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你是大夫?
沈十七2019-05-29 02:092,262

  浩瀚星河,月黑风高。

  陈梓恪提着药篓子,哼着轻快的调子,脚步轻盈的踏在密林之间。

  抬头忘了一下月亮,估计了一下时辰,约莫是要到了梦见草出现的时候了。

  这梦见草是一味极其罕见的药材,只在每年初秋前三日的夜里子时才有,要深山密林,靠着溪水的地方。并且梦见草很小,眼神不好还不一定能够瞧见。

  身为汴京城赫赫有名的神医,陈梓恪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要是能够采到梦见草,不仅能够让她的医馆更进一步名声大噪,还能趁机大捞一闭。

  走到溪涧旁,陈梓恪掬起一捧带着凉意的水轻打在面容上,现在可不能有一星半点的困倦。

  白净的脸上有一两滴清水落下,陈梓恪擦了擦脸,用一根发带把头发粗略略的绑在脑后,以便于视线不被遮挡。她挽起袖子,弯下腰开始在溪边的草丛里寻觅梦见草。

  双手才在草丛里摩挲了不一会儿,陈梓恪就听见一丝不寻常的声音。

  四周是流淌的溪流声,那不寻常的声音夹杂其中,听得不是太清,却是依稀能够辨认出是男子的低吟。

  陈梓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沉了沉眸子。

  这个时辰还在这荒山野岭的人,若不是跟她一样是来采梦见草的,那就不是什么善类。

  警觉的拿起了背篓里的锄刀,眼神在四周的草丛里来回探视。

  四周满是高高的芦苇,幸亏月色够明,一切看的还算清楚。

  “有人吗……”

  前方不远处的芦苇从中传来了一个细弱蚊吟的男子声音,陈梓恪提了提锄刀,转身就准备离开。

  那男子的声音听上去颇为虚弱,她虽然是个大夫,可却不是一个喜欢招惹麻烦的人。这种不明状况的情景十有八九都不是什么好事儿,陈梓恪下意识的就想要离开。

  不料这刚刚迈开了腿,陈梓恪就感觉自己脚底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低下头一看,一锭银晃晃的银子赫然躺在杂草之中,在月色的浸染下甚是璀璨夺目。

  好像有一股不明的力量拽着她弯下腰,伸手捡起了银子就迅速的放入了怀中。

  “……救我……”

  身后的芦苇从中又传来了那男子的声音。

  那男子似乎知道有人在这儿。

  陈梓恪皱了皱眉,拿着银子转过头,用锄刀扒开了一些芦苇丛,这才发现那银子可不只是小小的一锭,而是一地都是。

  “这么多银子……”

  陈梓恪喃喃出声,几分惊愕的盯着地面,不仅仅因为这银子的数量颇多,还因为那些银子上,沾了褐色的血。

  “……这位大侠……能否救我……银子……都是你的……”

  听闻男子的声音后,陈梓恪依旧是沉默不语,眼神黏在那些银子上,迈不开腿。

  携带这么多银子倒在这荒山野岭,不是被劫道的富家子弟,就是携款潜逃的飞贼被人给抓了个现行。

  若是前者,她倒是可以捞一笔,若是后者,那就只会招来麻烦。

  思索了不知道有多久,她听闻芦苇丛中的男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终究有些于心不忍,一咬牙,陈梓恪扒开了芦苇丛朝着声音源头走去。

  她居高临下,站在他跟前与他对视。

  接着明朗的月光下,陈梓恪发现这男子有张极其俊朗的脸,棱角分明,五官都恰到好处,一双清澈的黑瞳,好似满含幽潭水波。

  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脸上沾了不少血迹和泥土,神情也是极其痛苦。

  陈梓恪这个人有两大爱好,一是银子,二就是欣赏美男子。

  她不好色,却是极其喜欢观摩那些身形俊逸的男子,美名其曰,这叫一种感官上的盛宴。

  盯着男子看了一会,陈梓恪觉得这般好看的人若是死在这里也怪可惜的,看了看他的衣裳,都是上层的不料,看上去确实有些钱。

  男子盯着她看了看,艰难的呼吸着:“姑娘……能否帮在下叫人,送去城中的医馆……”

  陈梓恪继续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最后视线落在他腰间的玉佩上,色泽上层,晶莹剔透。

  她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他的腰际:“加上这个玉佩当诊金如何?”

  纵使是个美男子,却也是是个身份不明的美男子。她陈梓恪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风险越大,要的钱就得越多。

  他沉默了,似乎是在思索着。

  陈梓恪伸手翻动了一下他心口的衣袍,沉声道:“你心口也中了刀伤,伤的很重,若是不救治的话,不出两个时辰,你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在这里。”

  顿了顿,男子艰难甚是痛苦的低吟了一声道,“好……玉佩赠你,有劳姑娘了……”

  “会有些疼。”

  话音一落,不等男子反应,陈梓恪就扒开了他的衣裳,从背篓里掏出了一个药瓶,把白色的粉末撒在他心口最深的伤口上。

  男子明显极其疼痛,却是死死咬着牙关没有出声儿,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沾着药粉的手指划过他上身的每一处伤痕,看着他疼痛到呼吸都变得滞懈,陈梓恪对着他的伤口轻轻吹了吹。

  “没办法,我方才出来的着急,没带什么止疼药,只带了一些止血散,本是为了防止我走山路划伤用的,没想到倒是用来救人了。现在没办法清理,只能应急,你得忍着。”

  带着点点凉意的风吹到他的伤口上,似乎有轻微的缓解。皱起的眉头也渐渐疏散开来。

  不知道上药的时间究竟过了多久,陈梓恪之感觉自己的腿都蹲的麻痹了,才给他上身最后一处伤口涂抹上药。

  “你是大夫?”

  男子的伤口终于止住了血,似乎好了许多,挣扎着想要起身。

  “嗯。”淡淡的一声应答,陈梓恪伸手帮着他扶起。

  “你的腿没受伤?”

  男子低声应了一句:“有,但是勉强能动弹,方才是撞到了脑部所以就倒在这儿了。”

  陈梓恪看了一眼他,此时二人隔得很近,他虽然靠着她的身子站起来,却是规规矩矩的,手被她搭在她的肩上,手掌却是并未碰着她。

  他是整个身子也明显有些僵化,似乎是不习惯与女子这般亲近。

  “你脑袋的伤势得回去了看,现下我看不清。条件也不充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医救救我:将军拿钱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医救救我:将军拿钱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