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年少拜读
欠十斤2019-06-09 15:332,339

  天道有序,红尘滚滚,此时正是东汉末年,灵帝在位,宦官专政,党锢之祸正兴,民间疾苦与日俱增,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密谋诛杀宦官却事败而遇害,许多太学生死于非命,名士郭泰听闻之后,甚是悲痛,而灵石就于此时投入郭妻腹中,次年郭泰哀恸而逝,其子郭嘉降生。

  郭泰死后,因怕惹祸上身,郭嘉便随其母移居颍川阳翟,终日粗糠粟米,倒也平淡自在。这一年郭嘉长到五岁,正在村子后山玩耍,忽然天色变换,狂风骤起,按常理这应该是暴雨的前兆,郭嘉正想转身回家,却发觉眼前的山路变的有些陌生悉,一时间竟辨不出前进的方向,心里怔怔的有些发慌,此刻他也别无他法,只得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

  行不多时,雾气见重,伸手不见五指,若继续坚持前行,说不定就会滚下山头,此事可万万不能发生,郭嘉心想,家中还有母亲,又岂可因自己的失误,而让母亲伤心,于是手扶身旁一颗大树,缓缓坐了下去,思索着等迷雾散去,再做打算。

  时间不大,周围似乎比刚才清晰了许多,已隐约识得山林小径,便赶忙起身沿路快步跑去,不想正撞上一位道人,那道人伸手拦住就要摔倒的郭嘉,轻声说道:“我乃太平上人,你家中可有人生病吗?我这里有符水一道,包治百病。”那道人非是旁人,正是得了“太平要术”的张角。

  此一问让郭嘉有点摸不着头脑,眼瞧身前的这个道人,衣着清爽,神情泰然,一副银髯随风轻摆,倒不像是恶人,只是他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他只知道汤药可以治病,又哪里知道张角所说的符水是什么东西,于是摇头答道:“我家中无人得病。”说罢便要走开,不想张角的手却没有松开。

  “莫要着急,”张角轻松说道,“我这里有神仙之法,你可要跟我学吗?”

  “什么神仙之法?”郭嘉自是十分好奇。

  “就像这云雾之术。”张角说着十分得意的看了看四周。

  “这能有何用?”郭嘉不屑的答道,“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要学经国济世之术,你这个神仙之法,想来……想来也不怎么样。”他可不懂张角所学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随便起个云雾对他来说毫无用处。

  “哈哈,”那张角也不生气,“好小子,你倒挺有志气,只可惜我那二弟三弟没有你这般心界。好吧,你我有缘在此相见,既然你无心习这神仙之术,我这里有符咒一道,切送你了吧,他日当用时自然有用,无用之时保管好便是。”

  这时候,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张角猛地抬头观瞧,自言自语道:“好啊,又下来一个,我切去瞧瞧这个是否愿意做我的徒儿。”说罢一阵微风拂过,张角已不见踪迹,只留下郭嘉呆呆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一道符咒。

  要说张角怎会出现在此?世间又哪有那么多巧合之事,当年齐天大圣被压五指山后,太上老君收拾丹房,发现王母娘娘所赐五彩霞石已被丢下凡尘,又是女娲所制,遂不忍舍弃,却无法收回,于是请好友南华老仙借机相助。那南华老仙与太上老君本为同道,又交情莫逆,自是满口应允,只是阴差阳错待老仙于凡尘重返天界之日,也没遇到转世的郭嘉,临行前只得托人传经,所托之人正是张角。

  那张角本是一个郎中,医术也不十分高明,只是心底良善,为人正直,一次进山采药,正遇到刻意等他的南华老仙。“太平要术”原本有十部,张角的资质也非平庸,只不过南华老仙深知此人命不长久,只得选取其中三部传于张角,望他好好修习,传道以救世人,也是他作为郎中的本职,又特意叮嘱他于何时何地去见郭嘉,传授“太平要术”。

  怎奈事与愿违,郭嘉并不知此中原由,而张角这时也已有小成,早已不满足简单的符水救人,他也想有一番作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在他的耳边翻转了千百次之多。这一次特意到此,见郭嘉志存高远,有心收为己用,但念其是南华老仙嘱咐之人,故而又有所虑,遂草草问过便是,至于所赠那道符咒,日后当有大用。

  至于张角为何会骤然离去,只因为他察觉出闪电划过之时,又有一神物转世,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神物又和身前的这个小孩有些相似,既然郭嘉不能作为收为己用,那么这个转世之人,若能用之,也是一桩美事。与此同时,郭嘉年纪虽小,但也感到一丝朝气随着那道闪电在心头掠过,非同凡响,即便他还不清楚其中的奥妙,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些亲切又有些陌生。

  却说郭嘉回到家中,将山林之事一一告知母亲,其母听后思虑良久,自己的丈夫郭泰是当时有名的学士,若是任由郭嘉不学无术,岂不是堕了郭家的名声。但党锢之祸所造成的惨案,又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丈夫郭泰随没有牵涉其中,但也因其所累,与其光大门楣,倒不如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郭嘉像是看穿了母亲所虑,开口道:“柴刀亦可伐木,亦可杀人,学者亦当修身齐家,亦当治国平天下,我只为修身,母亲大可不必挂怀。”

  “哦?这些道理你是从何得知?”

  “庞德公读书时,我听到的。”郭嘉笑嘻嘻的答道。其母心头微微一颤,不知是喜还是忧,既然我儿小小年纪就有这般见识,他日学有所成,应可保全自己,就只怕倒时候身不由己。但那些事现在又怎么会知道呢,想到自己的丈夫郭泰满腹经纶,才华横溢,随即领着郭嘉来到村中庞德公处求学。

  庞德公见到郭嘉母子,问清来由,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是荆州襄阳人,年少时喜游学,见此处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便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几年光阴。近来忽闻家父病重,这几日就要离开此地,返回家乡去了。”

  “那我陪先生一起回去,只求先生可以教我读书识字。”郭嘉赶忙说道。

  “哈哈,”庞德公听后不禁一笑,弯下了身来看着郭嘉说道,“你父亲天下名士,你母亲端庄贤惠,我又怎么敢班门弄斧呢?”

  “先生怎么会知道……”郭母自知隐居至此,从未有告知任何人,不想眼前这个同村相邻几年的庞德公早已知晓自己的来历。

  庞德公轻轻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一卷书册,拍着郭嘉的肩膀说道:“这里有天书一卷,名为‘人遁’,你切拿去好好研习便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