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不走吗
老烟枪2019-06-27 21:442,191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是我妹妹的命谁来偿还!”

  “没关系,你妹妹的命会有人讨回来的,等警察来了,一切都会好了。”

  此时,我这心里的不安多少能够减轻一点,看来这人跟江巫还有比较深的仇恨,换句话说,身为江巫仇人的我很有可能会和洛远统一战线。

  洛远的武力值很高,跟他统一战线我绝对不吃亏!而且还能保障我自己的安全,实在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

  “我知道,鹿瀛,谢谢你。”

  洛远突然间的道谢还真是让我有点不适应,不过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可以一道离开了,想到这里,我开口说:“道歉的话就没有必要说了,如果真的觉得心里有愧的话,就和我一起出去吧!”

  “你先走吧。”洛远抬起头,看向我的眼底多了三分死寂。

  我皱了皱眉,有些奇怪的问:“你不走吗?”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洛远说完这句话后,背过身躯,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这份恩情个,我会永远记住的,鹿瀛,谢谢你帮我妹妹报了仇。”

  “你刚才说过一遍了。”

  这个洛远,还真是奇怪的很,一个劲的道谢,搞得好像以后都见不到了似的。

  “鹿先生,这个厂子里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江巫。”

  这个问题,我其实早就想到了,江巫虽然有钱有智商,但是这么浩大的工程量绝对不是他一个学生可以完成的。

  但是现在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光是把江巫揪出来就已经劳心劳力了,这后面的水有多深,那是绝对不可测探的。

  “鹿先生,这件事和当年的实验脱不了干系。”

  我一听这话,不由微微拧眉:“什么?当年的实验你也知道?!”

  “鄙人不才,是当年实验的研究者之一,那次的实验因为惨痛的代价被官方强制叫停,但是有人为了这实验背后的巨大暴利还在不断的进行研究,鹿先生,您千万要阻止他们,否则,这个城市都会陷入绝望!”

  我不是什么救世主,但是作为当年那次实验中的唯一幸存者,我很清楚那个实验带来的伤害是多么的巨大,叫停是正确的选择,如果继续研究的话,势必会生灵涂炭,因为那药物,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怎么回事!”

  “来不及了,时间来不及了,鹿先生,你快点离开!”

  洛远这幅故弄玄虚的模样,实在是让我气急败坏:“你能不能说清楚!”

  说话间,我正想走上前拍洛远的肩膀,然而,还不等我靠近洛远,他便猛的转过身,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厉声道:“再不走,我就毙了你!”

  “喂!洛远!你冷静一点!”

  我是没有想到洛远会用枪指着我,毕竟我我觉得我们刚才聊的还挺愉快的,怎么顷刻间就变成这样了,好歹给我一点点缓冲也是可以的啊!

  “滚!快滚!”

  洛远瞪着那双不满血丝的双眼,一遍一遍的让我滚,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整个人都傻了,难道洛远是疯了!

  “洛远!你……”

  “砰!”

  我这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枪响骤然在我耳边炸开,我机械般的转过头,看着别打穿的墙壁,咽了咽唾沫,果断转身开门跑!

  没等我跑出多远,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在我准备转身看情况的时候,巨大的爆炸声在我背后响起,气体卷带着热浪向我袭来,直接将我甩出老远。

  我十分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看着洛远所呆的那间屋子被火舌啃食殆尽,脑海中满是困惑。

  这个爆炸,绝对是人为的,而且一想起刚才洛远的行为,我就可以断定这爆炸绝对是他一手造成的,可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要死?明明大仇未报,明明该做的事情都还没有做完,为什么要死!

  额角有温热的液体滑下,大概是血吧,耳边好像有人在叫我,我似乎看到了鹿澈那双满是担心的眼睛。

  鹿澈来了,那么苏摩应该也来了吧,现在大抵已经把江巫捉拿归案了吧!

  这样的话,洛远的大仇也就报了,他大概也能安息了。

  黑暗如潮水般向我涌来,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候,入目的是刺眼的苍白,鼻腔中涌入的消毒水的气味让我忍不住微微拧眉。

  “嘶~”

  我这一皱眉头,立刻就扯动了太阳穴的伤痕,当我用手准备去按疼痛的地方时,我才发现,此刻我的脑袋已经被包成粽子了。

  伴随着“吱吖”一声轻响,病房的门被打开了,紧接着,苏摩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见我醒来,苏摩当即面露喜色:“呦!鹿大侦探醒了啊!你知不知道,你可昏迷了三天,这三天鹿澈可都但心死了!”

  苏摩一边说,一边走到花瓶旁,将手中的花插在旁边的花瓶里,继续说:“给你买的花,助你早日康复的!”

  “有这闲钱你还不如给我买点吃的带来。”

  说话间,我扭头看了一眼苏摩送来的花,脸上的表情登时就垮了:“苏摩,没听说过看病人给送玫瑰的。”

  “看吧看吧,孤陋寡闻了不是,我这可是转门咨询花店老板娘的,她说只要送这种花,病人就会醒的快,别一天想歪了啊!”

  苏摩说着,给我倒了杯水,递到我手上:“赶紧喝点水,瞅瞅你的嘴,都干成什么样了!”

  我一边喝水,一边就听苏摩说:“你可真是命大,爆炸的随便从你太阳穴旁边生生划过去了,大夫说如果再深上几厘米,你恐怕就要归西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没事干跑到那里去干什么?明明知道我们要来,还不等着。”

  “你以为我愿意去啊!要不是……”

  话说到一半,我便没有继续说下去,洛远现在恐怕已经没了,他最后嘴里的还在那些还在研究的人究竟是指谁?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心里不由暗骂洛远,这个人真有意思,都打算要死了,为什么不把话说清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