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助军相战
欠十斤2019-06-25 15:332,242

  众将齐聚,正在苦无良策之际,忽然有人来报,都尉曹操引兵五千前来助战,朱儁听闻赶忙迎进帐中,喜道:“久闻孟德善于用兵,今既相助,我事成矣。”

  “不敢不敢,”曹操还礼道,“我本奉命前去增援皇甫将军,不料半路又接道诏命,特来与将军相会,不知此间战况如何啊?”这是郭嘉首次见到曹操,并没有多深的认识,只是默默的站在人群之中。

  朱儁微微摇了摇手,把经过简单讲了一遍,曹操听罢目瞪口呆:“有这等奇事?”依旧没有对策,然而就在此时又有人来报,阎忠引皇甫嵩军马五千前来驰援。朱儁听闻心头一喜,刚要相迎,却听秦颉拦道:“将军且慢,末将认得此人,阎忠本是张曼成手下一员谋士,不久前更是献计埋伏在皇甫老将军近前,设法相救张宝,此时前来,定有蹊跷。”

  “这……”朱儁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传我将令,把阎忠给我请进来,所领兵马一律原地修整,没我将令,不得擅自走动,违令者,斩。”

  不一会,阎忠一人走进了帅帐,发觉众人对自己有些不太友好,一时不明原因,赶忙上前施礼道:“皇甫将军已攻克张宝,现已回京复命,特令小人引其私兵前来相助。”

  “嗯,”朱儁点了点头,猛地喝道:“左右给我拿下此人。”

  阎忠听闻刚一抬头,双臂已被卫兵架住,更是糊涂,惊道:“将军,这是何意?”

  朱儁哼了一声:“你是何人?我以前从未听说,皇甫老将军的私兵又怎会交在你的手中?定然有诈,还不从实招来。”

  “啊,”阎忠慌忙答道,“小人阎忠,的确没有什么名气,只不过确是皇甫老将军命在下来投将军的,这可是没有丝毫诓骗之意。”

  “还不老实,”一旁的徐璆喝道,“你可认得此人?”说着抬手一指。

  阎忠扭脸过去,一看却是秦颉,一切就全都明白了,于是哈哈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秦颉,你假意投诚,还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只是我心知肚明,绝不点破,若是另有打算,哪有你的今日。”

  秦颉哼道:“此时你却说出这样的话来,叫人如何能信?”

  阎忠努力挺直了腰板,朗声说道:“秦县尉,我切问你,我在宛城之中,可有说过一字一句有伤百姓之言?”秦颉听罢,摇了摇头:“似乎不曾有过。”

  “哼,”阎忠接着问道,“可有献过一计一策对抗朝廷?”

  “哈,”秦颉笑道,“这个你可是亲口所说,我亲耳所闻,那日你献计张曼成,欲假意投靠皇甫将军,见机营救张宝,可有此事?”

  “哈哈,”阎忠大笑起来,“我若不这般说话,又怎么脱得了身,难道和你一样装傻充愣,那张曼成欲施妖法祸害宛城百姓,我若再不想法引兵相救,恐宛城就会变成一座死城啊。”说着转向朱儁言道:“朱将军,我个人一介草民,死不足惜,但在杀我之前,可否派人去看看我带来的五千精兵,是否是那宛城中的乌合之众可比?”

  阎忠侃侃而谈,问的秦颉无言以对,朱儁听罢冲曹操使了一个眼色,一时间整个帅帐一片安静。不多时,曹操从外面进来,轻声说道:“确是皇甫老将军私兵。”朱儁这才挥手示意,卫兵自然松开了阎忠双臂。

  秦颉见状赶忙赔礼道:“末将误解先生,请先生责怪便是。”

  “罢了,”阎忠微微一摆手,“秦县尉也是好意,想你装聋作哑,忍气吞声,也非易事,就算了吧。”跟着双手抱拳道:“朱将军,皇甫将军有言,叫我将五千私兵尽数交付于你,若得胜尚有生还者,我自引他们回去,若全部战死沙场,便埋骨城下,我自随他们同去。”

  “啊,先生高风亮节,真我辈之楷模。”曹操听罢不由得走到近前,握住阎忠的双手,接着说道:“孟德愿与先生同生共死,誓要击破贼寇。”

  “哦?”阎忠惊道,“你就是曹操曹孟德?”

  “正是,”曹操笑道,“久闻先生善于品人,待此战事过后,还望与先生多加亲近。”

  “不敢,”阎忠微微一摇头,“品评都尉者另有其人,在下才疏学浅,不敢胡言乱语。现下,还是商议宛城之事要紧。”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曹操笑着应道,接着把战事复述一遍。

  阎忠听闻,沉默不语,似有所思,一边的秦颉却又上前言道:“听先生之言,事前似乎已知晓张曼成要有所行动?”

  “不错,”阎忠答道,“我也只是听他们几个在一起商量罢了,言谈之中,太过玄秒,在下不敢轻信,又不敢不信,故而设法逃离宛城,将所见所闻告知皇甫将军。看来那张曼成之语,并无虚幻,是在下孤陋寡闻。”

  “可纳张曼成已被杀了,又有何人懂此妖术?”说话之人正是陈到,阎忠以言视之,猛地点头道:“不错,的确是被你杀了。我观张曼成乃上山猛虎,其余三人皆为林中恶狼,若论武功学识,尚不分伯仲,若论道法,三人皆不如首恶张曼成。莫非……莫非……”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只是还没有想的透彻。郭嘉听后,心里一惊,这阎忠品人果然自有一套,那上山白虎张曼成,自己是亲眼所见,不由得暗暗点头称奇。

  “先生可想到了什么?”朱儁追问道。

  阎忠思虑了片刻,这才答道:“前日皇甫将军大破贼军,所有贼将死的死,抓的抓,可唯独没有那张宝的踪迹,难不成那张宝早已跑了不成?而且就跑到了宛城之中?”

  “嗯,倒也不是没有可能,”秦颉应声道,“听闻张曼成跟随张宝学了不少,要说能接着施展此妖术者,怕也只有张宝此贼了。只是他如何脱困,又是如何进城,当真让人费解。”

  郭嘉听后,倒是不以为然,张宝手下高升,擅掘地道,又欲盗取吕不韦之法衣,据为自用。他小时候又亲眼见过张宝兄长张角,道术之深,匪夷所思,还赠给了自己一道起死回生的符咒。更为重要的是,那张角尸身不也一直没有发现吗?这一切又岂是这群凡人所能体会?无奈此时郭嘉自己也只是私自臆想,不能妄言,也不敢妄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奉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