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脉簪篇>见君字如松
陌柒公子2019-06-10 12:451,047

  “论你如何我皆不插手,但你独独不该在我心上辗转流连而后又退离我万丈之距,暮雪千山,半生散尽,此生,我不曾做过错事,却有件事令其痛苦许久,大抵便是爱上你。”

  —林杪靖

  隔着林子也能够听到那鸟的鸣叫,叫的这柳似乎也翠了。而此刻位于林正中心的夫君定是嫌弃公务繁忙,避开了身旁的侍卫一人跑到此地。林杪靖与孟霁姝虽未能新婚燕尔但毕竟多年夫妻,无小别如新欢各过各倒也相安无事,知趣的遣散身旁的丫鬟独自一人走于林间。

  “夫君,何以忙中偷闲?竟躲于此处闲暇度日,妾身看着亦甚是羡慕。”手拿一把团扇,掩于朱唇前,眉目似远黛,轻轻福了个身,问了到安。

  “夫人过谦了,为夫比拟夫人相差甚远。”将面前一枝梅花摘下,眼前的落寂瑕盖,转身微微点头,笑逐颜开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花还娇的夫人。

  梅花林之后站着的是笑语盈盈的含羞少女,独自一人走于林中寻觅着枕边人。

  孟霁姝无刻不得感叹早年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奈之下娶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夫人,却没想,多年过来倒也舒心,杪靖未曾给自己添得半分麻烦,反之处处勤俭持家,操持家业。如此算来到是真真配得上贤妻良母二字。

  “夫君可是在吟诗弄作,细细品酌画技倒比往常更添几分精湛。”她于清风之中灼灼烈日之下站立着,额间有许许汗丝但因过分着迷,也未曾受半分影响。

  暮色间终显霓裳女子锦衣华服的身姿,三千青丝如瀑随意别于耳后,额间少许点缀黄花,傲立林行,孤尘绝清的红蝶欲展翅飞,看到动人之处唇角挑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好好好,你个好小子,竟娶得此良人。”此刻鼓掌喝彩的正是孟霁姝的多年至交好友郭桐轩,二者可谓是同穿一条裤裆子长大的,只可惜八岁后便未曾见过,直至赴京赶考那日,匆匆忙忙一瞥。如今同怀壮志也算是难得的似酒肉知己又如同君子之交的毕生好友。

  “都说这江都之内最令人称赞的那便是能够娶妻如杪靖夫人,嫁夫如霁姝。如今一看,此言并非坊间传闻,所言不虚呐。难得美满的天赐良缘,你夫妻二人担得起此美名。”郭桐轩得意的朝两人娓娓道来,事无巨细,生怕酒楼说书者口中的二人不知晓内情。

  “夫人当初为何心悦于我?”多年过来孟霁姝还未可知这其中一点明细。

  “夫君可知?那年菩提树下,你于都中十里杏花开遍,我无忧无虑在林中玩耍,不觉疲惫,一时不察落于水中,也因此落下病根,夜里也时常惊醒,那时的我能够留下一命,苟活一世,便是靠夫君救济方留有一命罢了。”至此扰我心腔一汪春水。

  “原是如此。”他轻笑。

  “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

  —孟霁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