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
陌霖落笙2019-06-13 14:572,260

  第一章

  “寒哥哥,若是她醒来不肯答应怎么办?”

  “阿雪,你放心,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会护你周全的。”

  “寒哥哥,我……她,她醒了”女子感激的话还未说出,就被床上突然醒来的女子的冰冷的目光打断。

  菀宁缓缓睁开眼睛,浓重的熏香充斥鼻间,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古风古色的雕花木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素色锦被,整个屋子看起来十分整洁,地下的泥砖一尘不染,想要起身,却发现全身无力,。

  只见一位清丽女子面露慌张的看向身旁的男子,“寒哥哥,我们该怎么办?”女子拉着男子的衣袖,男子轻抚女子的手背,以示安慰。

  菀宁看向那男子,只见他剑目星眉,俊朗的五官配上一身青衣,身上带着佩剑,一副江湖人士的打扮,看起来一身正气的样子,却不想开口却是“姑娘中了我们的迷香,现在尚未完全解开。”

  “你们是谁?我又为何在此?”菀宁开口问道。

  “姑娘放心,我们并无恶意。”女子开口说。

  菀宁挣扎着动了动身子,床微微震动,可菀宁仍然全身无力,无法起身,转而看向两人,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没有恶意却对我下迷香。

  女子从袖中掏出一个陶瓷小瓶,倒出药丸放进菀宁的嘴中,见菀宁怀疑的看着她,也不咽下药丸,女子解释道:“姑娘大可放心,这是迷香的解药。”菀宁这才咽下。

  女子拱手作礼说:“我们二人并非想故意伤害姑娘,只是情况紧急,我们才出此下策。我们想要姑娘帮我们一个小忙。”菀宁看向女子拱手时露出的手腕,手腕上戴着一个古法琉璃所制的碧色莲花手链,似乎是感应到菀宁的目光,手链发出了绿莹莹的光。菀宁想起来刚才在昏迷前的最后记忆就是看到这串手链,在寒山寺听方丈解签时说自己所求的即将出现,冥冥之中自有安排,难道就是指这个?在梦中,菀宁时常看到这串手链,指引着自己走向一个仙气缭绕的水池,水池里充满了莲花,水池中央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菀宁总是刚好要走进看个清楚,又从梦中醒来。如此这般,反反复复,这样的梦都不知道做了多少遍了。

  女子顺着菀宁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链,说“若是姑娘肯答应帮助我们,我定将手链双手奉上,送给姑娘。”

  菀宁看着手链问道“什么忙?”

  “姑娘要先答应我,否则我就”女子摘下手链,作势要摔,菀宁下意识去抢,可女子身手敏捷,很快就躲开了。倒是菀宁中了迷香以后身体就软绵绵的,虽说吃了解药,但仍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这一抢又险些摔跤。菀宁的心跟着手链悬了起来,若是不答应岂不是要失去解开谜团的机会,这么多年的谜团好不容易找到线索,又怎能轻易放弃。她心一横,不管是怎样刁钻的条件她也只能答应,她想清楚后不再犹豫,回答说:“好,我答应你们,”

  女子表情瞬间松懈下来,明显的松了口气。菀宁见她松懈下来,又伸手去抢。可那女子反应极快,又轻松躲过。“姑娘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菀宁想偷抢被识破,面上有些挂不住,陪笑说“我就是想看看。呵呵”又讪笑了两声。

  女子双手拿着手链放到菀宁眼前,担心她再抢,紧紧地捏着手链。“可看清楚了?”女子问到。

  “看清楚了。”的确就是梦里的那个,只是菀宁没有说出来。

  “说吧,要我帮你们做什么?”女子听到眼泪险些就要落下,当时就跪下说“多谢姑娘!”菀宁伸手去扶,可那女子坚持不起来,随即那男子也跪下说“姑娘此般大恩,我们此生必定牢记于心,永生难忘。”

  菀宁见两人坚持不起,开口说“你们要是再不起来,我可就反悔了。”

  两人见菀宁欲走之势,急忙站起来,随即女子开口说“我叫沈映雪,他叫江寒。我出身商贾人家,父亲是容国有名的商人。可母亲在我出生时因难产而早逝,母亲丧期未满,父亲又娶继室,继室容不下我,想办法买通了算命先生,说我命克母家,就撺掇父亲把我送往寒山寺,父亲也不愿看着我想起伤心事,便答应了。我从小在寒山寺长大,师太们看见我不受家里重视,都老是欺负我。还好我遇到了寒哥哥。寒哥哥是剑客,也是我的英雄。”说到这里,沈映雪原本冰冷的语气又温暖起来,目光眷恋地看向声旁的江寒,江寒伸出手来握住沈映雪的手,以示安抚。“在我最难熬的时候,都是他陪我一起度过的。我们本想就这样彼此相伴,浪迹天涯,来度过余生。”江寒看向沈映雪,两人相视一笑。菀宁疑惑地看着沈映雪,实在不明白沈映雪要她帮什么忙。难道是怕自己不忍心亲自动手,所以要菀宁帮她杀了狠毒无情的继母,还有冷漠懦弱的爹?

  正在菀宁疑惑的时候,沈映雪又开口说“本以为我和寒哥哥可以一辈子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下去,可是突然传来圣旨。沈家的嫡女要和六皇子宁王完婚。本来我继母的女儿,也是我未曾谋面的妹妹已经是大家公认的沈家嫡女了。可宁王被太医判定活不过三年了。与沈家联姻一是为了更好的让沈家为国出钱,二是为了冲喜。我继母不忍让她女儿受苦,就让我去成婚。可我与寒哥哥两情相悦,若是要我与寒哥哥分开,而与宁王成亲。寒哥哥就是我此生唯一的温暖了,若是要我离开他,我要怎么活下去?”说到这里,沈映雪的眼睛都红了。

  “我知道了,你是要我帮你杀了宁王。不对啊,要杀宁王的话江寒更合适去啊!”

  “不是,我是想要你替我,替我成亲。”见菀宁眉头紧皱,沈映雪补上说“我打听过了,宁王性格温润如玉,他一定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我也想自己去成亲,然后找机会溜走,可是心里有了寒哥哥,我真的没有办法和其他男人成亲。我也本想和寒哥哥远走高飞,可一定会牵连到我母亲的母族。你放心,等成亲了以后,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的。你的恩情我们一定会回报你的。”沈映雪说完,和江寒一起跪了下来。

  菀宁听完,嘴动了动,却又什么都没说出来。

继续阅读:初相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深星河入梦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