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深宫奇遇
欠十斤2019-07-24 14:542,406

  却说郭嘉听到小童传话,心中暗自揣测,连忙问道:“先生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没有,”小童答道,“先生只是说皇后之疾并无大碍,但尚需时日调养,现缺几味草药,要公子带进宫去,还说……”

  “嗯?”郭嘉眉头紧锁追问道,“还说什么?”

  “先生还说……”小童犹豫了一下,“让公子尽快动身,我这就去给公子拿所需之物。”说着一溜烟跑了开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郭嘉想不明白,为何需要他这丝毫不懂医理之人,但想到张机既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医德高尚,品行良直,如此安排定有深意,遂不再多虑,背起小童递过来的布包。茹儿也想跟着一同前往,却被郭嘉拦住道:“深宫禁地,你也不能进去,就在此处安心等候便是。”茹儿无奈,只得低头应了一声。

  小童一路指引,直到北宫朔平门,方才停了下来。郭嘉没见过皇城,这里虽然不是正门,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大汉皇室的威严与庄重。只见门前站立一个宦官,正是中常侍段珪,郭嘉并不认得,遂没有主动开口,只等小童上前通秉。

  那段珪一看小童引来一个年轻公子,随手向外一摆,细声细气的说道:“行了,知道了,你在此候着吧。”然后冲着郭嘉说道:“跟我进来吧。”说罢转身向里走去。

  郭嘉首次步入皇宫,心潮澎湃激动之情自不必细说,只是跟着段珪一路七拐八转,竟来到一处独立的厢房门前。上下看了两眼,心里纳闷,此地怎么看也不像是皇后的居所,莫非张机是在这里休息不成?正想着呢,忽觉双臂被人擒住,跟着背上的布包也被人掳去。左右一看,就见两个宫中侍卫已把自己绑了起来,郭嘉心中大骇,赶忙喊道:“我是来给皇后娘娘送药的,你们抓错人了。”

  不料段珪掂量了几下手中的布包,顺势就扔在一旁,呵呵笑道:“天底下又有什么草药会是太医院没有的,真是可笑。”

  郭嘉闻之心中又是一惊,说的没错,自己怎会如此糊涂,竟忽略了这一点,只是不知传话的那个小童是受了谁的指使。这么拙劣的谎言,难道是张机有意为之?眼睛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张机的身影,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就被拖进了面前的厢房之中。

  只见屋内摆有一张板床,守卫根本不理会郭嘉的叫喊,几下就把郭嘉捆在了木板之上,嘴里塞进了一团布卷,接着段珪笑眯眯从袖口中掏出一个皮囊,慢条斯理将其的打开。房内点有烛火,郭嘉定睛观瞧,那里面放的居然是几把匕首利刃,不用猜也知道这个段珪想要做什么。

  郭嘉想要大叫,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看段珪手握一柄断刃,慢慢靠向自己,可恨自己动弹不得,就看段珪来到近前,上下打量几眼,一只手竟拉着自己的右手抚摸了起来。这一举动,郭嘉更是大惊失色,难道面前这人不是要杀了自己?而是要让自己变的和他一样,变成一个太监?郭嘉越想越是害怕,自己青春年少,才刚刚和一个丫鬟茹儿结识,若是遭此变故,当真是生不如死,倒不如一刀捅死算了,不由得眼中冒火,心里早已把段珪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干净。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段珪根本什么也听不到。

  时间不大,段珪好像摸够了,微微一笑,抿着嘴自言自语道:“这么细皮嫩肉的,倒真有点不舍得。”话音刚落,郭嘉就觉手腕处一道冰凉,原来这人不是要阉了自己,还是要杀了自己,跟着就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郭嘉转醒过来,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之上,身上盖着丝绸锦缎,就好像是在张机处养病时一样,还以为自己已经出了皇宫。可是抬眼一看,守在身边的不是茹儿,而是另外两人,看穿着打扮,郭嘉心中一阵凄凉,这分明就是两个宫女。

  有心坐起来活动下筋骨,却愕然发现自己竟还是被捆在床上,不由得惊呼起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接连喊了好几声,那两宫女都充耳不闻,只是任由郭嘉叫唤。过了一会儿,郭嘉喊的有点累了,嗓子也有点哑了,声音逐渐小了许多。

  又过了片刻,房门突然打开,郭嘉顺声看去,更是火冒三丈,来人正是段珪,这时候他也不管那么多了,又是一阵大骂。那段珪却笑眯眯走到近前,用手轻轻按在郭嘉的嘴唇之上,缓缓说道:“嘘,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看你满头大汗的,来,我给你擦擦。”说着就用衣袖轻抚郭嘉的额头。

  郭嘉哪里经受过这些,顿时汗毛倒立,背脊一凉,颤颤巍巍的问道:“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

  “咯咯,”段珪又是一笑,那笑声让郭嘉的脚底板都是凉的,就听段珪细声说道,“你可要记好了,我叫段珪,今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你安心养好身子就是了。”

  “你……”郭嘉可不知段珪就是十长侍之一,只是觉得此人阴阳不辩,甚为恐怖,支支吾吾的接着说道,“你……你可知当今皇后娘娘还等着我去医治,你……你就不怕掉脑袋吗?”

  “哈,”段珪满不在乎的应道,“就是为了娘娘,才要你养好身子,要不然你怎会住进如此富丽堂皇的深宫别苑。”说着用眼扫了一圈四周,接着说道:“天底下有多少人想看都看不上一眼,你却住了进来,还不知道惜福吗?”

  “那……”郭嘉见段珪软硬不吃,遂轻声说道,“那你也不能把我捆在床上,这样动弹不得,难受的紧,就算是玉皇大帝的凌霄殿,也难以忍受,你说是也不是?”

  “这……”段珪似有所想,郭嘉多盼他能松开自己,哪知道段珪却突然转向两个宫女说道:“时辰差不多了,去准备一下。”

  时间不大,两个宫女每人手中各捧着一个托盘,到得近处,郭嘉倒吸一口冷气,就见一个托盘中放着一盏精致的瓷碗,另一个却放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这分明就是还要给自己放血,刚想到这里,那段珪就已经手持利刃,再度抚摸起自己的手腕,嘴里还嘀嘀咕咕道:“啧啧啧,男子汉身上哪能没有几道疤痕。”

  “哼,”郭嘉愤愤怒道,“那也该是斩将杀敌所受刀剑之伤,这……这算什么?”

  段珪呦了一声,“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这般抱负,真是我大汉之幸啊,你若不喜,改日我叫御医来给你上点消除疤痕的伤药,保管外人看不出来。”

  郭嘉又是哼了一声,刚想反驳,手腕再一次被段珪划开,其中一个宫女赶忙蹲在一旁,举起瓷碗,一点一滴收集流出的鲜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