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棺椁遗漏
欠十斤2019-06-15 15:402,320

  郭嘉听到董卓大笑,颇感好奇,跟着也探头过去。原来裂口之中并不深远,火光所及之处,看到一人独坐其中,正是高升。而那高升自然也因此看到了光亮,颤颤巍巍抬起头来哽咽道:“可是大将军来救小人了吗?”

  “哈哈,你这贼人竟躲到这里来了。”董卓笑道。

  “将军啊,”高升应道,“你就别取笑小人了,还望将军救我出去。”

  这时候廖化也看了过来,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就一直在待在那里没动地方?”

  “哎呦,我哪敢动地方啊,这有山神把小人围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原地瘫坐在此。”高升连连答道。

  此言一出,众人仔细瞧看,果见几团黑影围在高升四周,李儒看了几眼,又用火把照了照裂口里面,低声说道:“下面长有许多萤火苔,想那始皇帝之墓,应该也是如此,此物生于暗处,天生泛有萤光,故而名为萤火苔,虽然微弱,但却有照亮亡者前行之意。”说着将手中火把丢了下去,并警告道:“高升,你先莫要挪动地方,待我瞧个明白。”

  高升应允一声,偷眼观瞧,这才发现竟是五具白骨端端正正的坐在周围,他们空洞的眼眶似乎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中叫苦连连,吓得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郭嘉看了片刻,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莫非……莫非这就是五行阵?”

  “呵呵,”李儒微微一笑,“不错,正是五行阵。此阵按五行排列,暗有五道机关,布在此处,定是有镇棺守墓之意。这五人必是以身试险,用肉躯压住此阵,想来应是那南斗十二星宿中的五个,料那王莽也确有过人之处,否则怎会有这般能人义士为之卖命。”

  董卓听后开口问道:“此刻该如何是好?”

  李儒答道:“已有前人破此阵法,我们所在之地却是墓道上方,且下去便是,将军无忧。”说话间顺着裂口向下爬去,廖化随着一跃便站在甬道之中,董卓一看李廖二人无碍,跟着也跳了下去,郭嘉最后。

  高升见众人纷纷走上前来,慌忙轻声问道:“小人……小人可能动弹了吗?”其实高升之前就干过这种勾当,只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山野孤坟闯进过几次,如吕不韦之墓这般还是头一遭,行途虽然危险,但李儒已言明有前人开道,自己又想在董卓面前表现一番,见李儒点头示意,于是机灵灵滚起身来,捡起地上火把,小心翼翼向前走去。

  行至不远,就看到一道石门倒在墓道一侧,高升站在门边,高举火把打量几个来回,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便抬脚迈了进去,后面几人也都随之走入墓室。

  如此经历郭嘉当真是想也不曾想过,只见墓室成八角之型,各面墙壁隐约有凹凸显现,走进观瞧,却是刻着吕不韦生前所说之语,这些一般读书人都是听说过的,倒也不足为奇。正中平放一方棺椁,吕不韦的尸身就存放其中,四边成阶梯状,似有高高在上之意,这也没有什么特别。整个墓室看起来十分平常,扭脸看看旁人,却都像是在找寻什么。

  这时候董卓开口问道:“奉孝,你可有何高见?”

  “在下看不出什么门道。”郭嘉淡然答道。

  “呵,”董卓微笑道,“看来你还是要向李儒多学学了,瞧他那神情,必是参详出了什么端倪。”

  “不敢,”李儒也是一笑,“此地看似无恙,实则大有玄机,想那堂堂吕不韦,墓室又岂会如此寒酸,竟无一金一银,就算是全都放在棺椁之内,那吕不韦岂不是要被压坏不成,将军请看。”说着伸手一指,接着说道:“这八面石墙当是卦象之八方,而这棺椁底座为四方之型,四角分别刻有‘乾、离、坤、坎’,又指向四面石墙,却又与石墙本身方位有所出入,甚是蹊跷,这一点容我再细细想来。”

  郭嘉听罢,豁然开朗许多,再看周围,果然如李儒所言,正是代表“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个方位,而底座四角也的确对应不上,随口说道:“莫非墙上有什么机关不成?”

  “对啊,”董卓喝道,“快找找看。”

  “非也,”李儒摇摇头,“适才我已仔细寻过,并无可疑之处,况且若真是在墙壁之上设有机关,就显得太过简单,我想吕不韦应该不会这般草率。”

  “那就是在这棺椁之中。”廖化言道。

  “是吗?”李儒自言自语,目光转向墓室中央,看了又看,却忽然说道:“高升,那张宝叫你前来此处,应是有其道理,若是只有你一人在此,将欲何为?”

  高升哪里懂得什么五行八卦,听李儒说的头头是道,自愧不如,只得小声答道:“小人就只会撬开棺木,拿走里面的宝物便是。”

  “嗯,”李儒道,“看来也就只好如此了。”

  高升听罢,拎起镔铁棍,咣的一声卡进盖板之中,大喝一声“起——”,就听得“克拉拉”响动,棺椁已被撬开。高升抓起火把照看过去,口中却大呼起来:“哎呦,这是什么狗屁玩意?”

  董卓等一听,纷纷上前,只见棺木之内存有数段藤蔓,上裹一件薄衣,另有几块金银散落在旁边,众人面面相觑,只听得高升在一旁大骂。

  “哎,”董卓叹了口气,“莫非已全被那王莽拿走了不成?”

  这时李儒却面露喜色:“那吕不韦乃酒葫芦转世,此便是葫芦藤,想那张宝所想,就是这件薄衣。”

  “哦?”董卓听闻,赶忙喝道,“高升,快将薄衣扯了下来。”

  “不可,”李儒赶忙拦住道,“想那王莽何等人物,竟不动此物,仅拿走些许金银,又封存棺椁,其中定然有其道理,将军可不敢冒此风险。”

  “那……那……”一旁的高升声音颤抖,“张宝为何遣我至此?”

  李儒哼了一声:“那张宝被困山头,前后无路,怕是要拿你来试试运气,若你有幸得衣而归,以他道法或可使此物重获仙家神力,若你没有性命走出墓室,他张宝又有何损失。”

  “哇呀呀,”高升一听气的大喝两声,“好你个张宝,我为你出生入死,你竟如此对我。”说着扑通跪倒在地:“小人今后定为将军马首是瞻。”

  董卓听闻,却丝毫高兴不起来,一则高升并无多大本事,二则此行空手而归,实在是惹人心烦。

  这时候,就听跪在地上的高升言道:“咦?这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