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晟
执琴弹妃雪2019-05-30 15:544,285

  一座豪华的府邸正坐落于凤夕镇以南,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梁木匾额,上面大气磅礴地题着两个大字“夜府”。

  只见大门禁闭,隐约听到里面杂乱的脚步声,此时府里的一间厢房内。

  “何大师,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一名身着银灰色袍服,身体稍显瘦弱的中年男子无力地问道。

  “唉…家主,夜少爷的伤势老朽已经看过,服下化淤丹后应该已无大碍。可丹田一事,乃是天生,这些年来能有希望的药材丹药也都用过了,老朽真当是有心无力啊。”

  中年男子身前一名白发老者无奈的答道。

  听闻此言后,中年男子神色顿时暗淡了一些喃喃道:“是啊,天生的…天生的…”

  随即中年男子双拳紧握,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冷厉:“不管如何,晟儿也是我夜无道的儿子,即使是一个废人,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任意欺辱。”

  “家主你这是要?”老者一惊。

  白发老者名叫何药华,是一名辟海境强者,更是一名三品丹灵师,也是夜家的两大客卿长老之一。

  “哼!要是晟儿当真有个三长两短,即便拼掉我这身修为,也要他们付出代价。”

  “可家主你的身子…”

  “我自有分寸,何大师你先去忙吧。”夜无道打断道。

  “唉……”何药华一声长叹,转身走出房间。

  “唔~”

  夜晟费力的睁开双眼,双手支撑着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随后发现自己已经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了。是了,晕倒之后应该是护卫们找到我的。

  “真该死,我竟然会相信这种破绽百出的鬼话。”夜晟懊恼的抬手拍向自己前额。

  “嘶……”

  随即一阵头痛欲裂。想起这次的事件,夜晟只能苦笑连连。

  “呵呵,看来这次真是福大命大啊……”

  十四年了啊,准确地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四年零九个月。再有三个月就是夜晟的成人礼了,而过了成人礼后的家族子弟,境界不到聚气境的则会被放逐到夜家管理的产业中去,打理一些琐碎的事情,而夜晟正是卡在淬体十重已经三年多了。

  夜晟的父亲夜无道正是凤夕镇三大家族之一夜家家主,母亲在夜晟出生的那刻就已经精力耗尽而逝去。当时夜晟的母亲怀的是一个死胎,要不是他莫名其妙魂穿而来,估计已经是一尸两命了。

  因为夜晟携带成年人的思想和智慧,所以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但他也竭力克制,不显得那么妖孽,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研究疯子,要不然被抓过去开颅破肚就玩大了。直到十一岁时修炼到淬体圆满,当时的他被称作家族第一天才也不为过。照理说,淬体圆满后,又倾尽家族全力给予的资源培养,不出几个月必然能聚气,从而踏入聚气境,然而老天又跟夜晟开了一很大的玩笑,被检测出没有丹田。

  丹田是每位修炼者的根本所在,没有丹田也就无法聚气,更遑论修炼高等武技。慢慢的,夜晟也就变成了家族的一个笑话。

  而夜无道为了他丹田的事情查了无数古籍,耗费无数财力和精力为他弄来各种对丹田有益的灵药灵草,甚至一些灵丹。然而没有一点效果,反而夜无道自己弄的遍体鳞伤。尤其是在一次去荒林山谷,寻找一棵名为“养魂草”的草药。养魂草不仅是丹灵师和器炼师提升神魂之力的大补药草,炼成丹药后更有强化丹田的效果。

  但是任谁也没想到【养魂草】旁边会出现一只四阶后期的黑磷蟒。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夜无道打退了这只黑磷蟒,而自己却也中了黑磷蟒的剧毒。现在靠着一身修为强制压制,可一旦动用玄气武技,就会难以压制剧毒,所以现在他不敢轻易动用玄力。然而,哪怕有一丝希望,夜无道也会义无反顾的去为夜晟寻得那能让丹田重生的药草和丹药,可任然是徒劳无益。

  每每想到这里,夜晟心中就难免伤心难过。可自己除了努力聚气外没有任何办法,可却是没有一点作用。因此还被夜翼,司徒小剑和白宣易这几个小混蛋骗去凤夕镇后山去找那莫须有的“紫藤天”。

  传说“紫藤天”茎右旋,枝较粗壮,嫩枝被白色柔毛,后秃净;羽状复叶,托叶线形,小叶5片,纸质,先端渐尖至尾尖,基部钝圆或楔形,或歪斜,生死人而肉白骨、复丹田而孕神魂。但尼玛那只是传说啊,我脑子秀逗了才会相信他们说后山有,结果挖了一个“大坑”等着我去跳。后山竟然有一只里二阶巅峰的青纹狮,堪比辟海境强者。为了躲避青纹狮的追杀,夜晟使出浑身解数往回跑。只有淬体十重的他怎么跑得过青纹狮,一掌被拍在后背上,夜晟身体前扑,随即一头撞在一棵树上。可能是青纹狮的吼声吸引了夜府侍卫,要不然夜晟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夜晟轻叹一声:“唉……”

  随后坐直身体,双肩平衡,头正鄂收,舌抵上鄂,闭目盘腿,双手放于膝上,掌心朝上,开始聚气入门。只见胸膛轻微起伏着,隐约可见白色的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体内,一点点顺着经脉通向腹部,人体的丹田位置。

  在夜晟闭幕修炼的时候,腹部隐隐有光芒闪现,却不明显,随后又沉寂下去。

  过了许久,夜晟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双眼缓缓睁开,一道精光悄然而逝。

  “唉,还是老样子啊,根本无法聚气,呵呵……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夜晟摇头苦笑连连。

  夜晟前世虽然不怎么看小说,但他也听说过很多小说故事,哪个穿越者不是牛皮轰轰的,到自己这里怎么就嗝屁了。连自己怎么穿越过来的也是莫名其妙,仔细一想,自己当时也没干啥啊,照常的在家里练着那把古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半晌过后,夜晟身心疲惫的爬下了床,弯下身子,揉了揉发麻的大腿和小腿,简单的在房间里活动了下身体。

  过了一会,房门被轻轻推开,夜无道看见已经下床的夜晟微微一惊,随即踏步而入,关心地说道:“晟儿,你身上还有伤,先躺回床上多休息一会。”

  看着日渐消瘦的父亲,即使心智早已是成年人的夜晟也眼圈微红:“父亲,晟儿没事,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这是父亲让何大师刚炼不久的【聚气丹】。”

  “父亲…我…”

  “晟儿你放心,司徒家和白家那两小子险些害了你的性命,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是的,父亲,你听我说,这件事我能自己解决”。夜晟急忙道。

  他已经不想再看到父亲为他费心费力了,更何况父亲身上的伤势,夜晟咬紧牙关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治愈黑鳞蟒毒的丹药。

  夜无道听到自己儿子说的话后诡异问道:“你自己解决?!你怎么解决?”

  “父亲,现在还不是和司马家还有白家摊牌的时候,再过两个月就是三大家族大比的日子,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夜晟坚定的说道。

  “可是你的修为…”

  “谁规定淬体境打不赢聚气境的,父亲你要相信晟儿。”

  “好吧,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夜无道的儿子,父亲永远会站在你身后支持你。”

  “嗯!”夜晟重重的应道。

  “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去找你大伯处理些事情。”

  随后夜无道转身走出房门。

  “父亲,谢谢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夜晟望着夜无道的背影,眼神透着坚定暗暗说道。

  抬起手中刚刚从父亲那接过来的瓷瓶,打开瓷瓶,一股浓烈的药香味扑鼻而来,瞬间使人神清气爽。

  握着这枚不知吃了何几的【聚气丹】,夜晟除了感动还是感动。父亲都没有放弃,我又怎能在此自暴自弃。

  夜晟回坐在床塌上,一口将丹药吞入腹中,瞬间感觉到周围的玄气异常活跃。双腿盘好,开始聚气的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房外已是漆黑一片。夜色降临,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夜府正厅之中,只见夜无道坐在主位上,双眉微皱,一脸不悦。下首两边分别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五位老者。

  “无道,如今司马家和白家对我们夜家暗地里处处打压,有好几家商铺生意日渐惨淡。而且这几年因为夜晟的事,将族中的丹药银两也消耗的所剩无几,不知道你怎么看待?!”这是一位看似慈祥,却又盛气凌人的老人,紧紧逼问道。

  此人便是夜族大长老夜天逊,只见他头发梳理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述说着岁月的沧桑。但他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可见修为非同一般。

  “是啊,二弟。大长老说的都是事实,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们夜家熬不了多久马上就会跌出三大家族之外,从而无法参与矿石和药草的开采。到那时我们夜家只会淹没在历史的潮流之中啊,难道二弟你忍心让家族在我们手中衰败吗?”夜无邪痛心疾首道。

  不错,他就是夜晟的大伯,夜翼的父亲。只见他一脸悲戚莫名,然而眼中暗藏的笑意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

  夜无邪窥探家主位置已久,一直痛恨已去的父亲将家主位置宁可传给二弟,也不传给自己这个长子。如今因为夜无道那个废物儿子的事闹的长老们各种不愉快,正是他喜闻乐见的,继而他好落井下石,想方设法从夜无道手中夺回家主之位。

  夜无道轰然站起:“可晟儿是我的亲生儿子…”

  听闻此言后,三长老夜天正的厉喝声,却在大厅中如惊雷般响起:“无道,可你也不要忘记,你也是夜家的族长!”

  身体猛的一僵,一屁股做回椅子上,夜无道脸色淡漠的望向着自己的这位大哥夜无邪,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大哥,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翼儿身上呢,你会怎么做?”

  “二弟,即便翼儿是我儿子,要是发生这种事情,夜无邪都当以家族为重。”只见夜无邪一脸郑重。

  “好,好一个家族为重,那么…”

  “无道!听我一言。”一直未曾说话的二长老夜天笑开口打断道。

  “你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而且如今局势也是岌岌可危,再有两个月就是三年一度的三族大比,关系家族以后的未来。上届大比,我们夜家才拿到的十分之二的采集资源地,已经落后司马家和白家三年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想办法让我们夜家在这次的大比中获得第一,从而拿到更多的采集资源地,而不是在这里钻牛角尖。”

  夜天笑微微顿了一下又道:“至于晟儿的事,我们也很理解你的心情,然而还有三个月才是他的成人礼。就算晟儿他无法继续修炼,被分配到家族的产业中,可他还是我们夜家的一份子,就算一辈子当个普通人又能如何?谁要是敢欺负他,还要问我手上的【扶柳棍】答不答应!”

  坐在最后两位的老者微微点首,表示认同二长老的话。

  一位便是三品丹灵师何药华,而另一位则是三品器炼师宗厉岩,同何药华一样同是夜家的客卿长老。

  “二叔,我…知道了…”夜无道无力地回应道。

  二长老夜天笑一直是夜无道最亲近之人,也是他最忠实的拥护者。他很担心这样没有理智的夜无道,更担心他的身体。而且家族的事情也是迫在眉睫,他也不能坐视不管,对于夜晟,他也只能心里暗暗叹口气。

  夜天逊见夜无道已经退让,便道:“接下来两个月内我希望各位好好利用资源,让我的孙儿夜玄尽可能将修为再提升一下,好应对接下来的大比。”

  “是!”众人齐声回道。

  只有夜无道眼帘低垂,默然不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琴心三叠剑初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琴心三叠剑初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