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致幻剂
老烟枪2019-06-27 21:462,164

  吃完晚饭以后,我们便各自回家了,因为心里有一个疙瘩,所以躺倒床上,我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今天看过的那个办公室,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上来。

  最后,我实在是睡不着,就问苏摩把那几个嫌疑人的资料要了过来,反正也睡不着,还不如看看资料,分析一下凶手。

  苏摩一共给我发来了五个人的资料,其中就有张扬。

  我对张扬的了解就是张扬今天昨天跟我们说的那些,看了一下张扬的资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看完了张扬的,还有剩下的四个,这四个人中,有两位被死者害的家破人亡,只是这两位中现在最大的六十多,剩下的就是十五六的孩子。

  这个两家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明天还是让苏摩去调查一下比较好。

  还剩下一家人姓张,是做木料生意发家的,本来死者和这姓张的没有任何纠葛,这两个人甚至没有任何生意往来,按道理来说这俩人应该无冤无仇。

  但是好巧不巧,偏偏死者在一个月前酒驾,把姓张的人的老婆给撞死了,当时人家老婆去做产检,这下子好好的一个家一下子就四分五裂了。

  张姓人家哪里肯放过死者,于是便一纸诉状将死者告上了法庭,奈何死者有权有势,要啥有啥,这一纸诉状,自然也就石沉大海,张家人想过其他的办法,但是都无济于事,最后只得认命。

  但是张家男人心里难受,从此郁郁寡欢。

  当然了,不管怎么郁郁寡欢也不排除他杀人,而且杀妻之仇,害子之恨,不共戴天啊!

  可是既然是他杀,现场为什么没有挣扎的痕迹呢?

  桌子上的物件摆放的相当整齐,完全就没有被碰乱的痕迹,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是正在使用的状态。

  到底是什么情况造成的死者死亡呢?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还是将想法落到了那个怎么看都觉得奇怪的办公室里。

  那个办公室看似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那么一处违和之处却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结。

  最后,我索性给苏摩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我还有些忐忑,担心苏摩已经睡下了,这个电话打过去八成会叨扰人家。

  谁知道苏摩接起电话的时候声音还很清醒,完全不像是睡着又被吵醒的样子。

  “你怎么还没睡啊?”我随口问道。

  “睡什么睡啊!这案子把我扰的头疼的根本就睡不着,你呢?这么晚了不睡觉打电话来做什么?”

  “今天早上勘查现场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情况?”我问。

  “不对劲?没有啊?怎么了?难道你有什么发现吗?”苏摩的语气有些激动,看他这情况八成是以为我知道什么了,不过这次恐怕要让他失望了。

  我干笑了两声,道:“别提了,我要是有什么发现,不就带着你去抓人去了吗?”

  “说的也是,那你今天打电话来是什么事啊?”

  “我想问问你,当时勘查人员有没有把案发现场的照片拍下来?”

  “当然拍了,这是规矩好不好,你说你也干了这么长时间的侦探了,怎么连这件事都不知道?”苏摩略带嫌弃的说。

  “那你能不能给我把照片发过来?”

  “可以是可以,但是现在照片还没上传,你要想看我明天第一时间给你发过去!”

  我一听这话,也不跟苏摩浪费时间了,说了句还有事便将电话挂了,这个苏摩真有意思,我要是能等到明天干嘛要今天给他打电话。

  但是现在没有,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与其兀自懊恼还不如赶紧睡觉,明天恐怕还要去局里,毕竟有很多事情我也不得不搞清楚。

  而且在度假山庄的时候,碧果的那一番话以及窗外绷带怪人的残影一直都让我耿耿于怀。

  我强迫自己闭眼睡觉,在不知道数了多少只羊后我终于睡了过去。

  直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我这才惊醒了过来。

  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苏摩打来了,按了接通键后我直接打开来了扩音,一边穿衣服一边问:“这么早打来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我把照片给你发到邮箱了,到时候你自己看。”

  “就这件事吗?”我问。

  “自然不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苏摩说到这里,语气变得凝重了不少:“周海福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怎么说?”

  “死者体内有大量的致幻药物。”

  我一听这话,心下了然,看来这次的情况和上次差不多,上一次挖心案,死者面带笑容,是吸入了毒品,这次是体内有致幻药物,总觉得这两件事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

  “我马上就过去。”说完这句话后,我便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以后,我换了衣服,洗漱完毕以后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等我到达警局的时候,苏摩他们早就已经到了。

  “你怎么这么慢,不是说马上吗?”苏摩疾走两步,将我拉到跟前,有些埋怨的说。

  我白了苏摩一眼,道:“你真有意思,难道说我一出门就能飞过来吗?”

  “你们少说两句。”这个时候,陆浔走了过来,看陆浔的样子,应该是有了什么发现。

  思及于此,我看向陆浔,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发现啊!”

  “算不上是发现,只能说是有了具体的怀疑目标。”

  “怎么说?”

  “法医那边说死者的体内含有大量致幻药物,我们就怀疑是有人借机靠近死者下毒,所以就排查了一下进入办公室的人,发现有两个人最有嫌疑。”

  陆浔的话挑起了我的兴趣,我有些奇怪的问:“什么人?”

  “一个是张图,还有一个就是周海福的秘书,秘书作为经常出入办公室的人,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嫌疑,剩下的就是那个叫张图的人,他的嫌疑很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