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遇上扒手
苏晓2020-03-31 10:334,108

  孔杰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父亲还没有睡着。孔杰问怎么还不睡。父亲说,睡不着。父亲也没有问孔杰这么晚去了哪里?

  孔杰在想,或许父亲知道自己去了刘师傅那里,毕竟师徒一场。

  第二天天不亮,父亲就起来给孔杰收拾行囊,还煮了很多鸡蛋让孔杰在路上吃。父亲叮嘱孔杰,到了南方一定要好好听你表叔的话,好好干活,学个好手艺,以后到哪都可以谋生。

  孔杰不耐烦的点点头,一个月前,孔杰的父亲时不时的跟孔杰聊天,聊孔杰小时候的趣事,聊孔杰今后的人生规划。

  孔杰毕竟是个18岁的小伙子,心里哪会装那么多东西。父亲讲多了,孔杰当然会厌烦。今天都要出发了,照样老生常谈,孔杰显得有些不耐烦。

  从村里到镇上,从镇上到市里,一直到火车站,孔杰的父亲一直喋喋不休。孔杰想带上耳麦来抗议,但还是放弃了。

  市里的火车站人山人海。记得小时候,孔杰坐过一次火车,印象最深的就是那火车令人颤抖的鸣笛声。孔杰生活在农村,汽车都难得见上一次,当第一次听到火车那刺耳的鸣笛声自然十分吓一跳。

  火车站有规定,送站只能送到检票处。

  孔杰父亲拍拍孔杰的肩膀道,“到了表叔那边,给我来一封信。”

  孔杰点点头。

  当孔杰正准备检票进站时,孔杰再次嘱咐孔杰,在火车上,千万不要和陌生人搭讪,千万不要吃别人给你的东西,给我记住了。

  孔杰点点道,记住了。

  孔杰拎着东西检票进站,在指示牌的指引下往乘车点走去。在拐入一个,孔杰不禁转头踮起脚跟升起脖子朝着检票口看去。孔杰在人群中找到了父亲,父亲笑着朝着孔杰挥挥车。孔杰心里不禁一阵酸痛,这种感觉有点像想起母亲的时候。

  孔杰小时候,会经常想起母亲来,倒不是孔杰有过多少母爱,而是在学校受欺负,同学说自己野孩子时,心里就会一阵酸痛。在孔杰的记忆里是没有母亲的影子的。毕竟母亲离开的时候,孔杰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要说三岁的孩子有多少记忆,孔杰确实对母亲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孔杰家里只有一张母亲和父亲结婚时拍的照片,照片已经发黄,只能依稀看的清母亲有着婴儿肥,露出一张笑脸。

  孔杰深呼一口气,快速走向站台。

  站台上已经站满了要上车的人,他们大包小包,拖家带口。孔杰第一次出远门,他谨记父亲的话,没有着急往前挤,而是站在一边。

  “呜呜呜……。”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开,孔杰踮起脚尖看到远处一辆火车正缓缓开过来。这时候,站台上开始骚动起来。这是一辆绿皮车,从老家到表叔的B城需要三十个小时,但价格便宜,只有不到100块不到。

  车刚刚停稳,乘车的人就开始拼命的往前挤,任凭站台工作人员怎么阻拦,就是不听。孔杰本想最后一个上车,但却被其他人挤到了中间。前面的上不去,后面的人又不停挤,孔杰夹在中间连呼吸都难受。由于前后的冲力,孔杰感觉自己就要往后倒,一不小心一脚就踩到了别人的脚。孔杰赶紧回头道歉。

  背后是一张漂亮的女人的脸,看样子跟自己差不多大。这么漂亮的女人,孔杰见了自然有些羞涩。他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前面太挤了。女人眨眨眼,调皮的点点头。孔杰点点头把头转过去,脸上一阵红。女人表情失望,刚刚差点就得手了。

  “前面的人快点啊,快点。”

  “对啊,火车都要开了,前面怎么回事啊。”

  “赶紧哦,不然就上不了车咯。”

  人群中一阵阵抱怨的声音。

  “都别吵了,一个个来。”说话是火车上一个穿制服的大汉,他满脸横肉,一脸凶相。

  “把票都拿出来,一个个上。”

  有人来管理,大家自然都老实不少,没一会儿工夫,孔杰就上了车,按照票上的指示,孔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这是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就可以欣赏外面的风景。孔杰把东西放到头顶上,然后把随身的书包放在座位内侧。书包虽然放在内侧,但书包上的带子却牢牢的扣在孔杰的裤腰带上。

  “嗨,是你?”

  孔杰抬起头,是一张漂亮女人的脸,她微笑着跟孔杰打招呼。

  孔杰当然记得她,刚刚就是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姑娘,自己还踩了别人的脚。

  “你也去B城吗?”话间女人就坐在孔杰身边。

  孔杰脸上一阵羞红,这么漂亮的女人又见面了,而且就坐在自己身旁,孔杰心里自然有些害羞。孔杰毕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见到漂亮的女人自然心里会害羞。读书的时候,孔杰暗恋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在同学的鼓励之下,他写了一封情书偷偷的塞到女同学的书包里,哪里曾想到,女同学竟然把信交给了班主任。令孔杰更没有想到的是班主任拿着这份情书在班里大声的读了出来。幸运的是,班主任并没有把这件事调查下去。不过,对于班主任的做法,孔杰心里是气氛的,他觉得班主任侮辱了自己包括暗恋的那位女同学。后来,女同学转到其他班级去了,虽然还在一个学校,但孔杰断了念想。他不想再次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女同学再次受到什么伤害。

  孔杰说:“是的,我去B城。”

  “你好,我叫安安,你叫什么?”

  “我叫孔杰。”

  “很高兴认识你。”话间,女人伸出了右手。

  那是一双白净的手,就跟暗恋女同学的那双手一样。

  孔杰想把手伸出去,但女人已经把手缩了回去。

  “不想握手就算了。”

  孔杰想解释,女人已经戴上耳麦,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了。

  孔杰又盯着女人看了一眼,她干净的脸庞,扎着马尾辫,穿着一件花格子裙子,确实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呜呜呜……。”又一阵火车的鸣笛声传来,没一会儿工夫,火车开始慢慢动了,孔杰打开窗户,想把头伸到窗外看一眼,刚伸到一半,就被一个男人怒吼声吓得缩了回来。

  “干什么?把头伸进来,不要命了是吧。”

  是那个刚刚穿着制服、满脸横肉的男人。

  孔杰刚想解释,男人已经走了。、

  孔杰深呼一口气,吐了吐舌头。

  火车一路疾驰,天渐渐的黑了下来。火车停过两站,上来一对夫妻,他们正好坐在孔杰对面。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们上车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么闭目养神。

  孔杰肚子有些饿了,他拿出父亲为自己准备的几个鸡蛋。孔杰想分给身边的安安以及对面的一对夫妻。姑娘好意拒绝了,她说,她等会儿去餐车上吃。对面的夫妻似乎没有听到孔杰的说话,他们面无表情。

  安安去餐车吃饭了,她回来给孔杰带来一份盒饭,孔杰谢谢之后说自己吃过了。姑娘说,你就吃一两个鸡蛋能够熬到明天早上?孔杰说自己还吃了两个馒头,肚子已经饱了。孔杰嘴上这么说,但肚子却不争气,他看着盒饭里的大鸡腿,喉咙不禁咽了几下口水。这个动作被安安看在心里,安安鄙视一番,乡巴佬一个。

  安安是一个扒手,常年混迹于 C城到B城的火车上。只要她看中的猎物基本上就没有能够逃过的。这次她看上了孔杰这个猎物,所以孔杰根本无处可逃。

  孔杰父亲说过,在火车上,千万不要跟陌生人搭讪,更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有过父亲的警告,孔杰当然不敢。

  安安说:“怎么?害怕饭菜里有毒?”

  孔杰以为安安看出自己的担心,他赶紧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

  安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行了啊,第一次出远门吧。”

  孔杰点点头。

  安安心里呵呵一笑,就你这点警惕性,还在我跟前班门弄斧,待会儿姐姐给你厉害瞧瞧。

  “那好吧,竟然不吃饭,那喝口水总行吧。”随即安安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孔杰。

  从上车到现在孔杰一口水都没有喝,不是自己不想喝,而是不敢喝,喝了怕上厕所。父亲说过,在火车上,记住给我不要喝水,有尿也给我憋着。父亲这么说,是担心孔杰上个厕所,包里的东西被人顺走。

  孔杰半天不喝水,又吃了鸡蛋和馒头,喉咙早就冒火了,但孔杰记住父亲的话,一口水都没有喝。

  面对安安递过来的矿泉水,孔杰拒绝。

  “怎么,担心水里有毒?”

  “不是,不是,我不渴,不渴。”

  安安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小酒窝,甚是好看。

  孔杰真的没法拒绝了,虽说安安刚刚认识,但人家又是给盒饭又是给水,说明人家是真心待人。自己是一个男人,要是再拒绝也不免太小气了。再说了,安安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坏人。

  孔杰接过水说道,“谢谢你。”

  “你太客气了,我们这一路上可要作伴呢。”

  孔杰的脸一阵羞红。

  “对了,你叫什么?”安安调皮的问孔杰。

  “我叫孔杰。”

  “孔杰,孔杰?”安安眨眨眼睛想了一会儿道,看来你父母是一定是个文化人,他们想让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杰出人才。”

  孔杰微笑,其实父母就是一个农民。再说自己就一个高中毕业的穷小子,先养活自己,杰出人才就算了。

  “是不是?”安安追问。

   孔杰笑笑,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气。

  安安见孔杰喝了水,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父母就是一个农民。”说这话的时候,孔杰的声音不大。毕竟孔杰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有些面子还是要的。

  “农民好啊,有自己的地,想吃什么就种什么。”

  孔杰点点道,“是的。”

  火车在一路疾驰,车厢里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睡觉。窗外漆黑一片,偶尔有零星的灯光闪过。

  孔杰与安安就这么一路聊着,孔杰慢慢放开了戒备,已经把安安当成同学一般,无话不谈。车厢内,空气闷热,孔杰很快就把一瓶矿泉水喝完了。安安看着空空的矿泉水瓶,以及眉色飞舞的孔杰,呵呵一笑,傻小子,待会儿让你睡一觉,让你张长记性。安安在矿泉水里加了迷魂药,一个小时候药性气,一觉睡到大天亮。只要这趟得手,安安就可以在下一站下车了。

  安安看时间差不多了,停止聊天,带上耳机,闭目养神,其实耳机里并没有声音。安安正竖起耳朵听着孔杰的一切动作。

  孔杰有些困意了,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安安听完之后心里笑了。

  孔杰看了一眼安安,她闭着眼睛在睡觉。而孔杰对面的一对夫妻似乎也不困,他们面无表情。孔杰奇怪,他们从上车到现在不吃不喝,连厕所都没有去一趟。孔杰心想,难道跟我一样,第一次做火车?可是看他们穿着打扮又不像。他们穿的很时髦,就像画中的人物一般。

  孔杰喊了一声,“叔叔阿姨,你们肚子饿吗?我这里有鸡蛋,还有馒头,你们吃几个。”

  叔叔阿姨?孔杰这是喊谁?难道这药效对这小子没有效果?不可能啊,从来没有失手过啊。安安慢慢睁开眼睛,周边没有一个人,孔杰正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安安一愣,这小子难道脑袋瓜有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