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23,须卜冒里师
段干天成2020-07-02 07:122,691

  荆远大急,狼牙棒胡乱挥扫,扫出一片空隙,随即腾空而起,几个起落往蔡文姬处赶去。不防身后又是一声弦响,又是那个要命的射手,这次他竟然一弦发出三箭,三箭竟然还快慢不一。最快那一箭直奔草地上的蔡文姬,荆远拼尽全力于半空截落,这一箭力道是如此之大,把个荆远震的是半身酸麻,可怜荆远此时身在半空,截住那一箭后,真气难以为继只得落下地来。后面那两箭却似乎早已算准了荆远的行动方向,一箭对准了他后心,一箭迎向了他脚踝。荆远狼牙棒于后心一竖,射往后心那一箭直直插进了铁棒,轰然有声。借着这一冲之力, 将落地时荆远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左腿便避过了那射向脚踝的一箭。可惜这一箭虽让小腿避过,却不减势能,直直朝他脸面袭来,也算荆远反应极快,张嘴一咬,稳稳咬住了箭杆,强大的力道却几乎要把他一嘴钢牙震碎。这几下兔起鹘落,期间险象环生,箭射的固然是当世无双,荆远的应变也是精彩绝伦,草原人素爱英雄,顿时轰天价喝起彩来。荆远却没一分心思去享受这突如其来的风光,原来经过这一搅扰,早有十几骑赶在荆远前面把蔡文姬控制住了,荆远长叹一声,只得束手就缚。

  军阵中一首领模样的人滚鞍落马,跪倒在一辆马车旁,用匈奴语道:“惊动大人,小人无能,小人该死。”这首领极其彪悍,跪在地上也有一般女子高,此时却诚惶诚恐,把脸深埋在草地里,月光照射在他光秃秃的脑壳上。

  马车内一苍老声音徐徐地道:“这人武艺不俗,杀之可惜,且多伤甲士,求野盖颅,你把人带来,我有话要问。”

  被唤作求野盖颅的首领恭恭敬敬领命而去,又亲自去把荆远蔡文姬提到马车旁。蔡文姬经过这一阵颠簸,又给那草原粗鲁汉子重重一掼,顿时醒了过来,迷糊间看到荆远满嘴是血,以为荆远受了重伤,哀唤一声“荆叔叔!”,抱紧了荆远嘤嘤哭了起来。荆远一边低声安慰,一边细细查看,见她只是擦破点头皮,手脚似乎无甚大碍,稍稍放下心来,转念又想到今日给人打了草谷,堂堂汉室贵胄竟然当了匈奴人的俘虏,事情传到中原,他荆远背一世骂名不说,又怎对得起亦师亦友恩重如山的蔡伯喈?胆大如他,一时也没了主意。

  良久,才又从马车内传来那苍老声音:“把人带上来吧。”

  “大人!”求野盖颅又扑通跪倒在地。

  “无妨然中原多豪杰啊!”老人拍掌而笑,“也速埃,你说是吗?”

  那中年汉子朝荆远竖起了大拇指,用蹩脚的汉话说道:“好,很好!英雄!”

  老人缓缓给荆远续上茶,才悠悠地道:“我朝素称英雄之国。昔年极盛之时,东破东胡,南并楼兰,西吞月氏,北服丁零,疆域之盛,北有贝加尔湖之鲜生,南有河套之精粮,东有雪山之山珍,西有阿尔泰山作牧场,拥阴山南北,并异种杂胡,史称‘百蛮大国’,人传勇士之邦哪!可惜……”

  老人说的起劲,本以为他会一直滔滔不绝的说下去,却于此时停顿下来。荆远是个不识趣的糙汉子,哪懂那些文人聊天的弯弯道道,自顾自又斟了杯茶,一口喝了,犹不知足的满马车乱瞧,估计是饿的狠了在找吃的呢。草原上贵比黄金的茶水,在他这里无异一瓢河水,牛嚼牡丹之辈,饮的不是滋味,不过旅途中一丝疲惫罢了。

  那也速埃也不是个聊天的主,即便有心搭腔,凭他那蹩脚的汉话,估计能把一马车人聊睡过去。至于求野盖颅,跪在当门角落,此时正眼观鼻鼻观心全神戒备呢。他治下的羯人部落只是依附于匈奴的奴隶,平时没少受匈奴中各贵族大人的欺负,此番长生天开眼,草原上的大人物竟然亲临他的部落,他当然要竭心尽力侍奉,不敢有丝毫闪失。眼前这个老人如果在他这里出了什么意外,那恐怕整个部落都去陪葬也难以平息贵人的怒火吧。

  蔡文姬本质上是个活泼的性子,虽然在这几天迭经劫难,终究不改少女心性。慢慢啜完一杯热茶之后,本来听老头吹牛皮正吹的起劲,却忽然间卖起了关子,一时好奇心大胜,下意识问道:“可惜什么?”

  老头本以为这次要吹个单簧,不料于最后关头来了个救场的,不由得对那女孩刮目相看。细细观摩之下,发现这女孩虽然满面风尘,脸上甚至犹有血迹,却掩不住秀丽本色。但见她明眸皓齿,心底藏着悲伤,脸上却又挂着好奇,如蒙尘之明珠,于这昏暗的马车内散发出柔柔的光芒来,老人真是越看越欢喜。

  “这个,小姑娘……”老人试探着问道,“不知怎样称呼?”

  “我叫班羚,鲁班的班,羚羊的羚。”

  荆远暗暗松了口气。

  “唔,倒是个好名字。”老人指向荆远,问道:“不知这位壮士又怎样称呼?”

  “这是我叔叔班通。”蔡文姬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扶风班氏,汉之大族,不知两位可系出一脉?”

  “是那,我们正是扶风安陵人。老爷爷对我们中原可是了如指掌哪。”

  “了如指掌说不上,只是老朽酷爱中原文化,对于汉朝掌故用心多些。况且扶风班氏,在我们草原上也是大大的名头,岂可不知。小班羚,草原上的规矩,你告诉了我你的名字,我也应当把我名字告诉你。我叫须卜冒里师……”

  “须,须什么?”

  “须卜冒里师哪。对于你们汉人来讲,这个名字确实有点拗口。不过我还有个汉名,一直派不上用场,不妨告诉你,以后你可以叫我李小耳。”

  “李小二?”蔡文姬差点笑出声来。

  “不不,不是!是李小耳。你们有个大圣人叫李耳,我叫李小耳。”老人耐心的解释。

  “您老莫怪。我只是觉得这名字听着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

  “小班羚,这便是我二十岁时给自己起的名字啊。怎么,你们汉人到老了还要换个名字么?”

  “那倒不用……我想,您老定是仰慕老子才起的这个名字吧?”

  “唔,也速埃,看看,看看,多冰雪聪明!我们草原上哪有一个这样的女子!”

  也速埃鄙夷的抠了抠脚丫。

  “您方才可惜什么?”

  “我可惜的是啊,草原上从来英雄辈出,先人打下赫赫声名,现而今却闹了个四分五裂,众贵人你打我我打你,牧场不能四时轮畜,小孩不能平安长大。”

  “怎么?草原上现在乱的很吗?”

  “是啊,贵人们为了单于之位分成了几派,整日里你杀我我杀你,谁也不服谁。”

  “唉,我爹爹说天下即将大乱,中原无一片净土,看来你们草原也不得安宁啊。”

  “怎么?中原乱的很么?我此行南来,虽偶见黄巾残殇,大体上倒平和的很,中原各处也未闻有大的战事。”

  “我也不明白,反正爹爹说要乱那肯定是要乱了。”

  “唔,看来你爹爹本事大的很哪!”

  “那是自然。”

  “也对,扶风班氏乃英雄之族。嗯,不错,不错……”

  “那,老头!既知我班氏大名,可赶紧放我等离开,莫要让族中长老兴师问罪!”荆远不耐烦地道。

  “实不相瞒,暂时还得委屈二位与我走一趟。”

  “去哪?”荆远蔡文姬同时发问。

  “去见见我们左贤王。小班羚,那位可是要做单于的人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广陵止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广陵止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