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胸针
老烟枪2020-03-24 09:572,550

  我向苏摩使了个眼色,他会意,将几份关于唐鑫、宋九江、江巫的资料递给鹿澈与陆浔,我清了清嗓子,道:“唐鑫是我确认的第一个嫌疑人,昨天我们去了她家,从她父母处得知几年前唐鑫的发小死于药剂实验,而正是那段时间,唐鑫结识了一个男子。”

  “我认为宋九江更像是那个引诱唐鑫的嫌疑人,而鹿瀛认为江巫更像,但根据我之前查阅的关于宋九江的资料发现他具有犯罪动机和犯罪能力。”苏摩打断了我的话,将他查到的关于宋九江的底细投放在墙壁上。

  “我们现在的位置很被动,所以我们接下来必须主动出击了。”我将投影设备关闭,随后转过身对众人道。

  “我有一个想法,我曾经在承愿工厂见过唐鑫,那时候他们对我并无敌意,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潜入他们内部,了解到一些情况。”

  这个想法在我脑中形成了许久了,只是一直不敢提出,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这个办法能让我们更多的获取关于敌人的信息。

  苏摩照着我的脑袋上来就是一巴掌,随后抛来一个苏氏白眼。

  “你忘了上次你自说自话去承愿工厂找那些人的下场么?”

  “苏摩,鹿瀛的想法可行。”陆浔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打破了我与苏摩的僵局,他让鹿澈上楼取下来一个做成胸针形状的摄像头,随后别在我的胸口。

  “鹿瀛,我信你,但不是无保留的相信,这枚胸针你时刻带着,记录下他们的一举一动,如果有危险我们会去救你,还有,不许莽撞。”

  苏摩见陆浔这般,心中定是有万般不愿万般不解,他疑惑地看向陆浔,希望得到陆浔的解释,可陆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让他去,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听陆浔这样说,苏摩也不好再反驳,只能默许了我的建议。

  接下来的三小时内,苏摩让人将我背叛警局的消息发布到网上,买了水军疯狂转发炒作,很快,我便成为了网络上人人喊打的叛徒。

  黄昏时分,我趁着夕阳未落驱车前往承愿药厂,霞光烧红了天际的云彩,刺眼的色彩令人胆战心惊。

  不多时,我到了承愿药厂门口,唐鑫似是在等待着我,手中拿着烟枪吸了口水烟,刻意将烟雾吐在我的脸上,她的食指勾住我的腰带,牵着我朝工厂内去了。

  刚踏入大门便发现这里已经换了一副景象,原本肮脏的生产流水线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张巨大的王座,通往王座的路上铺了一条红毯,两边站着穿着黑色长袍的人,大概是护法。

  坐在王座上的是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高头大马,典型的男模身材,他见我入内,站起身,道:“欢迎回家,我的孩子,这里是所有被抛弃者的天堂。来到这里的你,已经被我主宽恕无罪。”

  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称呼我为“孩子”,可看他的身形也不过30岁上下,这样占人便宜还真是不害臊。

  可我必须像温顺的绵羊,学着唐鑫的动作像他下跪,一手置于胸前,恭恭敬敬称他一声:“仁慈的主!”

  那男人从他的王座上走下,踩着红毯走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将一条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

  “我以主的名义,使你成为我座下的守护者,赐予你新的名字,路西菲尔!”

  路西菲尔,传说中的光耀晨星,最后堕入地狱成为魔王路西法的那个?果然,这个“主”是个不折不扣的中二病。

  “感谢我仁慈的主!”

  那男人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后被一个比他更高更壮的男人护送着离开了,余下的几位护法也跟着他一同离去,整个工厂内又只剩下我和唐鑫二人。

  “听我妈说,之前你跟那个小警察去我家里了?”

  唐鑫抽了口水烟,瞟了我一眼,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不是很想回答,毕竟在他们眼中我与苏摩已经是彻底决裂了,在提起与他有关的话题时,我该注意回避。

  “嗯,过去了。”

  她轻笑几声,在靠近门边一个没挪走的干净箱子上坐下,晃荡着双腿看着工厂大门,一口一口的抽着水烟,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他们了。”

  我一怔,突然想起昨天在两个老人面前提起唐鑫时他们的表现,再看着惆怅的唐鑫,我竟有些心疼这个小丫头,抬手将她额前一绺碎发撩至耳后。

  “嗯……有空回去看看他们?”

  唐鑫笑着摇了摇头,她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放在她的面具上,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道:“你把我的面具揭开。”

  我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按她说的做了,揭下了她脸上的面具,但下一秒我仿佛受到了惊吓,因为那层面具下的肌肤,全部都在蜕皮,除了裸露在外的眼睛外,几乎无法分辨出眼前这个女孩儿是那个被成为清纯校花的丫头。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不敢回去了?”

  她从我手中接过面具,拇指在面具表面轻轻摩挲着,她自嘲似的笑笑,长叹一口气,抬头看向那扇被关上的天窗,感慨道:“我们这里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伤,按那位主的意思来说,这是浴火重生,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他只不过是给我们注射了一种药剂,能让我们短时间内获得能力而已,代价是脸上的肌肤。”

  “好了好了,不扯了,我带你找地方睡觉去。”

  她说着,又将面具带回脸上,随后从箱子上跳下来,抽了口水烟,随后便恢复了之前妩媚妖娆的模样,扭着她的水蛇腰,领我去往我的住处。

  这里每个人的住处都是一样的,都是一间由曾经的工人宿舍改成的单人卧室,虽说墙壁上还是有许多污垢,但相较于之前一些记者在工厂内的实拍图还是好多了。

  “好了,你先休息,我走了。”

  正当唐鑫准备离开,我似是想起了些什么,上前拉住她的手腕,道:“别急着走!”

  可当她转过身,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我时,我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了,支支吾吾挠着头,道:“那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对这里这么熟悉?”

  唐鑫先是愣了几秒,随后便像是听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般,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大笑了起来,一只手还指着我,许久,她笑够了,缓过气儿了,才回答道:“我们的主对这里很熟悉,所有现在我们有的,都是他安排的,好了我不说了,你休息吧。”

  待唐鑫离开后,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重新思考了一遍唐鑫的话,她说他们的主对这里很熟悉,也就是说那个主谋是这间药厂的拥有者,或者跟吴家有关系,那么现在的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宋九江,现在看来他的确是犯罪嫌疑最大的人。

  可宋九江的继父对他管教十分严格,他没有可能提前到药厂踩点并了解所有房间情况,第二,他穷,根本支付不起改造这间工厂所需要的钱!

  眼看着在这里也套不到什么线索,我打算等晚些时候,自己去探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