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些往事
苏晓2020-03-30 09:352,876

  孔杰见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要不然父亲要说了,他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

  刘瞎子笑了起来。

  刘瞎子说:“孔杰,这些年师傅也没有教你什么正经的本事,实在惭愧。师傅有一个祖传的宝贝,今天想送给你。”话间,刘瞎子走到一个柜子边,从里面拿出一个古铜色的盒子。

  刘瞎子把盒子放在桌上,孔杰看样子这盒子年头不小了。

     刘瞎子没有急着把盒子打开,而是要给孔杰到酒,孔杰忙说,使不得,使不得。

  刘瞎子说:“孔杰,把手放开。师傅给你倒得这杯酒你不管这么样一定要喝的。”

  孔杰不再阻拦。

  刘瞎子端起杯子道,“来,我们师傅喝一杯。过了今日,我们师傅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孔杰说:“师傅,说什么呢,我这出去打工又不是不回来。逢年过节总要回来吧。”

  刘瞎子笑笑,直接一口把杯中的酒喝掉。

  孔杰看着杯中的白酒,皱起了眉头,刚刚那口辣味还在脑中循环。但孔杰又有些不好意思,屏住气,一口喝了下去。辣味在孔杰的肚子里翻江倒海,孔杰脸憋得通红。

  刘瞎子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憋住啊,千万别喝水,憋住。”

  孔杰还真憋住了。

  “孔杰,你也是成年人了,以后这酒也是要喝点的。再说,干我们行的,酒是并不可少的。”

  孔杰咳嗽几声。

  “刘师傅,为啥啊?”

  刘瞎子示意孔杰给自己倒酒,孔杰拿起酒瓶给刘瞎子的酒杯斟满。

  刘瞎子咪上一口道,“俗话说,喝酒能壮胆。当然,这是平常的说法。自古以来,辟邪的东西很多,比如黑狗血、柳树,古钱,但排在第一位的就要属“酒”。酒属烈性,喝了酒的人,身上的三盏灯会烧得更旺,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自然不敢靠近。在阴暗潮湿或者邪气较大的地方,撒上一壶白酒,那些东西自然不敢造次。”

  孔杰说:“刘师傅,照样这么说,我们那不是成醉鬼了吗?”

  刘瞎子伸手拍了一下孔杰的脑袋。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油嘴滑舌。”

  孔杰憨笑道,“刘师傅,别生气,我就是看您经常喝的醉晕晕的。”

  刘瞎子笑了。

  孔杰也笑了。

  刘瞎子点上一支烟,吸上一口,收住笑容,打开了那个盒子。

  孔杰看到盒子里是一个罗盘,看样子有些年代了。

  刘瞎子拿出罗盘说:“孔杰,这是我祖上的宝贝,到我这代已经有十几代,差不多有几百年了。我听说师傅说,我们祖上是刘伯温的后人,专门为皇室寻找龙脉并将其砍断,从而让大明的江山源源不断。到了明朝自末年,天下大乱,奸臣当道。崇祯皇帝煤山上吊之后,我们的祖先就流落民间。满清在中原建立王朝之后,曾经派人寻找我们的的祖先,让其出山。但我们的祖先遵循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忠明大明。而这个罗盘就是我们祖先当年吃饭的家伙,这个罗盘是用上等的皇家纯铜打造,过去几百年了,今日依旧可以照常使用。今天我把他交给你,希望你以后可以传承下去。”

  孔杰有些愣住了,这是电视中常有的“担此大任”吗?电视剧中能够担此大任的都是有过人的天赋,或者是流落人间的富家子弟,再什么就是什么皇子了,公主了。而我就一个普通的农民而已。孔杰觉得刘师傅是不是喝酒喝多了,迷糊了?

  孔杰赶紧说:“刘师傅,我算什么啊,这么些年跟你就学了点皮毛,我哪能担此大任啊。”

  刘瞎子笑笑,眯上一口酒道,“你确实不算什么,但话不可此讲。”

  孔杰疑惑刘师傅把吃饭的家伙都交给自己,那他的意思是以后要退隐江湖了?再说,我去投靠表叔的,是去打工的。

  孔杰憨笑道,“刘师傅,我是南下打工的,不是干您这一行。”孔杰说这话声音特别的小,他担心刘师傅上了自尊。这俗话好的好,学了手艺不吃这碗饭,那不是打师傅的脸嘛,说明没教好徒弟啊。再说了,吃这碗饭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吃的,命得硬气。孔杰觉得自己就是一普通的老百姓,怎么能担此大任呢?

  孔杰想拒绝,但又不好意思,毕竟刘师傅都把吃饭的家伙拿出来了,这说明刘师傅对自己不薄。这要是硬生生的拒绝,那岂不是枉费了刘师傅的一番好意。

  刘师傅似乎看出孔杰心中囧样。

  刘瞎子说:“来,给我上酒。”孔杰照做。

  刘瞎子喝上一口,用手拿起碗里的几颗花生米放到嘴里嚼起来。

  “孔杰,知道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吗?”

  孔杰憨笑道,“我老爹说,当年我还在我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你不光救了我母亲,还有我。后来,在我六岁的时候你又给我化解了一难。我老爹又说,刘师傅与我有缘分。”

  刘瞎子哈哈笑了起来。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话间,刘瞎子打了一个饱嗝,孔杰闻着那味道都想吐。

  “今天为师的酒是喝够了,肉也吃饱了。你小子还算有良心,也不枉为师这些年对你的照顾。以后到了外面,做事要认真,做人呢要踏实。还有,要是遇到合适的姑娘,赶紧结婚生孩子,不要像为师这样,一辈子孤孤单单的。”

  孔杰觉得刘师傅真的喝多了,这种事都拿来说了。孔杰听村里人说,刘师傅年轻的时候帅气,能说会道,特别招女人喜欢。但是,就是不踏实,今天跟你,明天跟她。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种事可不得了。没过多久,刘师傅就以“流氓罪”进了局子。

  从局子出来后,刘师傅就像变了一个似得,不再对女人感兴趣,反而做起了“大师”之类的事情。但孔杰还听说,隔壁村的一个女人不嫌弃刘师傅穷光蛋一个,愿意跟她一起过日子。就这事还专门找人提过亲。在当时,女人上门提亲可是轰动的事情,但刘师傅没有同意。村里人都说刘瞎子是不是关傻了,这么好的事情竟然不领情。为此,女人等了刘瞎子三年,但刘瞎子还是不同意,女人这才死了心。

  孔杰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刘瞎子再也没有遇上姻缘。孔杰长大后还挺村里人讲,刘瞎子要是不当“大师”肯定早就儿孙满堂了。之所以没有姻缘,就是泄露天机太多,命里苦啊。孔杰当然不信这些,因为有一次,有个跟刘师傅的同行还带着老婆孩子过来看望过刘师傅。

  孔杰憨笑道,“刘师傅,您喝多了。”

  刘瞎子笑了起来,脸上泛着红光,他点上一支烟,吸上两口道,“小子,这个东西你不收也得收。总之一句话,你今天必须收了。”

  孔杰说什么好了,这个时候再拒绝就有些不尽情意了。

  “刘师傅,我收。”

  刘瞎子笑了,他小心翼翼的把罗盘放到孔杰手里,生怕不小心会打坏似得。

  孔杰把罗盘放上衣口袋里,还特意把纽扣扣上。

  刘瞎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赶紧回去,要不然你父亲又给唠叨了。”

  孔杰点点头道,“刘师傅,你放心,我到了南方,第一时间给你写信,等我赚到钱,我买烟买酒给你寄过来。”

  刘瞎子哈哈大笑起来,挥挥手,示意孔杰赶紧走。

  孔杰心里不免有些难受,他盯着刘瞎子,刘瞎子满脸笑容。本以为师傅还会难受难分一番,但似乎刘瞎子没有表示。孔杰给刘瞎子鞠了躬,然后就大步离开了刘瞎子的家。

  刘瞎子站在门前,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借着月光看着孔杰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

   这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孔杰走了?”

  刘瞎子说:“走了。”

  女人从后屋走出来,她来到刘瞎子跟前。现在是六月天,她却穿着一件厚厚的老式的花色棉袄。月光洒在她身上,显得十分诡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