣然,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秦世勇和刘嫣然见面后,说了这几天的安排,刘嫣然表示,到了北京全力支持相关技术检测工作。

  8月17日上午,周梦凯召集吴鑫、李循和孙晓菲在自己的办公室开了一个短会,传达了高新技术司关于国家重点科研项目集中迁往北京的通知,之后展开了资料、器材和设备的集中收集工作。

  单位迁往北京的工作在秦世勇的安排下顺利进行,期间未出现任何阻力。8月19日16时,周梦凯、秦世勇、吴鑫、李循、孙晓菲一行五人准时到达刘嫣然的单位,此时现行到达的刘嫣然已在单位等待,国安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迅速将吴鑫、李循和孙晓菲分别控制,随即展开了相关的技术检测工作。经过国安局技术侦查部门的仪器检测,最终发现吴鑫是这次车祸的罪魁祸首,周梦凯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吴鑫的回答很简单,就是为了取代周梦凯的位置,还为了钱、也为了所谓的前途,之后便是鬼魅的微笑。周梦凯再次追问,想要获取吴鑫已经掌握的其它技术,但是吴鑫选择了笑而不答的沉默。

  周梦凯已然知道了吴鑫这样做的原因,但是他希望能够从吴鑫的口中亲自说出。一个是延续十年的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研究工作,一个是自己精心挑选、耐心培养的技术骨干,他把吴鑫已经当做了自己的兄弟。这次实验已然成功,但在周梦凯的心中注定是失败的,失败在了一个最为信任的同事、兄弟到最后成功时刻的背叛。他知道,吴鑫还有几项已经掌握的技术没有交出,在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面前,这几项技术的研究可能几天、几个月就能完成,但是在一些顶尖的专家面前,可能是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能进行最终的攻破。周梦凯为这个团队失去这样一个拥有最强大脑的天才而感到惋惜,同时又感到十分的憎恶。如果吴鑫当初未动这些歪心思,这个团队所能取得的成就可能是划时代的,但是这一切已经不复存在了。

  周梦凯在得知最后的结果后,找到了秦世勇说道:“世勇,我郑重考虑了一段时间,新闻发布会还是取消吧,我现在所能掌握的技术都上交到你这里吧。‘1号’和‘2号’共同发挥作用,就像吴鑫给我取出‘1号’,植入‘2号’时的操作一样,用在一些对国家有用的科研人员身上,还是能够发挥巨大作用的,这些我都写在给你的第二份报告中了。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给张金杨、李循和孙晓菲三人留好后路,他们三个人以后的路还很长,还是能够为咱们单位作出贡献的。张金杨那边先不要告诉他吴鑫的事情,我会给张金杨说明,就说吴鑫接受了单位的一项重要秘密科研任务,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今天晚上去你家好好睡一觉,这几天太累了,我这里有些受不了。”周梦凯用右手捂着自己的左胸处说。

  “好的,哥。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今天晚上叫上嫣然,咱们三个敞开了喝一次,嫣然的酒量也是可以的。”秦世勇安慰周梦凯说。

  “好的,那就叫上嫣然。”周梦凯说道。

  8月19日晚,三个人只有两个男人喝醉了,嫣然看着两个男人渐渐睡去之后,拨通了电话:“小林,你叫上小飞,来我这里,保护两个人的安全,明天早上,他俩没事了,你俩就撤回,位置和门牌号我稍后发过去。”

  “好的,嫣然姐,放心吧。我这就叫醒小飞,马上过去。”小林说道。

  此时的周梦凯躺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在海中仿佛浮现了往日这个团队的一切影像,最后他站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的郊外的空地上,他找寻着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的口中不时的嘟囔着:“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在不知觉中,周梦凯渐渐睡去。

  8月11日0时至8月12日0时,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一天一夜的吴鑫和张金杨在从睡梦中醒来,两人转过头来,面面相觑,嘴角同时带着些许神秘的微笑,他们两人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这是吴鑫和张金杨转移、入侵周梦凯潜意识后的梦,而周梦凯的实验,刚刚进行到第二天……

  梦,有时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有美好的梦,也有惊悚的梦,亦有他人的梦。每次做梦醒来,有时候喜极而泣,有时候悲痛欲绝,还好这只是梦,一觉醒来,便很快忘记,还好,‘1号’和‘2号’给了我们能够创造梦境、改变梦境、记住梦境的机会。还记得《盗梦空间》里小李子找印度的药剂师那个片段:十二个身份不同的底层民众连在一起,每天都来这里分享梦境,他们来这里,是为了醒过来,梦境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现实世界,谁说现实不是梦境呢?他们十二人迷恋梦境,究其原因是什么,因为梦境能给予他们异于现实的感受,他们在梦境中能成为百万富翁,能成为行业精英,能成为预知和主宰未来的先知,总之他们在梦境中无所不能,而梦境又可以指引他们走向另一种未来……

  人心似大海,一个正常成年的自然人所经历的最大的伤痛不是自己受外力影响所受的皮肉之苦、不是丢掉了无所不能的金钱、更不是至亲好友的不幸逝去,这种刻骨铭心的痛来自于自己身边最为信任的人在不知不觉中的背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亦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