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死因
老烟枪2019-06-27 21:472,182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甭管这人有多厉害,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

  再者说了,这天底下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说没了他这地球就不转了,震惊之余,我直接就回了一句:“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件事上头很重视,勒令我们局前去调查。”

  “调查?”我微微拧眉,有些奇怪的问:“调查个什么劲啊!不都说是自杀了吗?难道说这个人的自杀另有隐情,你们去调查这人自杀的隐情了?”

  “什么啊!根本就不是自杀,上头的人怀疑这件事是他杀,自杀是给外界爆出来的结果。”

  原来如此,不过这种事情也已经屡见不鲜了,毕竟这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不能跟大众直接说明白的,毕竟这世界上有一个词叫人言可畏,说多错多,有些事它就得瞒着。

  “这样啊!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查啊!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就是因为查了才给您打电话,这个案子和张君宝的案子有关。”

  有一个陌生的名字,这张君宝是谁啊!

  “他是谁?”

  “张扬的父亲。”

  听到这句话后,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拿起挂在架子上的衣服,一边穿一边问:“你们现在在哪?”

  “天云集团,你赶紧过来。”

  苏摩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挂断了电话,下楼以后随手拦了一辆车便奔天云集团去了。

  等我到了天云集团,便看到了在楼下等待的陆浔。

  我跟陆浔打了一个招呼,便同他一道上去了。

  路上,我问陆浔:“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浔摇了摇头,说:“不清楚,现在还正在勘查现场,具体结果是什么,还得等你上去以后分析,这一次,我们都糊涂了。”

  “糊涂?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怀疑对象么吗?”

  “怀疑对象是肯定有的,这个对象就是张扬,因为他的动机最大,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本来他就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自杀,原想着找警察,就能将凶手绳之以法,谁知道找警察也没有什么用,他的父亲还是被定为自杀。”

  “所以这小子就以身犯险决定自己报仇?”我问。

  “大概是这样的,但具体是什么还得后期调查。”陆浔说。

  等我们到达案发现场的时候,苏摩正满面愁容的站在那里听警员汇报情况。

  见我来了,这小子便忙不迭的跑到我身边,道:“学长,你可算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看来这案子真是一个比一个棘手啊!”

  苏摩挺难过了我的话后,一脸苦恼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就奇怪了,怎么我当局长的时候,这案子就多的审不完,而且一个比一个难搞,今天我去档案室的时候,那个值班老警察都冲着我笑,说我倒霉。”

  见苏摩一脸苦恼,我心底不由叹了口气,这点小挫折算什么呢?在不久的将来,你会遇到比这更麻烦的事,要么为什么前任局长宁愿病退也不愿意多留一刻。

  “行了,还是先勘探现场吧,对了,法医是不是已经把尸体带走了?”

  “是啊,你要看吗?”苏摩问。

  我一听这话,忙不迭的摇了摇头,这么高的楼层摔下去,这尸体恐怕都城抹布了吧,这种情况还是交给法医先看,至于我,等法医的报告结果出来了在说。

  我在这个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而且周围还很整齐,只是当我检查到老板的办公桌后,不由皱起了眉,不得不说,这上面的领导还真是敏锐啊!

  这个时候,苏摩凑到了我跟前,苦笑道:“你也发现了啊!”

  “是啊,文件翻了一半,签名签了一半,咖啡喝了一口,明显是正准备做的事,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啊!”

  说完这句话后,我端起咖啡闻了闻,然后递给苏摩,道:“让鉴事科的人检查一下,看看里面除了咖啡还有什么?”

  “你怀疑有人下药?”苏摩问。

  “房子里没有挣扎的痕迹,当然是下药的可能性比较大了,但是我也是怀疑,具体结果还得等到那边检查出来。”

  我又在这办公室里转了好一会儿,总有一个地方很奇怪,但是我却总是发现不了。

  见我沉默不语,陆浔有些担心的问:“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道:“不是的,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又说不出来。”

  “不对劲?那种方面的,说来听听?”

  “应该是设计吧,我总局的这个办公室的设计和物品的陈设有问题。”

  “本来想着我能帮上什么忙的,现在看来,是我多想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到此为止,这里的检查也算是结束了。

  再等法医的鉴定结果之前,我们在局里简单分析了一下关于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链。

  等我们分析完以后,便开始频频蹙眉,因为这个死者的人缘太差了。

  当时在案子刚发生的时候,我们的重点怀疑对象是张扬,可是当我们分析完他的社交圈后,却发现张扬居然是嫌疑最小的!

  而在我们抓出来的五个人中,其中有两家都被死者害的家破人亡。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苏摩在饭桌上一脸无奈的说:“学长,这个案子我都不想查了,这个老总真是该死,我怕觉得我实在是没有勇气将这位义士绳之以法!”

  “不敢胡说八道,你是警局的局长,你必须得秉公执法!”我急忙出口制止,苏摩这小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我知道,我就这么随口一说。”

  我叹了口气,又想起了今天在办公室里的场景,那种违和感究竟是什么呢?

  我当时究竟看到了什么才会出现这种违和感呢?

  “学长!你愣着干嘛!赶紧吃啊!”

  苏摩见我不吃饭,便开口催促,

  我敷衍额点了点头,虽然人在这个地方,但是我这心早就飞到一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原罪之病毒起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