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神经质
老烟枪2019-06-27 21:472,256

  我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视频到这里就已经结束后,这才抬头看向苏摩,问:“视频哪来的?”

  “别忘了我的身份,调出监控,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苏摩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看起来可骄傲极了,我实在是不忍心给他泼冷水,于是话锋一转,问:“就这么短吗?”

  “不是就这么短,是只有这一个。”

  我注意到苏摩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严肃,当下明白这件事情大概比我想的还要复杂,于是开口询问:“说来听听。”

  “病房周围乃至于整个医院的监控器都有被入侵的痕迹,只有电梯的里的监控器没有任何毛病,那些被入侵的监控器全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没有当天晚上黑袍男人进来的视频,只有电梯里有,这种感觉就像是……”

  “就像是有人特地想让我看到这一幕一样。”我接着苏摩的话继续说:“看来,我们刚才经历的这一切,早就在那个人的意料之中了。”

  “这不对啊!如果小护士不说,那我们岂不是就不知道这件事了,所以这件事具有偶然性,我觉得你是有点神经质了。”

  这些天我经历很多事情,压力大自然是件正常不过的事,苏摩会这么认为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那个小护士一定会是说那番话的。”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

  苏摩被我的坚决下了一大跳,有些奇怪的问:“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会这么肯定呢?如果小护士不说,那可就真的凉凉了。”

  “如果小护士和黑袍男人是一伙儿的呢?”

  我看着苏摩,一脸认真地说。

  此刻,苏摩也正看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小子猛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就往外面走,见此情形,我急忙出声阻拦:“喂!你这急匆匆的干嘛去!”

  “我去找那个女人!”

  “找什么找!赶紧给我回来!”

  说着,我便要下床拦他,只是还没等我穿鞋,苏摩又老老实实的回来了。

  “你现在不宜下床。”苏摩说。

  “呵,你还知道我不宜下床,那你刚才跑什么?”

  “我想……”

  “我知道,你想把她找回来问问清楚!”我打断了苏摩的话,继续说:“你也不动动你的脑子,如果小护士和那个男人真的是一伙的,你觉得她现在还有可能在医院里吗?”

  苏摩垂下头,没有说话,我知道,他这是自知无理,所以才噤声的。

  毕业这么多年,这人急躁的毛病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听风就是雨。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任人摆布吗?”

  “这件事情迟早都会解决的,你现在拿着这封信,按照我说的去做。”

  “诶!难道不直接交给纪检委吗?”苏摩问。

  “交是肯定要交的,但是在交之前,你得搜集到上面的证据,然后向媒体公布,最后再将信交给纪检委。”

  我之所以会这么安排,完全是担心江家的势力如果再伸到监督机关,那就糟糕了。

  与其把举报信送过去等消息,还不如先彻查这件案子,等到所有的事情变成石锤以后,我就不信还有谁敢暗箱操作!

  苏摩虽然鲁莽,但好在聪明,很快就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然后拿着信,看了好一会儿,一脸尬笑的递给我,道:“学长,我有点看不懂。”

  我有些无奈的接过那封信信,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信上说所有的证据都在信中,但是在信中我却并不能看出来什么,的确是很难懂啊!

  这上面说江家贪污案的所有的数据资料都在U盘之中,而这U盘却在油水之上,北斗之中,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在说U盘在某个饭店的油锅里吗?

  不能够啊!整个城市那么大,饭馆又那么多,油锅里也太玄幻了,而且这北斗之中还没有解释,不对,不能这么解读。

  可是那道还有第二个油水吗?

  想到这里,我将我手机拿了出来,然后从里面调出了本市的地图,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北斗之中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北斗是天上的醒醒,难道说是星星对应的地名吗?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难度就有点太高了,毕竟没有人会为了这封信而去专门测量。

  油水之上,北斗之中……

  这一刻,我特别想骂人,信都写了,为什么不直接说明,还要在这里打哑谜!

  “这个时候,苏摩突然凑了过来,盯着我的手机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拿自己的包,一边拿一边说:“早说你要看,我直接给你用电脑调,拿着手机看多费劲!”

  说着,苏摩便将我的手机从手中抽走,然后将他的电脑放在了我的面前。

  当我看到电脑中本城的地图后,一股难以言表的激动之情自心底溢出,我就知道!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负责!

  “苏摩,现在立刻开车带人去草长莺飞照相馆,那个U盘一定在那间照相馆房顶上!”

  苏摩微微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你……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人会用这种事开玩笑,这北斗之中,我起初以为是星宿对列的地名,当时我就觉得这很不可思议,绝对不会是那人的手段,因为他做事,嫌麻烦。

  可是直到你把本市的地图找到,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这市里的地图就是北斗七星的模样,而北斗星长得像勺子,所谓北斗之中,应该指的就是勺子中间的这个地点,而这里就是草长莺飞。”

  “那第一句怎么解释,油水之上,你意思是在草长莺飞的油锅里?”

  “我给你说了是房顶上!”我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苏摩这脑子真真的有点不够数。

  “可是为什么?”

  “因为草长莺飞儿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我说。

  “啊?”看苏摩这样子,我就知道他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好好的你念什么诗啊!”苏摩见我不吭声,这反而还埋怨上我来了。

  “小子,你还是回炉再造吧!春雨贵如油!草长莺飞是不是春天!油水之上是不是草长莺飞的上面!”

  苏摩沉吟了片刻,若有所思的说:“所言有理。”

  这智商,真是急死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