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风光入王府
兔儿爷121382019-06-06 09:124,726

  一:凤琳荐亲妹,王爷娶王妃

  大周二年,三月。

  太后寿辰之日,夜宴众妃。

  福寿宫中灯火通明,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

  宫人摆成一字长蛇阵,来往有序,脚步匆匆却没有一点杂乱的动静,近前伺候的宫女都穿红戴绿,喜庆而不失庄重。

  太后独坐正位,唇边噙着浅笑,睥睨众生。

  席中一袭明皇凤衣的美人举杯祝词:“瑶台椿寿品霓裳,琼浆玉觞祝无疆!儿臣祝母后万寿无疆!”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太后笑称“好!”又对旁边席上的淑太妃说:“皇后好孝心!”

  又有一嫣红吉服女子,巧笑嫣然的举杯:“暖竹丝音庆寿诞,玉瓶洒露慈恩长。臣妾祝太后福寿绵长!”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太后微笑说:“好。”

  众妃子纷纷祝词,哄的太后脸上一直带着笑。

  旁边的淑太妃对太后说:“瞧瞧,太后真是好福气!这用不了多久,太后再抱上皇孙,真是令人艳羡了!”

  太后微笑不语。席间有宫人端着许多菜式上来,太后先动筷尝了尝,又吩咐把自己的菜给众妃们尝尝。

  众妃子们齐谢恩,淑太妃也起身谢恩,这话就给茬过去了。

  宴席过后,众人纷纷回宫,淑太妃现居在御赐的九王府,自坐宫轿回府。

  九王爷听说淑太妃回府,忙去请安。

  “母妃喝杯浓茶压压酒意。”

  淑太妃接过茶杯喝了。“郑易事办妥了吗?”

  九王爷点头:“都已办妥了。太后那边什么意思?”

  淑太妃揉了揉眉头,“碰了个软钉子,不过料也无事,她总挑不出我们母子的错处,还能怎样?”

  九王爷微微笑道:“母妃不必忧虑,咱们还有个枕边风没向皇兄吹呢!”

  淑太妃叹息道:“但愿能吹起这风来。也罢,事情怎样过几天便知道,也不急于一时,你去歇息去吧。闹了一天,本宫也累了。”

  九王爷这才行过礼退下。

  却说皇宫那边,淑太妃宴席所说之事,有一人放在了心上,你道是谁?正是那席上穿嫣红吉服的女子,她正是大周皇帝琦驰的贵妃楚凤琳。她想,这淑太妃当初因九王爷年纪还小,先帝驾崩的时候九王爷才十四岁,皇帝疼惜弱弟,让九王爷在京城多待两年。如今九王爷也十六岁,到了成人的时候了,淑太妃自然是希望九王爷早些成亲,也好早去陈国。

  可太后因顾虑陈国乃祖先发际之地,所以迟迟不肯有所表示。

  凤琳虽是看明白了这一层,却并未说话。回宫以后,皇帝恰巧到凤琳这里。凤琳伺候皇帝安寝,皇帝因问及晚宴情形,凤琳就说:“我们都给太后祝寿,太后很是高兴。”

  皇帝笑说:“太后高兴就好。”

  凤琳乘机说:“其他倒也平平,只是今儿太妃看到我们都给太后祝寿,她还说艳羡太后呢,论起来,也怪不得,九王爷也渐大了,也该娶亲成家了。”

  皇帝想了想说:“你这说的倒也是。”

  凤琳楼过皇帝,摸着他的胸口说,“淑太妃和九王爷这两年在京城行事循规蹈矩,如今淑太妃自己都点出来了,若皇上不操办,倒显的咱们亏待了他似的!”

  皇帝懒懒的笑道:“还是爱妃体贴,替朕想的周到。”

  凤琳娇羞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人是夜极尽缠绵。

  第二天,皇帝去给太后请安,正好有几个心腹之臣也在,太后就提起此事,大家都说也该给九王爷娶妻成婚了,况且久留他在京城也不好,恐怕陈国异心。太后这才放手此事。

  凤琳在宫中听说太后想要给九王爷做媒,就去和太后说:“听说太后想要为九王爷寻个亲事?臣妾来给太后举荐一人,臣妾的妹子凤瑶,太后原是见过那妮子的,不知太后……?”

  太后这两天正在为此事发愁,见凤琳来这样说,心想,论势力,楚家只能算是新贵之家,又是文臣,可论地位,皇帝贵妃的亲妹妹,也算配得上老九,便说:“你提起那丫头,哀家倒记起来了,那丫头生的画上的人儿一般,言语伶俐,又识大体,我记得……论年岁,她比九王小一岁吧?”

  凤琦听太后夸凤瑶,知道太后已是允了,忙说:“是比九王爷小一岁,八月十二的生辰。论属相他俩也是投的。”

  太后想了想,笑道:“哈哈,这可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了。”

  过了几天淑太妃去看太后,太后就同她谈起此事,“前儿琦玉来给哀家问安,哀家看那孩子越发好了,他如今也一天大的一天了,哀家心里想着给琦玉寻门亲事,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淑太妃温和的笑说:“可知好来,太后肯做媒,是我们母子天大的福气,不知太后心中可有人选?”

  太后笑道:“哀家也听听你可想找个什么样的媳妇?”

  淑太妃笑道:“嗨,太后是知道的,只要那孩子模样周正,性格又好,我哪有什么挑的!”

  太后方和淑太妃说:“哀家说的这丫头,你还见过,她从前来宫里的时候,咱们原是见过她的。楚家的四小姐,贵妃的妹妹凤瑶,如今她大了,听说出落的越发好了,你意下如何?”

  淑太妃忙说:“是见过,太后的眼光定不会错,全凭太后做主!”

  太后笑说:“那哀家就做回月老,哈哈哈哈…”挥笔写下一道凤诏。

  一晃就到了出嫁的那一日。

  清晨的阳光和煦的照耀着满城的风光。

  整个盛京张灯结彩,各门各户都挂红绸贴囍字,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楚府门外六班宫中乐坊鼓乐齐鸣,八角凤幡大红喜轿十六人抬,穿锦着绸的数百侍女跟在后面,几百只紫檀木箱装满了珍奇珠宝摆列两旁,数不清的绸缎布匹着两人一抬,一身红衣的新郎官骑着青骢宝马引领着走在前面。

  侍从们金银裸子往人群里洒,引得人们争相哄抢。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一路来到九王府。太后,皇上,皇后,太妃在正殿等候。

  太后和太妃身边的近身嬷嬷搀着凤瑶走下花轿,头上盖着正红绣牡丹金丝盖头,四角皆镶红宝石,坠着金线串珍珠垂丝绦,随着走路微微摆动,身上穿着的是正红金丝绣凤留仙裙,外罩百鸟拜凤羽丝衫,在阳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似有百种颜色可变换,微风一吹,羽丝微动,飘飘欲仙。

  嬷嬷讲红绸递给凤瑶和九王爷,九王爷领着她往正殿先行过君臣之礼,又摆过天地,嬷嬷们簇拥着凤瑶往喜房去了。

  嬷嬷们嘱咐过凤瑶怎样行夫妻之礼就退下了,只留下贴身丫头黎儿在旁伺候。

  凤瑶端坐在喜床边,直等到侍女们点起红蜡烛,九王爷才推门进来。黎儿识趣的退下,凤瑶端坐在床边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透过盖头凤瑶看到一双红绸绣龙凤呈祥花样的鞋子慢慢靠近自己,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慢慢的一只修长的手撩开盖头,凤瑶不敢抬头看他,脑子里想起他未进门之前嬷嬷跟自己讲的话,不觉两颊通红。

  九王爷看着凤瑶因娇羞而绯红的面颊便觉更添可爱,今天的凤瑶梳着凤压牡丹发髻,鬓角的头发蓬松的压低,金丝凤衔玉珠步摇压着发髻玉珠儿微动便发出悦耳的响声,两条眉毛天生的又细又长,眉尾上挑更显得俏皮可爱,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看的人骨软体酥,粉鼻如玉光滑温润,薄唇玲珑施口脂,仿若贵妃醉酒颊上红。九王爷情不自禁挨她坐下,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王妃。”

  男性磁性的声音响起,凤瑶抬头对上他幽深的眼眸,慌得又垂下眼去,一身红衣衬的九王爷英气的脸上多了几分妖媚,天生两道浓黑的眉毛英气十足,一双狐狸眼仿佛可以慑人心魄,鹰钩鼻子更显得他冷峻不凡,虽然唇角带着笑意,却仍是让人不敢轻易亲近。

  九王爷吻上凤瑶柔软的唇,温柔奉承凤瑶,一番云雨过后九王爷怀玉温香的抱着美人儿,凤瑶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九王爷柔声说:“都是我不好,哪知美人儿鲜花嫩蕊不堪风雨。”搂着凤瑶,小孩子哄睡般,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九王爷端详着怀里的美人儿,唇角还有些红肿,小衣胡乱穿着,皮肤上的痕迹像是雪地红梅一般,给她平添了几分娇媚,凤瑶睡眼惺忪,感觉到自己还躺在九王爷的怀里,想起昨夜之事,不觉面红耳赤。

  九王爷见凤瑶醒了,给她拿过衣服,帮她穿上,凤瑶要下床去,九王爷拉住她,低低的说:“帮本王更衣。”凤瑶只好红着脸替他穿上,九王爷趁机搂着凤瑶占尽便宜才放开她。

  门外的侍女们听到屋里的动静忙进来伺候。

  黎儿在凤瑶身旁贴身伺候,那群侍女头前有一个头上插金带翠,打扮时兴的丫头,领着拜见凤瑶。

  “奴婢怜儿,见过主子。”侍女笑嘻嘻的说。

  “今儿奴才们来讨主子喜钱!”

  九王爷心情很好的坐在床边说了一声“赏!”果然从衣袖中掏出许多金裸子来。

  那怜儿就领着许多丫头上前去抢,九王爷也不恼,每人都给了她们几个,有抢到多的自然高兴,抢到少的就抱怨抢的多的“猴一样会抢东西。”

  众人嘻嘻哈哈的各自做自己的差事去了。

  黎儿伺候凤瑶梳洗打扮,怜儿去伺候九王爷净了脸,又殷勤的端过一杯清茶,一双手指甲染的红红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碰到九王爷的手。

  凤瑶看在眼里且不言语,这时外面有丫头报说“早膳预备好了。”

  凤瑶和九王爷一同用膳,那怜儿给九王爷布菜,很知道九王爷的口味,她夹的菜九王爷都吃的津津有味。照例用膳不可过饱,膳后可用些甜点,那怜儿将一桌甜点拿过一块乳白色的给九王爷,九王爷略尝了尝,递给凤瑶说:“你尝尝,味道还不错。”凤瑶接过去尝了尝,果然入口清甜,便问:“这是什么糕点?”

  九王爷还未说话,一旁的怜儿便说:“这是奴婢家乡的小吃,用羊奶和花蜜做的。”

  凤瑶点点头,回味一下,果然是有股子羊奶味,便问:“即是你家乡的东西,你可会做吗?”

  怜儿看了眼九王爷,笑说:“这便是奴婢特意做来孝敬王爷和王妃吃的。”

  凤瑶在嘴里回味着滋味,九王爷因问:“明儿你去回门,可要准备什么,你告诉我,我叫他们准备就是了!”

  凤瑶便对九王爷说:“我尝怜儿做的这糕点不错,明儿个让怜儿多做些,我拿去娘家,让爹娘和府里姐妹们尝尝。”

  九王爷笑说:“你若喜欢,让她去做就是了。”

  凤瑶见九王爷同意了,满心欢喜,拿了两个糕点一个给怜儿,一个给黎儿,说:“黎儿你来尝尝,怜儿你自己做的自己也吃一个。”她们两人接过去谢过凤瑶自吃了。

  黎儿砸着嘴说:“味道真不错,没有羊奶的膻味,倒是甜丝丝的,可又不腻,怜儿你尽心做,做的好了,小姐您可要赏她!”

  怜儿笑说:“定用心做。奴婢也不要王妃赏赐,只王妃夸个好就是天恩了!”

  凤瑶微笑不语。

  吃过点心,凤瑶和王爷按例要去给九王爷的生母淑太妃问安。

  两人到了淑太妃那里一同行过大礼,淑太妃让侍女嬷嬷给凤瑶和九王爷安了坐。

  淑太妃看凤瑶虽是十五六的年纪却出落的美人胚子一般,面皮白净,身材匀称,肤若凝脂,一掐杨柳细腰,行动温柔端庄,说话轻声细语,越看越觉得喜爱,就问凤瑶:“在这里还住的惯吗?若有什么只管和琦玉说!”

  凤瑶早前去宫里匆匆见过一眼淑太妃,如今仔细的瞧她虽是太妃,但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皮肤保养的很好,一点皱纹都没有,白嫩细腻,眉梢眼角尽是风情,跟人说起话来总是含笑看着人家,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便笑吟吟的回说:“媳妇住的惯。”

  淑太妃好看的眉眼弯起来,亲切的说:“你爹娘好吗?你乍出阁,他们一定想你,你明儿要回门,你替本宫问他们好,亲家可有什么喜欢的我准备准备给他们带去?”

  凤瑶忙说:“他们都好,儿媳爹娘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

  淑太妃点了点头,叫侍女嬷嬷去拿了些礼品来,对凤瑶说:“也不知亲家有什么爱的,略备薄礼,明儿你回门给你爹娘带去,带我问他们好!”

  凤瑶起身谢礼,淑太妃忙让侍女嬷嬷扶起她来,温和的笑说:“家无常礼,不必如此拘束。”

  又对九王爷说:“过了明儿你去请旨,你即成亲也不好在盛京太过耽搁,还是去封国要紧。”

  九王爷回说:“是。”

  太妃看着凤瑶和九王爷两人挨坐着就像是金童玉女似的,简直就是一对儿璧人,心中欢喜,“哀家这也无事,你们小夫妻可怜见的,自回去吧,没的陪我老婆子!哈哈”

  一番话把凤瑶说的害羞了,九王爷领凤瑶行过礼就退下了。

  两人一同往新房那里走,半路上瞧见一行人手里拿着许多东西,进进出出的。

继续阅读:第二章:凤瑶别故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九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