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忘尘
kmkx2020-09-05 07:524,982

  我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千帆过境只于转瞬纷扰的云绸间。

  我恍惚回到了还在仙京上天庭做神官时,一会儿又置身于幽暗潮湿的地牢,眼前是明仪,不,应该是贺玄。

  那张有些陌生又熟悉的脸。

  贺玄一双水墨般淡雅的眸子冷冷地将我盯着,唇色浅而薄的唇上下一碰,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动你的命。你,就在这里,把你哥的头割下来!”

  贺玄的话犹如当头一棒,狠狠地敲在了我的头上,震的我耳边一阵翁鸣,脑中刹那空白。

  “哐当”一声,一把锈迹斑驳的大刀丢在了我面前的地上,我盯着那把大刀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贺玄接着道:“然后,就永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样我就当你在这世上不存在”。

  贺玄眼底暗涌的恨意如滔滔洪水恍若是冲垮河提的最后一道防线。听到这话,我猛地一抬头怔怔地望着他。恍然有一种,他,在给自己和哥哥逃走的机会?!

  “……我自戕”。

  身后忽然传来哥哥的声音。

  那声音中饱含着沧桑,仿佛霜雪褪尽枝头最后一瓣残烬的腊梅花的花瓣。是我从未听过的苦涩,和我记忆中熟悉的那般果绝。我不由得大惊,却听贺玄冷然地道:“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哥哥的视线朝我望了过来,喃喃地道:“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我却不以为然。连忙道,因为没有什么比我和哥哥都活着来的重要。

  况且我本就不想当什么风师,做什么神官。

  我想要的不过是平凡简单的渡过一生,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更不用整日里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过日子,我在乎的人都好好的在身边,这样就很好了。

  “哥!哥!我们,我们选第一个吧,第一个。”

  哥哥他沉默地,看了我一眼。

  心头突地涌上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有些不禁紧张起来。

  周围沉默了片刻后,哥哥沉静的声音在地牢内响了起来:“不,我选第二个。”

  “为什么要选第二个?我们都活着不好吗?哥!”

  我急了,吃惊哥哥居然选了第二个,那个必须他死我活着的选择。

  这怎么可以呢,这绝对不能!

  “哥!第二个不行,我真的不行。”我们选第一个好不好?

  “闭嘴!你不知道我?要我什么都没了,然后,看你变成那种烂泥地里的东西,难道我就行吗?!你不如气死我!”

  我看着哥哥生气地朝着我吼道,微微红了眼圈,泣不成声地抽咽道:“哥!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其实,你想想,咱们……咱们都好活了几百年了

  ……也该……也该……”说到这里,我忽然就说不下去了。心中顿感歉然地深深低垂下了头。

  是了,就连我这几百年的光阴,也不过是偷渡得来的又有什么资格提呢,况且还是当着贺玄的面前。

  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一直游移在我和哥哥的身上,我更觉没脸抬头。

  直到听见,地上丢弃的大刀被捡起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跌跌撞撞满身血污的身影 ,手中提着那把生着铁锈的刀朝墙边的我走了过来。我心里很慌乱,下意识地往旁退。可是我尚未迈出一步,肩膀就被一把抓住 ,力道很大,让我躲无可躲。

  沙哑沉静的声音,幽幽地传入进我的耳里,哥哥俯身严肃的看着我,将刀一把塞进我手里道:“来!”

  大刀很沉,拿在手上沉甸甸地也仿佛是连同那刀的重量。一同压在了我的心上,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怔怔地望望哥哥,又看看手上的刀,拼命地摇头表示我不要。哥哥却如同没看见我抗拒的摇头,一般又低声短促贴在我耳边嘱咐道:“去找裴将军,求他照应你”。

  那刀沉的吓人,刀身上生满铁锈,别说杀人,杀只鸡都难。要是用这样一把刀去割谁的脑袋,割人和被割的人必然,都痛苦万分。

  我心里害怕,手抖个不停,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手上的刀直往地上掉。

  “算了,哥,算了!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世上人谁都是自己管自己,别人哪会管咱们啊,从来不都是咱们自己照应自己吗。别给我拿这东西,别给我!”

  我不停摇着头,口中重复的说着连声音都在发颤,身体不断地向着角落里面退。

  腥咸的液体滑入口中,我用舌尖尝了一下那东西的味道。苦,很苦,又苦又涩,是泪水。

  “青玄,别这么没出息”。

  哥哥脸上少见的露出一丝苦笑来,望着我的眼里流露出心疼的神色。我心中微动,以为他终于放弃了,却听他道:“……你哥外号水横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翻过的天,掀过的浪,没有一千 也有八百。

  “天上天下,都是仇家,我死了倒还好说,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不关你事了”。

  “要是没死,却什么都没了,那才是生不如死。我若不是水神官,根本没办法照应你,连自保都不行,只怕我们兄弟没过两天就……你拿着!”

  我看着那把又要塞我手里的大刀,猛地往身后后退了一步,满脸惊恐。

  我脑中惶恐地失去了理智,惊惧不已地一叠声地哀求道:“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哥,我是真没办法!你别逼我,别塞给我!!!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我心中害怕地大喊了起来,一时只想把眼前这恶梦一般的情景驱逐。

  我缩着身体,闭着眼,挥着手,拼命地躲着,起身想跑。却被身后捁着脚踝的铁链狠狠一拽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却顾不得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连忙爬起来,踉跄地逃也似得东避西躲。

  “没事了!青玄不用怕,不如换命和抽法力疼……”

  哥哥温柔地安抚着我 ,我却全然听不进去了 ,身体瑟瑟地发着抖。

  忽然我旁边的角落里传出了脚步声,贺玄神情冷淡地走过来,然后,突然一脚毫无征兆地就踢了过来。

  猝不及防地离我越来越近只离我还有五米距离的哥哥被这一脚踢的吐出了几口血,在地上翻了几个滚 ,离我又远了些。只是在地上试探的撑了几下身,却站不起来。

  看着他这样,我又不禁担心起来,当即想要冲过去查看一下哥哥身上的伤势,身后响起一阵机关收起铁链的拉缩声,我身上交错叠加的铁链倏然收紧然后,我便被如一开始般,吊在了墙壁上。

  只能眼睁睁瞧着一向傲骨铮铮,不可一世自尊心极强的哥哥趴在地上艰难挣扎起身的模样,心感悲凉。

  “哥!”

  “闭嘴!少再我面前表演你们令人作呕的兄弟情,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哪里,这里可没有人会为你们,感动”。

  贺玄声音冷然地道,我闻言浑身一僵 ,闭了嘴。

  而这时,地上原本艰难挣扎起身的哥哥,忽然一个翻身,一跃而起,朝着我飞身扑来,这系列变故,让我不由愣住了。

  可是还未等我回过神来细想其中原由。就突然被一把掐住了脖子。我震惊地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的哥哥。

  窒息感,使我大脑一瞬空白,根本没搞清楚,这是个什么情况,完全傻眼的望着他。

  “……哥?”

  脑中突显一丝清明挣扎片刻,我艰难地开了口喊了一声,只这一声几乎就废掉我大半的力气。

  “青玄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我死了你也肯没法在这世上活了,不如跟我一起走吧!”

  我从哥哥的眼中瞧见自己的倒影,唇色苍白,脸色因为脑部充血的缘故所以整个脸看起来,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色。

  而我面前一向干净整洁的哥哥,此时比自己还要狼狈不堪。

  他唇齿间殷红艳霞的血迹,黑墨般的长发披散发际上浸染着污赃的血,犹如一只从地狱冒出的厉鬼,一边说着,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徒然用力。

  我只感到我的呼吸一窒,口中几乎本能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而眼前渐渐视线模,我脑子晕呼呼地感到一阵困倦慢慢地闭了眼睛。

  就在我以为,我会就这样死掉的时候, 片刻后脖子上的力道,却是一松,大量的新鲜空气重新涌入肺里

  我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睁开眼睛,猛咳嗽了一阵,才好不容易缓过了一口气。

  下意识抬眼朝周围看去,却是见贺玄冷着一张能掉下冰碴子的面瘫脸,站在我和哥哥的身边,挡在了我面前留给了我一个后脑勺,背对着我,我身上的铁链从当中断了开。而贺玄此时手里握着一双鲜血淋淋不断淌着血的属于人的手臂。

  我怔怔地望着那一被硬生折断的双臂,心中愕然。

  那,那是…是是哥哥的手臂!贺玄居然折了哥哥的手臂。我一时呆了,半天回不过神。

  “我给你第三条路了吗?”

  贺玄冷声地道,冷峻的眉眼间,满是戾气,双目冷冽宛如在看一个死人,冰冷如霜绛。

  师无渡双臂齐断,鲜血如泉喷涌四溅,看起来刺目又心惊得叫人胆寒。

  师无渡忽然放声大笑,眸光闪过一丝得逞的狡黠,恍然一瞬似明白了些什么。

  贺玄丢废弃之物般扔掉,师无渡那双手臂,冷眼盯着师无渡,道:“你笑什么?“

  师无渡一挥,他那一双染血的此刻下面空荡荡地广袖,讽刺地道:“我笑你以为自己稳占上风!你以为自己隐忍多年如今,终于报了仇,很痛快吗?”

  贺玄闻言,眼里有一瞬间的迷惘,不过被他很快的掩饰过去,只当师无渡只是在使激将之法。

  当即一扬唇冷笑道:“看你这幅苟延残喘的样子,的确痛快得很。”

  师无渡听到这话,同样笑了,笑得意味深长,地道。

  “是吗?那我告诉你,我也痛快得很!”

  说罢,他用那一双血如泉涌的断臂“抓”住贺玄的衣领,道:“因为我看到你现在这么愤怒,这么痛苦,这么恨,但你还是救不回你的亲人,你还是只阴沟里的鬼,你再怎么跳脚也没有任何用,因为他们早就全都死了!而我,我弟弟多活了这么久,当了这几百年的神官,现在就算他没得当了,活不了了,那也是他也赚了,还是我赢了。我不比你痛快吗?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听着贺玄那原本没有苍白若雪的面容,不禁渐渐变了,眉间阴郁之色越渐浓重,仿佛冰冷的荒原烧腾起了鬼火,屋子里的气流骤然变冷。

  我听到这番话,太阳穴突突直跳,感受到周围刹那骤变得冰冷的空气。心中惊惧,只恨不得马上堵住我哥那张嘴。

  哥,你别说了,别说了好吗。哥,我的天啊,你在说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又急又气,心中燃起了一团火,滋啦滋啦的灼烧着我的心肝脾肺。

  一叠声求着我哥,希望他不要说,同时嗓子的沙哑使我得十分不适,然而我的劝解没有半分用我哥仿佛魔怔般丝毫没有打算住嘴的架势。

  “你,分毫没有悔过之心!”

  贺玄猛地出手掐住了师无渡的脖子,冷冷地道,也仿佛是那些话让贺玄心中最后的那丝冷静,烧至摧毁。

  师无渡扬眉狂笑道:“悔过?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望着贺玄猛地出手掐着我哥脖子的手,我吓得惊叫一声,我那位哥哥却十分傲气地昂首道:“我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要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惊呆了,对于哥哥这种生死关头。却说出这种话作死的话,一时震惊得说出不出话。

  贺玄听到这话,一张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面上豁然掠过一抹狰狞阴邪的笑容,放声大笑起来。

  我看着两个人脸上露出鲜少见的越来越少恐怖的神情。不由崩溃了,痛苦地抱住头道:“……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别说了好吗,快住口。救命啊……”

  我哥脸上那嚣张之色不减分毫,冲我笑道:“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贺玄便把他的手放在了我哥的脑门上 ,抓住了他的头发,我顿时吓的三魂去了七魄。身后铁链在墙上撞得铛铛乱响,道:“明兄!明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的错,我哥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哥他疯了,他疯了你看到没有!我……你……你……”

  想求饶求他发发慈悲,却求不出口,只敢用目光连连磕头。贺玄他望着我片刻,须臾,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稍稍冷静下来,止住了动作。

  我心中仿佛窥见了一丝希望,见状心中稍稍松了口气,眼里积蓄许久的泪簌然落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

  贺玄冷漠的话一字不漏地传入进了我耳中,粉碎了我心中最后的那点希翼。

  “你叫错人了!”

  话音落下,他猛一抬手,生生把我哥的头从脖子上拧了下来。

  鲜血从脖子上整齐的缺口喷出,喷溅到了我的脸和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中“轰”的一声耳边在听不见任何声音,那一瞬间。我仿佛见到我心中一直坚守的最重要的东西,在眼前崩塌倒下。

  我疯了一样地大叫,而见一具无头尸站立不倒,十分有趣,那些疯怪人也喜得发起了疯,绕着他打起了转,赤脚踩下一大圈血糊糊的脚印,边转圈、边拍手叫好:“哟哟哟!死了死了!”

  “死了死了!嘿嘿嘿!”

  整个人瘫坐在血淋淋地面,我只觉得周围冷风飕飕地直往身体里灌,灌的我浑身发冷。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死!我想死。”

  仿佛过了很久后,那个站在我身前不远处的男人,提着双目圆睁的头颅,居高临下的望着我,好半响,我听他问我。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心中自嘲的笑笑,想说的吗?说什么呢,……好像是有一个呢。

  我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神台上那一排贺玄家人的骨灰坛,以及被扔在地上的两把支离破碎的扇子其中一把扇子被人撕毁成了两半。那把原是我作为风师的法器 ,曾经被贺玄撕毁的风师扇。

  沉默许久,我声音沙哑地开口讷讷道:“我想死。”

  贺玄冷然地声音响在我的耳边,久久不散。

  “你想的倒美。”

  我嚯地睁开眼,胸膛上下起伏,后背的一大片衣衫,早已经被背上涔涔的汵水濡湿。

  风一吹就凉飕飕地紧贴在背脊后,湿漉漉地黏在身上。

  天边浓雾逐渐缓缓散开,露出一轮清冷的上玄月,亮白的余辉清洒地照在地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官赐同人舟不渡恨无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官赐同人舟不渡恨无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