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嫌疑人
老烟枪2019-06-27 21:452,147

  “看来还真是这个叫张图的人。”这个时候,苏摩突然开口说道。

  我一听这话,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这么肯定啊?”

  “当然是经过调查我才这么确定的,当初这件事出来以后,我就让人去查了周福海的生意往来,发现这个叫张图的三天前开始和周海福有生意往来,要知道这两个人从前可是水火不相容的,现在突然开始有生意的往来,实在是奇怪。”

  苏摩的话固然有道理,但我还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太对劲,于是随口问:“仅凭这一点你就断定这一切都是张图做的吗?”

  “当然不会,如果仅凭这一点那就太过于草率了,还有一件事是我怀疑张图的关键性证据。”

  苏摩说到这里,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的严肃,看的出来,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比较关键。

  当下,我来了兴趣,于是开口询问:“到底是什么?”

  “我派人查了,这个张图自从妻子和孩子死了以后就得了抑郁症,我专门查过,抑郁症这种病,可大可小,小了可能不会影响生活,但是大了的话会自杀甚至杀人。”

  苏摩这番话说的振振有词,感觉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种事偶然性太大了,如果单凭这两点就认定杀人凶手,还是有点草率。

  但是眼下我又没有其他的证据,因此也不能阻止苏摩的办案进度,毕竟这是杀人案,速度稍微慢一点,凶手就很有可能跑掉。

  我没有证据证明张图不是凶手,也没有其他证据说明凶手另有其人,但是我有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地放不对劲,而这个关键就是那个办公室。

  办公室里违和的氛围到现在为止还让我一直很介怀,这里面一定还有我没有发现的线索才对。

  见我一直不说话,苏摩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担心的问:“你没事吧,从刚才开始你的情绪就不怎么好?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一些地方比较介意而已。”

  “什么比较介意,我看你就是没有休息好,你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等这件事结束以后我请你吃饭!”

  苏摩说着便带着警员离开了,陆浔经过我的时候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问:“你还是在介意那件事吗?”

  陆浔知道我在办公室里经过的事情,不过他能一眼看出我所介怀的事还是挺让我吃惊的,我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道:“那当然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违和感很重要。”

  “凭直觉可是不行的。”

  陆浔的话让我蓦然抬头,当我对上他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眸时,便听他继续说:“这些事如果想知道真相的话,还是过去看看比较靠谱,这样至少也能让自己放心。”

  “你也觉得凶手不是张图吗?”我问。

  陆浔耸了耸肩,道:“我觉得是不行的,鹿哥,你也在咱们这一行干了这么久了,破案讲究的是证据不是吗?”

  陆浔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徒留我一人停留在原地。

  张图是不是凶手我不知道,张扬也是有嫌疑的,而且这两个人都姓张,有没有可能这两个人之间是有联系的呢?

  当这个想法在我脑海中冒出的时候,我便急匆匆的去了网吧,我没有随身带电脑的习惯,因此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得到处找电脑。

  警局的电脑我用不成,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违法的,如果用警局的电脑,岂不是把我给暴露了!

  我用外面的电脑,强行越狱,将张扬一家人的关系表从电脑里调了出来,经过我的梳理后,我果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张扬有一个小姨姓李,而张图的妻子也姓李,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这两个居然是一个人,这么一来,张扬的嫌疑就上升了。

  根据我的调查,张扬这个小姨对张扬很好,简直就是视如己出,结果小姨被人撞死了,连带着还有自己的小外甥,自己的父亲被撞死小姨的人逼死,说实话,这样的深仇大恨,如果是我,早就去报仇雪恨了。

  但是仅凭这个关系我是没有办法认定张扬是凶手的,那么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去寻找那个违和感!

  我去了那个集团,但是集团这段时间因为领导人去世的原因一直关着,压根就不开放。

  尽管我好说歹说,人家就是不开门。

  就在我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苏摩给我发过来的办公室的照片,从照片里一定也能找到所谓的违和感!

  思及于此,我忙不迭的将手机邮箱打开,然后接收了苏摩给我发过来的照片,仔细的看了起来。

  当时在案发现场采集信息的警员很细致,案发现场的照片基本是全方位入境,这样看起来不仅清晰,而且将所有的感觉尽数放大。

  这么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后,我终于发现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整个西式家具里,独独摆放了一个中式香炉,而我所说的不对劲的地方就是这个香炉!

  看来我必须得去一趟办公室了,我得知道那个香炉现在还在不在办公室里,如果不在的话,这就麻烦了!

  思及于此,我正要给苏摩打电话,这个时候,大楼的门突然开了,一位双目通红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哭过了。

  我瞅这这个女人眼熟的很,仔细一想便想她便是周海福的发妻,而她手上提着的,应该就是遗物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不敢耽搁,急匆匆的跑了过去,开口问:“你好,我是警局的,您是上去收拾先生的遗物了吧!”

  女人抬起头,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渍,见我询问,急忙掩面点头。

  “那我冒昧的问一句,在您整理的遗物中有没有看到这个东西。”

  说完这句话后,我将手机中的照片调出,然后拿给女人。

  看到这照片后,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将香炉从包里拿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