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师徒情深
苏晓2020-03-28 11:572,904

  回到了家,孔杰的父亲见孔杰和刘瞎子安全回来,高兴的不得了。孔杰的父亲杀鸡买肉好好招待刘瞎子一番,还给刘瞎子包了一个大红包,刘瞎子甚是满意。

  刘瞎子吃饱喝足道,“孔师傅,今日我替你儿子解了道,保了平安,你可要遵守当初的诺言。”

  孔杰的父亲疑惑,我这当初给你什么承诺了。

  突然想起来,原来刘瞎子想要让孔杰给刘瞎子当徒弟。当初孔杰有难,孔杰的父亲为了让刘瞎子救孔杰便假装答应了下来。孔杰的父亲知道,就算孔杰不是块读书的料,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那可是要折阳寿的,再说了,出去打工都比干这个强。老人不是常说,干这个事情的人,命都特别的硬,一般人真干不来。

  孔杰的父亲憨笑不说话。

  刘瞎子呵呵两声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刘瞎子脸一沉道,“孔师傅,你做人不地道啊。”

  孔杰的父亲憨笑道,“孔师傅,我们家孔杰还小呢,他哪懂您那一套套。再说了,就算要认你为师傅,那也要上孔杰成年是不是?”

  刘瞎子突然笑了起来。

  刘瞎子说:“竟然您这么说,也就按着您的意思来办。我就等着孔杰长大成人再收他为徒。”

  孔杰的父亲见刘瞎子不再追问什么,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临走时,孔杰的父亲让孔杰送送刘瞎子,孔杰自然愿意。这几天,孔杰跟刘瞎子在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虽然说孔杰年纪尚小,但是他感觉刘瞎子有本事,而且这种本事也很好玩,他想学。

  孔杰告诉刘瞎子,想跟刘师傅你学本事。刘瞎子问为何?孔杰说,好玩呗。刘瞎子笑了,刘瞎子说,我这些都是救人的本事,好玩的本事我可不会。孔杰说,刘师傅,我就是要学救人的本事。刘瞎子又笑了,你刚刚不说要学好玩的本事?孔杰似乎有些委屈,他说,救人也是好玩嘛。刘瞎子又笑了,他摸了摸孔杰的头说,孔杰,你天生异骨,是做这块的料,你我又有师徒缘分,我愿意教你。不过,我也要提醒你,做了这行,这辈子就要吃这碗饭了。孔杰自然听不懂这些,不过孔杰知道,是刘师傅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孔杰说:“刘师傅,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也是我的再生父母。”

  刘瞎子说:“你不怕你父亲责怪你?”

  孔杰笑道,“你也是我的父母啊。我要是想学,他是拦不住我的。”

  刘瞎子笑了。

  刘瞎子同时也告诫孔杰,这事不能告诉你父亲,要不然他可要了我的老命。刘瞎子在村中自然知道孔杰父亲的名号,他要是知道孔杰跟自己偷着学本事,不跟自己拼命才怪。

  孔杰天生异骨,悟性极高,没几年功夫就跟着刘瞎子学了不少本事。有得就有失,孔杰高考失利了,那点分只能上个专科。孔杰的父亲十分失望,他本想儿子上个本科应该没有问题。如今,木已成舟,孔杰父亲问孔杰是继续上学还是外出打工。孔杰的父亲说这话有意图的,他觉得考不上好的大学不如找点出去打工。在这之前,孔杰联系上了在南方混得还不错的表哥,让他带着孔杰。表哥说没问题,大侄子随时可以过来。

  孔杰长大了,有些民主还是要给的,孔杰父亲给孔杰分析上与不上的弊与利,得出的结论是反正要打工,三年后出去打工不如现在就去打工,早点赚钱娶媳妇生儿子。孔杰本来也不想读了,既然父亲说了,那就顺着下楼好了。孔杰父亲高兴坏了,上与不上,里外一算,这可相差不少钱。

  孔杰父亲其实还有另一层意思,孔杰外出打工了,好几年前答应过刘瞎子的事情更加可以搪塞了。干什么不好,学这种事情,晦气。为了夜长梦多,没两天工夫孔杰的父亲就给买了去南下的火车票。

  孔杰临走时去了一趟刘瞎子那,带了两瓶酒,买了一些刘瞎子喜欢的卤菜。买酒买菜的钱是孔杰平时偷偷积攒下来的。

  刘瞎子说:“孔杰,你还算有心,临走前还能想起我。”

  孔杰疑惑,你怎么知道我要南下的。

  刘瞎子笑道,“你父亲,早就放出风了,说我的儿子要出去打工了,他这话其实是说给我听的。”

  孔杰埋怨道,“我父亲也真是的。”

  孔杰也不是小孩子了,他知道当初父亲给刘瞎子下的决定。就算你今日返回,你可以跟刘瞎子明讲好了。

  刘瞎子说:“孔杰,可不许这样,他可是你的父亲,没有他哪来的你。天大地大,父母最大,这句话你要永远记得。”

  孔杰点点头。

  “刘师傅,我明天就要南下了,以后也不能跟你作伴了。”

  刘瞎子又说:“这古人说的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早就看出你也不是一个读书的料,正好,出去闯闯,说不定有一番作为。

  刘瞎子笑了,喝上一口酒。

  孔杰说完默不作声,低着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刘瞎子说:“小子,搞得这么伤感,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刘瞎子不像父亲那样,动不动就不讲理,老是拿父亲的头衔压制自己。孔杰是男孩子,平时比较顽皮,跟刘瞎子学手艺的时候经常偷懒,而刘瞎子都是以理服人。时间久了,孔杰对刘瞎子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刘师傅,今天我就陪你喝两杯。”

  “你小子能喝酒?”

  “第一次喝。”孔杰有些羞涩。

  “哈哈哈”

  刘瞎子笑了起来。

  “好小子,那今天我们师徒就喝一杯。”

  刘瞎子给孔杰倒酒,孔杰赶紧把酒瓶抢过来先给刘瞎子倒酒,接着才给自己倒上一杯。

  孔杰举起酒杯道,“刘师傅,感谢你这么多年的教诲,我敬您一杯。”话间,孔杰想先学着大人的样子,先眯着一小口,然后一口而尽。哪知道孔杰眯了一小口就觉得一股辣味冲向大脑,然后辣的直吐舌头。

  刘瞎子看着孔杰的窘状哈哈大笑起来,他递给孔杰一杯水,孔杰咕噜噜的喝了起来,一杯水喝完,还觉得喉咙里不舒服。

  “胡子还没有长全,就想学着打人喝酒,知道什么叫“没有那金刚转,就别拦那瓷器活””。

  孔杰不服气,还想再来一杯,刘瞎子给拦住了。

  “好小子,说你几句,脾气还不小,像你这样到社会上混,还不得吃大亏。”

  孔杰撇撇嘴。

  刘瞎子夹起一根鸡腿放在孔杰碗里。

  “这顿饭花不少钱吧,来,你也吃跟鸡腿。”

  还真别说,这顿饭确实花了孔杰不少钱。孔杰也不可我拿起鸡腿咬起来。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孔杰点点头。

  孔杰也是百姓人家,父亲在村里开个小卖部,又要生活,又要供孔杰上学,每年也攒不到什么钱。每个星期,孔杰家能够开荤就不错了,就算开荤也就炒个鸡蛋,或者一点点肉丁跟青菜烧汤,也只有到了过年,父亲才会买鸡买肉。

  孔杰在县城读高中,父亲知道苦自己不能苦孩子,虽然不能跟城里孩子比,但也不能丢份。孔杰父亲每个星期会给孔杰一点零花钱。孔杰也是懂事的孩子,这些年平时都积攒起来。到了放寒假的时候,他会买一些酒给刘瞎子。

  刘瞎子说:“孔杰,到了外面可不比家里,在家里,有事情都有乡里乡亲担着,到了外面可都要靠自己了。记住师傅的话,没有那金刚转,就别拦那瓷器活。”

  孔杰嚼着鸡肉道,“刘师傅,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不惹事。我父亲也跟我交待了,到了表哥那天,什么都听他的话。”

  刘瞎子其实说的是另一层意思,孔杰天生的“阴阳眼”,到了外面肯定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年轻人都喜欢冲动,喜欢管事。就孔杰那些皮毛手艺,不是亏才怪。

  刘瞎子喝上一口就酒道,“孔杰,师傅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希望你在外面可以不要随便出手。”

  孔杰嘿嘿笑了起来。

  “师傅,你放心好了,我那点手艺可拿不出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破案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