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有求于我
老烟枪2019-06-27 21:462,170

  “你是一个聪明人,不如你猜猜看?”洛远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中多了些许戏谑之色。

  我不喜欢猜谜语,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聪明人?比起你来,我可什么都不是。”

  在江巫的手底下呆了这么长时间,并且没有让江巫发现自己的这个得力助手其实并不衷心,可见洛川隐藏身份的本领是有多高。

  江巫是聪明人,在江巫的手下躲这么长时间,他这一声“聪明人”叫的我还真有点愧不敢当。

  “你难道就不想猜一猜吗?”

  “我这人,向来丁是丁卯是卯,这种胡乱揣测的事情,我可是做不得的。”

  我没空跟这人打哑谜,既然他之前没有杀我,就说明这人暂时不会要了我的性命,特地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跟我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我看这人八成是有求于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会说出刚才的那番我,如果这人对我有杀心,我要是那么说,简直就是疯了。

  “鹿先生,你可真是一个谨慎的人,但是就算是再谨慎的人都会犯错,你也不例外。”

  我一听这话,不由微微拧眉,这个人说这么多到底想表达什么,他说我会犯错,可是这到底是指什么?

  这一会儿的功夫,我的脑子变得相当混乱,洛远到底是谁?他在这个工厂中究竟扮演的是怎样一个角色?他到底是那一边的人?

  在这以前,我一直以为洛远是江巫的人,可是现在看来,洛远并不属于江巫。

  既然不属于江巫,那他留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是说有其他的事?

  见我不说话,洛远继续说:“我想你现在一定是在想,我究竟是什么身份?以及我的立场到底是什么?对吗?”

  洛远的话让我心里感到十分膈应,这种被人一眼看穿的感受,还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只是说中了你的想法而已。”

  “那我还要恭喜你了,不知道对我的想法,你是怎么想的?”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洛远,恨不得将眼前这个还在喋喋不休的人大卸八块,然而我知道,现在我绝对不能轻举妄动,这个人手上有麻醉剂,如果我不想在离开这里以后因为麻醉剂使用过量而变成傻子或者尸体的话,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比较好。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我有我自己的立场,而我的身份你就更不用知道了,因为这一切并不重要,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只想问清楚一件事,鹿瀛,你到底是怎么绊倒江巫的?”

  洛远的这一番话让我轻轻的笑出了声,他见我兀自发笑,于是便开口询问:“你到底在笑什么?”

  “我笑你幼稚啊!问我怎么扳道江巫,一个从来没有立起来过的人,用的着扳吗?”

  “你少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江巫本来就于世所不容,他的失败是必然,但是就算在怎么必然也得有一个过程,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让他加速死亡的。”

  我见洛远突然这么认真,便收起了调笑,一本正经的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什么都没有做,仅仅只是打入敌人内部,然后和警方里应外合而已,一会儿警方过来以后,江巫就算是彻底是落网了。”

  洛远听了我的话后,立刻瞪大了双眼:“你……你居然和警察合作!”

  我皱了皱眉,洛远的话怎么听着这么难受呢?这种打击犯罪的活动,难道我还要自己进行吗?

  “为什么不和警察合作?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探而已,你以为单凭我一个人的本事,怎么可能撼动这个所谓的主的地位。”

  我不知道我这番话洛远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反正从刚才说完“你和警察合作做”以后,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似的。

  “洛远!”

  “警察……居然和警察合作,我怎么没想到呢?居然和警察合作……”

  见洛远一个人神神叨叨的说着这些话,我我小心翼翼的迈开脚步,向门外挪去,趁着这人现在脑子不够数,我得赶紧离开,万一他一会儿发起疯来,把我杀了怎么办?

  可惜,我这手刚刚搭上门把手,洛远突然冲我喊道:“站住!”

  我的身体因为这句话而堪堪僵在了原地,我机械般的将头拧向洛远,一脸尬笑:“我……我看看门锁好没。”

  说话间,我在洛远的注视下,缓缓的将手放了下来,然后退到了一边,继续说:“那什么,您继续。”

  继续装疯买傻,我看着呢,洛远,接下来的主场就是你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如果现在的氛围到了,我相信我还能鼓掌呢!

  “我叫洛远。”

  我知道,你说过了,我的脸上挂着礼貌而又尴尬的笑容,这个洛远,到底要干嘛!

  “27岁,我的妹妹死在了江巫的手下,我为了报仇雪恨,来到这个地方,为了力量和得到那个主人得到信任,我吃下了那个让我牺牲相貌而获得力量的药,潜伏了这么长时间,我以为我可以杀了他,但是终究下不了手,因为我不是杀人犯……”

  听到这里,我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很多,本来我以为洛远是一个身份成谜的人,可是现在看来,居然如此的简单。

  洛远的身世很可怜,说真的,我还有点同情他,站在仇人身边这么久,但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杀手。

  “我以为我的仇报不了了,因为我根本下不去手,于是我去查了江家,我想着,只要查到江家有违法乱纪的行为,江巫做的事情早晚都得查出来!”

  “所以你查出来了吗?”我问。

  “查出来,我写信给督察部门,只是过了一个月都没有消息,后来我找人去打听,那人被督察部门的人从办公室里打了出来,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信压根就没有递上去!”

  “很正常,这种事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想要告状,但最后却发现官官相护,这种事很早就有了,从古至今,未曾间断,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