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凤瑶别故乡
兔儿爷121382019-06-07 09:574,714

  那些人原来是九王爷命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往封国去,因此王府的下人们这两天特别的忙碌。

  最忙碌的应该是怜儿了,凤瑶要她多做些糕点,怜儿一晚上没睡觉,点灯熬油的做了许多出来,一大早伺候了凤瑶和九王爷出府就回去睡觉去了。

  却说凤瑶和九王爷一早就乘轿往楚府去,楚尚书那里也早早的就预备下宴席等凤瑶回门。

  到了楚府两人下轿,看到楚尚书和楚夫人一大家人早在门口等着,九王爷和凤瑶给爹娘行礼,楚夫人和楚尚书忙扶着不教多礼。

  众人一同往府里去,凤瑶原有一个姐姐叫凤琳家中排行老二在宫里做贵妃,虽不便来看凤瑶,也是叫太监送了许多礼品来,又嘱咐说:“叫小妹和王爷多呆些时候陪陪爹娘,明日宫宴再来宫里姐妹相聚。”

  凤瑶的大哥楚逸阳是御史大夫,娶了翰林之女赵嫣然,两人夫唱妇随。三哥楚逸景是前科文状元,不知怎的突然就转性非要弃笔从戎,只是在兵部谋个散职,婚姻之事也不放在心上,楚尚书觉得他是个纨绔子弟,兄弟姐妹几个,对他最不放心。

  大家一一见礼,凤瑶将淑太妃让带的礼物给爹娘,又说了淑太妃教问两老好,楚夫人和大嫂赵嫣然拉凤瑶去后院,前面宴席上留下九王爷和他们吃酒不提。

  在府里的时候,凤瑶本是最小的孩子,生性乖巧,很是知道体贴人,虽说她刚嫁人,可也是天天担心她,在王府吃不惯,住不惯,又怕她行事有错不得太妃喜欢,今儿见到凤瑶,难免拉着手嘘寒问暖。

  凤瑶笑说:“娘放心,女儿在那里同家里是一样的,太妃和九王爷都对女儿很好,王府的下人们规矩的很,女儿受不到委屈。”

  紫嫣笑道:“可知是哩~娘你没见刚下轿九王爷还搀着小妹,可是疼人哩~”一句话把一屋子的人都逗乐了,凤瑶害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楚夫人欣慰的说:“你们夫妻恩爱,我和你爹就放心了。日后你在王府里可要尽心侍奉太妃,更要敬重疼惜夫君。”

  凤瑶都一一应着,下人们来回说宴席正式开始了,楚夫人才领着凤瑶往宴席中去。大家推杯换盏,直到天色将暗凤瑶和九王爷才回府。

  一路上凤瑶喝的有些微醉,因轿子颠簸,有些不舒服,九王爷就让她依在自己怀里,又从袖子里拿一片茶叶叫凤瑶含在嘴里,凤瑶才略觉的好些。

  好不容易挨到王府,九王爷吩咐下去教送醒酒汤来,把凤瑶放到贵妃椅上,半歪着身子,端过汤来,尝了尝冷热正好,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喂凤瑶喝下。又吩咐下去打来热水,给凤瑶净了脸,又亲自给她洗了脚,才照顾凤瑶睡下。

  第二天一早,凤瑶醒来有些头疼,九王爷睡的旁边已经凉了,黎儿给凤瑶递过姜汤喝了,凤瑶果然觉得浑身舒爽,看了看已是日上三竿了,忙吩咐洗漱更衣。

  怜儿她们上前伺候,洗漱完毕侍女们退下,只留黎儿和怜儿在一旁给凤瑶梳妆,黎儿说:“王爷对您真好,今儿的姜汤就是王爷嘱咐给您熬的,昨儿王爷亲自怎样怎样照顾您。”告诉了一遍给凤瑶,凤瑶微笑不语。

  黎儿又说:“早起贵妃娘娘差太监来过一回,说教您早些去宫里。”

  原来九王爷一早去宫中请旨去了,凤瑶因二姐催促因此用过早膳也往宫中去了。

  凤瑶从前跟母亲来过宫中几次,因此还算熟悉,到了凤琳的宫中,两人见过礼,凤琳拉着她说:“怎么快晌午才来,我一早就差人去叫你,咱们姐妹也多聚些时候。”

  “昨儿回门喝了些酒,今儿就起晚了。”凤瑶搂着凤琳的胳膊撒娇。

  “好啦,你昨儿回家看到爹娘还好吗?”

  “爹娘都很好,就是家里只剩嫂子和娘了,有些冷清。”

  “哎!”凤琳叹了口气,“你说这逸景也是的,前儿我听说有一家小姐不错,想给他说合,可叫他来一问,他竟不愿意!”

  “三哥不是总说先立业嘛!他有志向也是好事。”凤瑶劝解凤琦。

  “他能立什么业?好好的做个文臣也许还有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又手无缚鸡之力,偏偏要去做什么武将,真要上了战场?!”凤琳只要一想这个弟弟就有一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不过她也不愿意诅咒他,所以也就不往下说了。

  凤瑶嘿嘿笑着,三哥从小就很聪明,只不过性子有些古怪,自从他做了这个武官,爹娘和姐姐,大哥都对他颇有微词,好在他也不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

  凤琳突然靠近凤瑶,暧昧的低声问:“你在王府怎样?九王爷对你好吗?”

  “他和太妃都对我很好。”凤瑶如实说。

  凤琳语重心长的说:“往后你也是封国王妃了,行事要稳重些,到了那边自己保重自己,凡事多思多想,莫委屈了自己!”

  “嗯。”凤瑶乖巧的答应着。

  两人正说着话,太监来报:“九王爷请下旨来了,皇上要给王爷饯行,听说王妃在贵妃这里,叫一块儿去呢。”凤琳和凤瑶便随太监一同往那里去。

  宫宴上觥筹交错,皇上叮嘱王爷:“九弟此去,不比在皇兄跟前,凡事要多听谏言,不可一味任性凭喜恶为事!”

  九王爷恭顺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称“是”。

  太后和太妃同坐在上位,两人时不时的说些体己话,凤瑶若有人敬酒就喝,无人说话就自己欣赏歌舞,倒也惬意。

  一直到晚间,皇上才依依不舍的送九王爷离开。

  第二天一早九王爷就吩咐动身,轿子走到盛京城郊,早有许多官场的人前来送行,凤瑶虽是女流不便上前,可楚尚书也在那里,因此淑太妃特意让凤瑶和父亲辞别,凤瑶和黎儿给楚尚书深深行了个礼,:“女儿此去,不能常在爹娘膝下,爹娘善自保重!” 楚尚书拉起凤瑶,早已老泪纵横。

  这时凤瑶注意到楚尚书身后的年轻人,楚尚书说:“吴先生与你师徒一场,他得知你要远去,特来相送。”

  凤瑶点点头,看到吴先生仍旧是平常的打扮,一身长袍,拿一把折扇,只是似乎有些消瘦,心中倒有些凄凉,也给吴先生行了一礼:“先生保重!”低头却瞧见他的腰间,不由得一怔,那个小小的锦囊,上面绣着蝶戏花间的图案,针脚细密,活灵活现。

  曾经,吴先生生日的时候,凤瑶绣了这个锦囊给他,从未见他戴过。恍惚间,吴先生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凤瑶的胳膊,可刚要伸手又被理智停住了动作,轻声说:“王妃不可。”

  两人相顾无言,凤瑶感到有些压抑。不知什么时候九王爷走了过来,柔声说:“时辰不早了,咱们起身罢!”凤瑶又给楚尚书行了礼,跟着九王爷去了。

  坐在轿上,凤瑶掀开轿窗往后看,许多人已往回走了,只有爹和吴先生还站在那里,目送着车队离开。

  凤瑶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身吩咐黎儿:“把我的玉笛拿来!”

  黎儿从贴身的包裹里,拿出一个一尺来长的红漆木盒递给凤瑶,上面雕着连藤图案,镶金嵌玉的很是精致,凤瑶打开木盒,里面是一根青白玉笛,笛尾坠着一个如意朱砂坠儿。

  凤瑶轻拿玉笛,慢启朱唇,缓缓的旋律从笛中传出,于空中化成无数碎星点点,渺然间仿佛自己化为点点碎星随风而去,于山川湖海,于花下草间,不染红尘,忽而疾驰而去,人间四季匆匆变换,于雨中穿梭,于风雪而过,笑谈人间,笛声戛然而止,如梦初醒,方知自己寸步未动而化身瞬息万变之中。

  凤瑶一曲终了,随轿听到的人还在回味余音,素手掀开轿窗,远远望去,虽看到吴先生还站在那里却渐行渐远,直到看不清才放下轿窗,心中五味杂陈。

  缓缓闭上眼睛,越不想想,曾经的事一幕幕越发的清晰。

  初见吴先生时自己才十三岁,爹娘因自己调皮便想找了个先生约束着自己,爹娘说他满腹经纶,当时还以为他定是个顽固的老学究,谁想见到他竟是个俊书生。

  乌黑的头发一半用白玉发冠高高的束在头顶,一半瀑布似的散落在肩头,剑眉下一双丹凤眼温和的看着人,高高鼻梁将脸型衬的更加立体,薄唇带笑让人倍觉亲切,穿一身青绸长袍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见到凤瑶浅笑着拱手行礼,凤瑶当时就想那些戏文里的温润如玉的公子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想到这里,凤瑶素手紧握着玉笛,冰凉的触感直抵心扉。

  自从圣上下旨赐婚,凤瑶便不见客也不去学堂了。一日凤瑶正待的烦闷,吴先生求见,凤瑶忙叫丫头“快请。”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丫头领着吴先生进来。凤瑶和他行礼请他落了坐,抱怨说:“近来母亲不叫出门,连私塾也不叫去了。”

  吴先生摇着他那把折扇浅笑着说:“早就听说小姐大喜,吴某也是特来拜贺,本来外男是不便来的,可夫人说在下与小姐本是师徒之份,来看看你也无妨,不然吴某哪敢造次!”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红漆木盒,里面装着的正是凤瑶此刻手里拿着的玉笛。

  从那以后凤瑶就再也没有见到吴先生,那日回门,本想或许能见到他,谁知竟没有。原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来送行,可惜身份有别,只能借笛声与他告别,不知他明不明白?

  身旁的九王爷见凤瑶眉头紧锁,长吁短叹,拉过她的手来,安慰她:“虽说陈国是封国,可离盛京也算是近的了,日后你若想家,只管回来住些日子就是了。”

  凤瑶低垂着眼睑,长长的睫毛微卷,两靥之间愁容尽显,极力压抑着想哭的情绪,低低的“嗯”了一声。

  九王爷贴心的拿些糕点来,“尝尝?知道你爱吃,特意嘱咐师傅们连夜做出来带在路上的。”

  凤瑶随便拿了块,吃起来无滋无味,但也不忍心拒绝九王爷的一片好心,便勉强笑了笑,“好吃。”

  九王爷仿佛得到夸奖的孩子一般喜笑颜开,不住的给凤瑶推荐介绍这些各式各样的糕点,有些是宫里的,有些是府里糕点师傅做的,听起来无论哪个的制作都复杂的很,凤瑶被他感染,刚才的忧愁彻底散去,陪着九王爷天南海北的聊天,讲些各自吃到的美食。

  两人一路上闲聊打发时间,每天白天赶路,傍晚就住官驿,那官驿就跟小宫殿似的,倒也委屈不到什么。每到一处,若有官员进献特色小吃定给凤瑶留着,若是有送珠宝也都交于凤瑶,太妃那里虽是长辈,却是不管他们夫妻之间事的,因此一些琐碎事,都是凤瑶决定。

  经过几天赶路,终于到了陈国宫,凤瑶和太妃商量了各自的住处, 太妃住在福德宫,王爷住在明恩殿,凤瑶住在仪元宫,九王爷还是每夜定来凤瑶这里。

  九王爷太过急躁想要吻她,凤瑶下意识的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一缩,九王爷有些懊悔,生怕吓到了她,温柔的把凤瑶搂过来,像哄孩子似的给她顺着弄乱的头发,轻声安慰:“美人儿在怀,本王只是想近亲罢了,这周公之礼,本王还会勉强你不成?”说完用手轻轻的捏了捏凤瑶的鼻子。

  亲了亲凤瑶的额头,慢慢的哄她睡着,这小小的人儿,真是让人无可奈何!感觉到自己下腹部的欲望,叹了口气,她在旁边简直就是煎熬!

  第二天九王爷的早膳是在凤瑶这里用的,凤瑶似乎没有什么胃口,九王爷给她夹的菜劝着她才勉强吃了些。

  两人用过早膳,九王爷冷着脸问怜儿:“今儿膳食单是怎么看的?”

  原来膳房做饭的菜单都是送到各宫主子那里的,需要奴婢替主子挑好菜式。

  怜儿跪下忙说:“这些菜都是王妃爱吃的,不知为何今儿进的不香。”

  九王爷冷声说:“你是会伺候人的,怎么把主子的事如此不放在心上?”

  怜儿微微慌神,这还是九王爷第一次如此严厉的教训自己,忙行礼:“是,奴婢知错。”

  凤瑶不好意思的说:“这些菜原都是我爱吃的,只是这些天舟车劳顿,没有胃口罢了。”。

  九王爷看向凤瑶,温柔的说:“等会儿叫太医来看看,累了就先歇着,若有什么想的,就吩咐她们去办。”

  凤瑶乖巧的点点头。九王爷摸了摸她的脸蛋,上朝去了。

  凤瑶自觉也没什么,等会儿果然有太医来把了脉,说凤瑶是脾胃失调所以饮食不好,开了些调理的药,出去了。

  凤瑶让侍女们煎药,自己和黎儿出来散步,走了一会儿想起来自己的手绢没带,转身和黎儿往回走,刚好在门外听到怜儿说:“好不难伺候,在王爷面前做张坐痴的,很会调派人,像她没来之前,咱们伺候的王爷好好的,偏她来了,就生出许多不是来!”

  “姐姐你想开些。”又一个侍女说。

  “原想她来了,看顾咱们,谁想她如此容不得人。”怜儿似乎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黎儿要前去理论,凤瑶拉住她,悄悄走到一处避人处。“你听出来他们是谁?”凤瑶问。

继续阅读:第三章王爷吃飞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九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