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本精
安思源2019-06-25 14:212,609

  收到段府的邀请时,陈维颇觉意外。

  他与段家素来无交集,没料到段府会请他去奏乐,但他还是来了,不仅仅是因为给的定金很足、开的价格很诱人,更重要的是,段子七这个东都府尹的面子不能不给,他也希望能趁此机会攀个交情。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未踏进段府他就被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陈公子,我们邀请的乐师名单上没有你。”管家面上挂着微笑,语气还很生硬。

  “怎么会?”陈维不解地拧起了眉心,“是不是搞错了?你再看清楚些。”

  管家又看了遍,“陈公子,确实没有。”

  “你们这是在逗我玩吗?分明是你们段府的下人来邀请我的……”

  “怎么了?”一道清冷嗓音打断了陈维的质问。

  “少爷。”管家转身汇报道:“陈公子说是段府邀请他来的,可是乐师名单上没有他,这份名单是夫人亲手拟的。”

  “我看看……”段子七抬手接过了管家手里的册子,煞有其事地看了会,自言自语般的咕哝道:“还真没有呢。”

  “开什么玩笑!你们……”

  “陈公子。”段子七又一次打断了他,“应该是下人们搞错了,以陈公子这身份,段府哪敢请您来奏乐,昨日我娘倒的确是提过那么一嘴,说是要请您来赴宴,兴许是跟下人交代的时候提到了您是乐师,这才让下人们误以为我们是想找您来助兴的。”

  “是这样啊……”陈维的气顿时消了一大半,但在管家面前又还有些下不来台,便倨傲地撇了撇唇,哼道:“那就劳烦段大人亲自带我进去吧。”

  “嗯,您来的有些早,我先带你去客房休息下吧,一会宴席开了再让丫鬟来叫您。”

  “也好。”说着,陈维很不客气地把手里的琴塞到了候在一旁的段龙套手中。

  “欸……”几个意思啊?他是段府的下人,又不是他的下人!

  龙套气鼓鼓看着段子七。

  好在,他们家少爷还是很护犊子的,蓦地就停住了脚步,抬手拿起那把琴又重新塞回到了陈维的怀里,微笑着道:“陈公子,据闻这琴是公主赏你的,独一无二的好琴呢,我们段府的下人粗手粗脚的,要是把它磕坏了怕是您也不好跟公主交代吧?”

  话音方落,他便自顾自的重新举步,丝毫都没给陈维反驳的机会。

  陈维虽觉得不爽,可也不敢太过得罪他,只好咬了咬牙,默默跟随在他身后。

  一路上,段子七倒是表现得还挺客气,径直把他领到了偏院的客房里,房间挺大,也挺雅致,里头茶水点心一应俱全。

  “陈公子先休息吧,有什么吩咐喊一声就好,丫鬟就在外头候着呢。”

  “嗯,段大人去忙吧。”陈维也没什么好再挑剔的,便也笑着客套了起来。

  段子七慢慢退出了房间,还很体贴地替他带上了门,还没走远就忍不住朝着段龙套瞪了过去,“你是瞎了吗?”

  “啊?”段龙套一头雾水。

  “长这样也叫只比我逊色一丢丢?”

  “……”您还记着这事呐?!

  “去,想办法让那个跟你一样瞎的丫头知道他在偏院。”

  “好勒!这就去!”捉奸大戏就要上演了,段龙套表现得格外激动。

  =================

  绿莲正被一群丫鬟按坐在椅子上,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布娃娃,任由着别人装扮。

  整个过程中她都有些昏昏欲睡,直到门外传来了两个丫鬟的闲聊声……

  “你瞧见刚才那个琴师没有,长得好帅呀!”

  “哎呀别提了,我赶过去的时候人都已经不见了,我去那些乐师休息的地方看了,一群歪瓜裂枣,就没一个能看的。”

  “哈哈哈,玲儿姐姐把他带去偏院了。”

  “怎么带去偏院了呀?”

  “玲儿姐姐说了,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可以没有优待!”

  “那我去偏院瞧瞧。”

  “别去了,都快开席了,一会宴席上看不就行了。”

  …………

  ……

  那两个丫鬟渐渐走远了,绿莲依旧还是那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倒是她身后的那几个丫鬟来了兴致……

  “她们说的是哪个琴师呀?”

  “谁知道呀,夫人请了一堆乐师呢。”

  “我听说原来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就是在一次宴席上跟一个乐师看对眼的呢,是不是真的呀?”

  “嗯,也是个琴师,夫人还给她备了不少嫁妆呢,听闻去年连孩子都有了。”

  “好羡慕呀,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成亲。”

  “哟,春心动了呀。”

  “去去去,在小姐面前说这话像什么样子。”

  “不碍事……”绿莲透过镜子笑看着那个羞红了眼的丫鬟,那是夫人拨给她的随身丫鬟丁香,“你要是在宴席上也有了看对眼的人,记得跟我说,我也给你备份厚实点的嫁妆。”

  “小姐……”她娇嗔道:“怎么连你也笑话起我了。”

  “这怎么就是笑话了呢?姑娘家动了春心很正常呀,我每回瞧见好看的男人也会动一下的。”

  “是是是,我头一回瞧见少爷的时候心里那头小鹿砰砰砰的乱撞。”

  “我也是我也是。”

  “说起来,我还真没瞧见过比少爷还要好看的男人呢。”

  “小姐,小姐……”一阵笑闹后,丁香胆子也大了起来,压低声音问:“你头一回瞧见少爷的时候有没有动一下呀?”

  “段大人吗?”绿莲很认真地想了想,“我没仔细瞧过他,见着了倒是认识的,可这会让我凭空回想他的样子有些想不起来。”

  一阵静默。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片刻后,她们很默契的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忙了起来,话题也就此被扯开了。

  大概是都急着去宴席上看那个琴师,她们手上的动作明显加快了。

  绿莲倒是一点儿都不着急,她还没出场,段子七是不会让陈维入席的。

  过了没多久,她们总算大功告成了,似乎是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极尽言语之能事地把她从头到脚都夸了一通。

  是不是真的好看绿莲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头上的那堆发饰实在是太重了,压得她脖子都快断了。

  即便是有丫鬟们搀扶着,她仍旧走得有些艰难,好不容易跨出了屋子,还没走远,她忽然弯腰捂住了肚子,“不…不行,肚子疼……我得去趟茅厕……”

  “哎呀,这节骨眼上……”见状,丁香急白了脸,“这、这是怎么了呀?”

  “……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就来。”

  “那怎么成。”丁香一脸义不容辞地道:“你穿成这样也不方便,我陪你去。”

  绿莲欲哭无泪地看着她,“丁香,我就想安安静静地蹲个茅厕。”

  “……”丁香还在犹豫。

  一旁的另一位要比她识相得多,“行了,我们去院子外头候着吧,你那样陪着小姐也不自在呀。”

  终于,丁香点头了。

  绿莲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直至她们走远,她蓦地直起身子,边朝着房间跑去,边忙着把头上那些繁重的东西给扯了下来。

  她得尽快换身称职的行头去给段子七好好演一场戏才成……

继续阅读:我一定会活得比你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