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被监视
老烟枪2019-06-27 21:472,250

  苏摩见我一直看他,有些局促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我说大侦探,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

  “这些天除了你和鹿澈他们来了之外,还有谁过来?”

  我这话一出,苏摩的脸上当即便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问这干嘛?”

  “因为我想知道,这封检举信,到底是谁放到我口袋里的,说真的,这个人还挺良苦用心的,居然还特地模仿我的字体。”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这些歹徒不都落网了吗?”

  苏摩这一天心大的很,完全没有想到这背后的事情,有人能用我的笔迹以假乱真,这就意味着有人在监视我,但是这种监视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就需要去调查了。

  到底是学生时代就有,还是这个人只会偷了我学生时代的作业。

  但是,凭借我侦探的直觉,我认为,这人应该是从我学生时代就开始监视了,毕竟等我们毕业离校以后,我们的作业也都会被集中销毁,能够以最快的方式那道我作业的方法就只有学生时代了。

  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样一来就意味着我的人生有长达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被人监视下度过的,那么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大抵是我脸上的表情过于森冷,苏摩急忙改口道:“哎呀,你也不用反应的这么大,你要是想知道我说说也没有什么关系,碧果来过,唐鑫也来了。”

  “还有别人吗?”

  我可不认为这封信是碧果或唐鑫中任何一个人放的,这两个人如果真的想告诉这些事情,不会这么大费周章,而且唐鑫压根就不知江巫其人,更何况去查?!

  至于碧果,就更不可能了,身为圣女,看似高贵,实则被人限制了人生自由,与其说是圣女,倒不如说是囚鸟来的更贴切些。

  “应该没了吧,你这人的性格向来不怎么讨喜,也没有别的朋友。”苏摩煞有介事的说着。

  我一听这话,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苏摩,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这样的话也能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还真是不嫌事儿大。

  “你确定?”

  如果真的没有人来过的话,那就有可能是这里的医生了,就在我准备问问我的主治医生是谁的时候,一个小护士端着东西过来给我输液。

  小护士的到来,让我噤声了,这些事情我还不想当着外人的面说。

  这小护士性格泼辣,一边给我换药还一边数落我,本来我听的一肚子火,但是等到她说到下面的时候,我直接就竖起了耳朵。

  “以后给你朋友说,探病不要半夜过来,就算你不休息,这其他病人也要休息不是,半夜进来实在是太失礼了!”

  这一番话,让我原本有些发懵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

  苏摩知道的是他看到的,那么那个人很有可能是苏摩没有看到的,而小护士说的,便是苏摩没有看到的给我放信封的人。

  这个时候,沉吟了好一会儿的苏摩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说:“奇怪了,鹿瀛,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半夜来访的朋友啊!”

  我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冷笑,别说是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朋友。

  “那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吗?”我问。

  这个时候,小护士已经给我扎完针,正要离开,听到我这么说不由顿足思索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看的不是很清楚,当时只有护士站的灯开着,而且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袍子,看起来就跟电影里的黑巫师似的。”

  “等等,我有些乱啊!你们医院的住院部到了晚上都不关门的吗?”苏摩问。

  “平时是关的,但是那天晚上锁坏了,所以就暂时没关。”

  小护士的这一番话让我心中起疑平时都关了,可偏偏那天锁坏了,到底是真的锁坏了,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呢?

  思及于此,我顺着苏摩的话继续问:“锁怀了?!这好好的怎么就坏了呢?”

  “当然是……”

  这小护士话说了一半便突然噤声了,见她不说话,我正要开口询问,便听她继续说:“你说你这个病人,不好好养病,操的闲心还怪多!”

  说完这句话后,小护士便端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当病房的门合上以后,我扭头看向正用纸巾擦衣服的苏摩,说:“苏摩,我有件事拜托你帮忙。”

  “什么事?”

  “我想知道那天晚上来的黑袍男人是谁。”

  如果不是我现在不方便,我是不会麻烦苏摩的,毕竟这小子办事莽撞,如果惹出乱子来,我还得给他善后,实在是麻烦的很。

  但是眼下,除了苏摩,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帮我。

  苏摩倒也爽快,没有推诿,毫不犹豫的便应承下来,他离开以后,病房里便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躺在病床上,看着点滴一点一点的滴入细细的管子,最后进入我的身体,心情是说不出的百感交集。

  邪教烹尸案算是告一段落了,但直觉告诉我,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江巫虽然落网,但是江巫背后还有一股我们不知道的势力在背后运作,而这股势力,很有可能跟当年的增强药剂实验有关。

  我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否则的话,整个城市都会被蒙上灰色的阴影……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还没看见人影,这人的声音便传来进来:“鹿瀛!看来这件事果然如你所想,不简单!”

  紧接着,苏摩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一把将病房的门关上,然后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病床上,毫不客气的拿起别人送我的香蕉,一边吃一边说:“医院病房的门是被认为损坏的,当时管理人员以为是进贼了,不过后来经过核查,没有人偷东西。”

  说到这里,苏摩突然凑到我跟前,压低了声音,道:“我觉得,就是冲着你来的!”

  说着,苏摩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个简短的视频,视频里,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鬼鬼祟祟的进了住院部的电梯,然后在我这一层下了电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