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记得别死
沈十七2019-05-30 02:062,342

  扶着他的腰际,陈梓恪感觉到他的身子有僵了僵,她不免觉得有几分好笑,抬起头盯着他的侧脸:“你不用这般紧张,我虽然喜好美男,可是却不是什么登徒子。”

  扶着他走了一段路,陈梓恪盯着他腰间摇晃的玉佩说道:“公子是被仇人追杀?”

  默了默,男子点了点头。

  果然有些麻烦。

  陈梓恪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说道:“那我救你就会有一定的麻烦。你的诊金可是能落到实处?”

  “……在下身上还有一块祖传的家牌……是纯金的……”

  似乎很是害怕她就此丢下他,男子说道:“现在就可以给你。”

  思索了一下现下的金价,陈梓恪点了点头:“嗯。不过等你能自己活动了时日就自己离开吧。”

  陈梓恪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医谷里。

  说是医谷,实际上就是陈梓恪在汴京城外自己搭建的一个小别院。汴京城都是些达官贵人,地皮都是高价,堪堪一个医馆的铺子就已经足够负担了,所以她只能在这城外住着。

  篱笆围栏,竹子搭建的屋子,院子里铺了一条石子路,四周都都种满了花草,还有一条藤椅。看上去倒是惬意。

  “这是姑娘你的住所?”

  男子坐在桌前,左右环顾了一下,陈梓恪点点头。

  拿起桌上的火折子点燃了油灯,屋子里瞬时间被覆上了一层暖黄色。

  带着他清洗了一下伤势,重新上药包扎之后,男子定定的看着陈梓恪放下背篓,走到了一个类似于药柜的柜子前,似乎是在抓药。

  屋子里除了那个柜子,和桌子,还有一张床,一个妆台,一张圆脚的凳子。

  “姑娘一个人住在此地?”

  陈梓恪眸子都没抬一下,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开始分拣打包抓出来的药。

  “你觉得这屋子里像是有两个人生活的痕迹吗?”

  “你一个人住在这城外不害怕吗?”

  陈梓恪笑了笑:“住在这城外的大多数都是老实的农民,我在这儿呆了这么久,还未曾遇见过什么不测。倒是今日遇见了你。”

  若是害怕的话,她也不敢一个人跑来这偌大的汴京自立门户了。

  家中别的没有,药材可是齐全的很,若是有贼人赶来,虽然不擅武功,但是她也有的是毒药伺候。

  男子默了默,又问道,“那姑娘的爹娘呢?我看姑娘年纪轻轻,为何就独自生活了。”

  包扎好了一副药,陈梓恪抬着眸子看着他:“听公子口音,是汴京人?莫不是汴京的衙役,前来调查身家姓名?”

  男子笑了笑:“我只听说过汴京似乎有一神医,开了一家素手医馆,大夫是个年轻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姑娘你。”

  “你觉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轻声叹了一口气,陈梓恪一脸失落的继续着手上的活路:“因为救了你,我的梦见草就没找落了。不知道会损失多少银子……”

  默了默,男子掏出了家牌和玉佩放在她桌上。

  “不知道这是否够……”

  陈梓恪看了一眼那家牌,上面写了一个金灿灿的“白”字。

  “梦见草罕有,价格不可估量。”

  陈梓恪将所有的药材用麻绳包扎在一起,拎着放在了他跟前:“每次一副,一日三次。”

  “多谢姑娘……”

  他从她手上接过药包的时候,陈梓恪急速的就拿走了桌上的家牌和玉佩。

  “姑娘你不好奇在下是何人?”

  他看见陈梓恪用牙齿咬了咬那金子做的家牌,一时间有些啼笑皆非。

  “不好奇,知道的太多了只会给我招惹麻烦。你付我诊金,我替你问诊拿药,然后你好了之后走人,莫有过多的牵扯。”

  “可是我……”

  似是很犹豫,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他虽然腿上没有上身那般严重,左腿却是极大的一处砍伤,方才她还用羊肠线缝了好几针。

  “留宿一晚,按照汴京三等客栈的价钱来算。”

  伸出了手指,陈梓恪笑着在他眼前晃了晃。

  “……”

  沉默须臾,男子点了点头。

  “房子里没有多余的床榻,你睡地上。”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被褥,陈梓恪跪在地上把被褥铺开。

  “在下一个大男子和姑娘你共处一室是不是……”这厢男子的话还没说完,陈梓恪就抬起头冲着他笑了笑。

  “公子生的很好看,我很是欣赏你的皮囊,可惜我倒是没有什么歧念。”

  “不是。我是怕毁姑娘您清白……”

  拍了拍手,陈梓恪站起身来:“你现在的伤势,我用银针都可以把你扎死。你又如何毁我清白?”

  既然她都没有多言什么,那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必再矫情。点了点头,对她表示感谢。

  稍作收拾了一下,陈梓恪给他煎了一副药喝下。

  坐在床榻上,她合衣睡了上去。侧过头看着睡在地上的男子。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污,五官显得愈发的俊朗,好似能工巧匠雕琢的一样。眉宇之间隐藏不住的英气,身形俊逸几个字似乎为他量身打造。

  陈梓恪在脑海中反复思索着汴京有何许人士能够对得上这等样貌,却是久久没有找到一个能够合得上的。

  她枕着自己的手,换了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看着他。

  “诶,杀你的人是以为你死了吗?”

  男子默了默,睁开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眼。

  “他们离开的时候探了探我的鼻息,似乎是确认我死了才离开的。我也不清楚为何他们就确认我已经身亡。”

  “人有假死这个状态,会有短时间内失去鼻息,没什么好诧异的。”

  陈梓恪垂眸,若是那群人杀个回马枪,回去要找他的尸体,却是寻觅不到,估计就会有些棘手了。

  方才回来的路上她止住了他的血,一路上倒是没有留下来什么痕迹,只是怕那群人会过来搜罗。

  “你家可是在汴京?”

  陈梓恪又问。

  “是,汴京城南。”男子犹豫了几分,带着一丝笑意:“你不是不好奇我是谁?”

  “我只不过是再确认自己的安危。若是你家在汴京,那估摸着那群人寻觅不到你的尸首,第一时间会去你家搜寻,我这边就安全得多。”

  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似乎饱含深意。

  “嗯,估计会去城中找和我相关的人了。”

  “那你就快些好了回去吧。”

  陈梓恪定定的盯着他的脸:“记得别死了,脸怪好看的。死了可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医救救我:将军拿钱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医救救我:将军拿钱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