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初试臣心
兔儿爷121382019-06-10 15:012,789

  却说凤瑶推窗赏景,被远处长廊正拐弯进来的九王爷刚好瞧见,“瑶儿!”

  凤瑶往那边一看,就看到九王爷兴冲冲的走过来,略收了收心思,微微挤出一丝笑意,“王爷。”

  “百花争艳也比不过美人一笑。”九王爷心情很好的走过来,隔着窗户摘下一朵花儿来,给凤瑶插在发鬓上,凤瑶脸色发烫,刚要用手去拿,九王爷忙说:“别摘,花衬人娇!”

  凤瑶撇了他一眼,转身关上窗户,九王爷从正门进屋,含笑看着她:“昨夜,本王可没睡好,今儿强打精神和那些大臣说了会儿话。怎的,刚才看你一脸忧愁?”

  “刚刚二姐来信了,因此有些想家。告诉你一桩大喜事,二姐有孕了。”凤瑶拿出那封信给九王爷看。

  九王爷接过书信,略看了看,“这可是皇兄的第一个孩子,太后和皇兄定会格外珍重,你不必太挂怀。”似乎心情不错的将书信折起来,笑嘻嘻的和凤瑶说:“我这里也有一桩喜事。”

  “什么事?”

  “今儿早朝,本王将原中郎将革职查办了!”

  “王爷想杀鸡儆猴?”

  九王爷微微一笑,舒身躺在床上,慵懒的看着凤瑶。

  凤瑶略想了想,“接任的可是郑易?”

  九王爷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眼睛微眯,淡笑着看着凤瑶:“消息倒是灵通的很。”

  凤瑶不屑的撇了他一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中郎将官职虽不大却是兵权要职,王爷肯把它交给旁人?”凤瑶说到这里,又有些担忧:“只是这朝中一直都是周相辅理政,此举会不会…”

  “本王正是要看看他怎样。”九王爷唇角微微上勾,似笑非笑的说。

  凤瑶挑了挑眉,“王爷凡事缓着些,他们都是老臣,若不按君臣,咱们尚且还算小辈哩!”

  “本王自有分寸。”九王爷伸了伸懒腰,拉凤瑶在旁坐下,“本王昨儿一夜没睡好,今儿你可要怎么赔呢?”说着就把抓凤瑶的痒痒肉,逗的凤瑶咯咯笑个不停,“王爷饶了奴家吧,哈哈…”

  黎儿她们近身伺候的早就识趣退了出去,和玉儿说:“要是我们小姐早些也添个孩儿,那可就好了。”

  “是啊。”玉儿笑着说。

  “好你个没出阁的丫头,张嘴就说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也不嫌羞!”怜儿听着屋里的声音,没好气的说。

  黎儿一时高兴,忘了忌讳,在怜儿面前吃了她说了这些,觉得脸上好没意思,“我自然事事为主子多想一些,王妃已为人妇,生儿育女乃是本分,偏你会听关窍!”转身往旁边去了。

  “狐媚!”怜儿恨恨的剜了一眼黎儿的背影。

  “怜儿你少说些吧!”玉儿忙拉了拉怜儿,“咱们做奴才的,赏罚凭主子喜恶,你何苦得罪她做什么?”

  “我只看不惯她那轻狂的样子。咱们本是王爷身边的,凭什么她一来就占了咱们的先?”怜儿愤愤不平的说。

  “姐姐果真为此?”玉儿笑嘻嘻的看着她问。

  怜儿愣了一下,“嗯?”看着玉儿嬉皮笑脸的样子,笑骂:“谁似你这丫头心思多,怕是你自己想吧!”

  玉儿笑嘻嘻的说:“姐姐扯上人家做什么,自去寻个如意夫婿罢了!”

  怜儿又羞又气,“你这蹄子,拿我取笑!”自己赌气走了。转到自己下人房中,忙喝了杯茶,摸摸自己心还“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玉儿看怜儿走了,脸上柔和的笑意逐渐冰冷,幽深的眸子思索着什么。

  却说淑太妃那里,太妃正在修剪花枝,贴身的嬷嬷回说:“那边贵妃怀孕了。”

  淑太妃笑说:“那可是喜事。太后一定很高兴吧?”

  嬷嬷回说:“太后和皇上自然很是高兴,贵妃宫中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哈哈,这毕竟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小心谨慎些也是应当的。说起来贵妃也帮过哀家,咱们与她的情分自是不同。王妃那边回礼,咱们也备一份礼礼吧。”

  嬷嬷应声退下。

  却说下朝以后,冯朴拉着郑易说:“你今儿高升,可要请客吃酒。”

  许多人一听冯朴这样说,都跟着起哄,吵着要去都城的“醉仙楼”畅饮,郑易也识趣,拉着朝堂众人往醉仙楼去。却说周相辅,王溪,黄忠三位却未去。

  王溪看着他们一群人热热闹闹的走了,笑道:“他们年轻人的事,咱们就不参合了,去了反拘束他们。”

  “哎,正是此理。”黄忠说。“咱们拘了他们,他们岂不知,守着他们这些后生咱们倒不如自家饮酒倒喝个痛快!”

  王溪和周相辅哈哈大笑。黄忠也笑说:“走,去我府里喝上几杯。”

  王溪一边忍着笑一边忙说:“哎~我们可不敢去,您黄元帅千杯不醉,再多几个我们这样的,也陪不下您一桌啊,啊?哈哈…”

  周相辅也笑说:“是也不去,我还要回府写折子去呢!”说着就走了。

  “你瞧,一说喝酒就跑了。”黄忠无奈的和王溪抱怨。

  王溪笑道:“此时相辅着实要忙些,倒是你,如此悠闲,倒不相称啊…”意味深长的看了黄忠一眼,“说着话,轿子就来了,有空再叙。”说完上轿走了。

  黄忠笑了笑,也坐轿走了。

  却说他们几人各自归家,冯朴和郑易他们正好在醉仙楼喝酒喝的热络,有几个戏子在台上唱曲,酒桌旁都有一两个酒童斟酒,郑易倒是只坐东规规矩矩的赏曲,冯朴则怀里搂着一个妓女是不是劝酒,又看到倒酒的小童生的俊俏,他就趁机调戏,“童儿,你多大年纪?我看你生的细皮嫩肉的倒像个女人。”

  小童看惯这种场合,大胆和冯朴调笑,“奴才十三岁,虽是男子却也仰慕官爷。”

  逗的冯朴把他搂在怀里手拿着酒杯灌他酒,小童不胜酒力,喝了几杯脸就红红的,冯朴更是摸脸摸身的调笑他,那小童趁着醉酒软趴趴的伏在冯朴身上,也像女人似的撒娇撒痴。

  众人笑道:“瞧这可人,将军怎舍得他?”

  冯朴更是高兴,和他们谈天说地,搂着小童儿取乐。直至酩酊大醉众人才回。

  第二天早朝。

  周相辅早朝呈上奏折,“臣谨奏,我朝自开国以来,以仁政治民。今陈百姓勉强可裹腹,因其政治尚未清明之故。臣以下条陈,乃斟酌再三,虽早已在胸中已久,因王爷未来主政,微臣不敢擅权,所以未曾提及。 今微臣将利民之政条陈有三,敬承王爷。

  归田与民。凡农家成年男子可分五亩田产,官绅之流按官位品阶分田亩不等,不可越规而有。

  兴修水利,引水入亩。凡县衙中设水利司,每日陈报降雨旱涝情形,若用劳役,则从当地百姓中募得,按市价给工钱。

  减轻赋税。繁杂之赋税并减,只按实地亩数纳税纳粮。”

  九王爷看罢,令臣下详议。

  有人奏请:“禀王爷,若纳税减轻,则国库必然空虚,若遇天灾人祸,则该当如何?”

  又有一人附议:“禀王爷,相辅所言官绅按品阶分得田亩,则臣等之田许多皆为朝廷恩赐或百姓自家买卖所得,如何再量呢?”

  “臣附议。”“臣附议…”

  九王爷看有过半的朝臣都附议,脸色有些难看,这时王溪出班奏请:“臣谨奏,可令百姓无田或有田少者分得5亩之数,若以田多而上收,则恐激起民怨。”

  九王爷听罢,思想一阵,乃说:“依副相所奏。”

  下朝以后,冯将军和周相辅皆没走,周相辅说:“陈国百姓之田,略好些的就给人买了去,不好的倒留着自种自吃,百姓对此颇有怨言,臣对此忧虑已久。”

  九王爷示意周相辅坐下,亲自给他递过茶去,“先生,请用茶。”

继续阅读:第六章:冯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九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