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主神
老烟枪2019-08-07 03:522,567

  午夜,我趁着夜色从屋中溜了出来,蹑手蹑脚绕道工厂后的一片空地,当我看到那片土地我瞬间,目瞪口呆。

  地面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倒六芒星标示,六个角上分别放置了六个用金、银、铜、铁、红宝石、水晶制成的头颅,其中那个水晶的正是千百年前流传下来的古物。

  六芒星中间站着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从背影可以看出,这就是今天早晨那个被他们奉为神明称为主神的

  “伟大的主,我愿用这座城市所有罪民的鲜血供奉您!请您赐予我无上荣光,庇护你的信徒获得成功!”

  靠!合着这家伙是在搞什么法阵?这拜的又是哪个邪神?等等……他刚刚提到用鲜血供奉?!莫非,这家伙打的是大屠杀的算盘?!

  我大惊,下意识想要逃离,却无意间被脚下的钢筋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那人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动静,转过身快步走来,抬手扼住我的咽喉,仔细端详了片刻,嗤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今日封的护法,怎么,就这么好奇这召唤神明的法阵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祭品之一?”

  他无视了我的挣扎,手稍稍用力我便整个儿腾空了,透过面具可以看到他的双眼,眼神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冷笑两声,随后将我狠狠摔在地上。

  正当我想要起身,他却整个压了上来迫使我躺倒在地,他一手掐着我的脸,一手撑着地面,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几分怒意:“我警告你,下次不经我同意来这儿,我便先用你祭天,不过看在你初来乍到,就先放你一马。今日之事不许与外人多嘴,否则,我割了你的舌头!”

  说罢,他站起身拂袖而去,我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竟觉得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可却又无法在脑中匹配到那个人。

  “该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忘记。”

  “还不走?等着主拿你祭天?”

  一个沙哑低沉的女声从身后幽幽的传来,我转过头,只见一个身段婀娜的姑娘缓缓走来,她的面上蒙着白色面纱,身上穿着一条白纱裙,微风吹拂,她的裙摆飘起,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纯洁天使。

  “看什么?还不走么?”

  不经意间我看得入了迷,被她这么一喊才回过神,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随后看着她挠了挠头,道:“谢谢,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她噗嗤笑出了声,笑声如银铃一般清脆好听,她伸出手帮我整了整衣领,随后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叫我碧果,你就是今天来投诚那个?长得挺秀气,可惜了脑子不大好使,没事,下次注意点啊。”

  说完她领着我回了房间,自顾自地走进去,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用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我。

  “我是主指定的圣女,碧果,小护法,要不要意思意思行个礼?”

  我瞪大了眼睛,讶异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儿,她的身形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却也已经是这么个邪教组织的高级成员了,这一点让我意想不到。

  “你…你是圣女?那你主要负责什么啊……”

  她听了我的问题,像是听了笑话一般笑出了声,双肩微微耸动着,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拍着桌子,完全没有一丝淑女的样子。

  “我的职责类似于圣母玛利亚,主的孩子需要借我的肚皮诞生。”

  碧果这句话令我震惊了,她才十七八岁,竟要为所谓的神明诞下婴孩?我当然知道这世上不会有什么梦中怀孕的事情,所谓借腹生子也不过是那伪神为了理所当然地对这丫头做禽兽之事而找的借口罢了。

  我眉头微皱,看着小女孩儿天真烂漫的模样,不忍让她遭受如此恶行,试探性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主要怎么让你生下他的孩子?”

  “行房,怀孕,最后生产。”

  碧果的回答干脆利落,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甚至在回答的同时还胡乱的翻阅着书桌上的几本所谓“经文”。

  我被她超越年龄程度的成熟言论给噎得哑口无言,她真的太成熟了,成熟到我都不敢相信她只是个小孩儿,甚至可能未成年。

  “你是不是很想问,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甚至开始怀疑我的年龄?”

  她的眼睛似是能看透人心,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她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将我的手放到她的耳边,道:“取下我的面纱吧,取下它我就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

  我深呼吸,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她的面纱,她的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长长的刀疤,只是那双蓝眼睛却如雨后晴空,干净,纯净。

  “看见了?这就是主选我做圣女的原因。”

  说着,她拉开窗帘,看着高挂于天空的一轮圆月,道:“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哥哥来了这儿,十岁,妈妈得了重病,家里没钱治疗,很快,妈妈走了,十三岁的一天晚上,我回到家,哥哥突然不见了,爸爸告诉我,他去做实验了,很快回来。”

  听她说道“实验”二字,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又是一个在那场实验中失去了亲人的。

  “从那之后,哥哥没有回来,代替哥哥回来的,是一个骨灰盒,那天起,爸爸每天都在喝酒,沉溺于酒精中无法自拔,终于,一天夜里,他回到家看到还没做好晚饭的我,一气之下拿着水果刀在我脸上留下了这一道丑陋的疤痕。”

  我为碧果的身世震撼,心疼的看着面前这个姑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实验,她现在可能正在与哥哥和父亲吃着饭聊着天,一家人其乐融融,可老天就是这样无情,剥夺了一家人的幸福。

  “我之所以成熟,是被命运所迫,来到这里,虽说我要做的是一件有悖道德伦理的事,但我在这里至少可以找到与我同病相怜的兄弟姐妹,我不孤独,也不会被歧视。”

  我看得到她那双眸中闪动的泪光,但她还是笑着,她看了眼墙上时钟,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她朝我走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睡啊。”

  她离去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很是不平静,我愈发觉得这里不对劲,这个所谓主找来的都是那些失去了亲人的,尤其是在那场试验中失去了家人的,性格或是身体有缺陷的。

  显然,这个主很懂得控制人心,他在将这些人收入麾下的时候一定是抓住了他们的这个共同点,让他们产生共鸣,随后偷换概念,让他们以为他的言论正确,从而为他卖命。

  这人,可真是……狡猾至极。

  不知何时我入了梦,醒来时已是早晨了。

  “笃笃笃——”

  门被敲响,我赶忙下床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大衣披在身上去开门,只见门外正站着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少年,黑色面具遮去了他的大半张脸。

  “主人命我带您去大殿用餐。”

  大殿?莫非就是昨天那个什么主接见我的地方?那个破破烂烂的屋子?

  我并没有多问,只是朝那少年点了点头,随后由他带着前往他口中的大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