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开启灵智通任督
墨痴2019-06-15 09:532,266

  余姚城西去十余里。

  南华山。素有终南神州第一山的美誉,终年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整座南华山,方圆几十公里,连绵不绝。山势险要,山体雄浑。曲折陡峭的山路两侧绿竹依依,松涛阵阵。及至半山腰,云雾缭绕,犹临仙境。相传此山为地藏王菩萨道场,更让宝山赁添几分仙韵。后人有诗赞曰“长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隐龙古寺,居南华山之巅。整座古寺,香火繁盛,梵音不绝。浓郁的天地灵气更是弥散其间,吸一口,让人气血沸腾,心旷神怡。哪怕不是习武之人久处其间也能益寿延年。古朴的寺院在暮鼓晨钟中越发庄严华宝。

  姬昊随疯和尚此来,并未寄寓寺庙之中。而是在山顶天台处择一洞所。

  山洞中,石床,石桌,石凳一应俱全,浑然天成。洞穴深处,更有一汪寒潭,潭水冰冷彻骨,倒是潭面之上仙韵袅袅,浓郁的氤氲几欲滴落。潭底更有一方连接灵脉的泉眼,浑厚的灵力汩汩溢出。

  “憨儿,吾为天界降龙罗汉。而你实为应龙之孙麒麟转世。我领佛祖法旨,此来,专为你开启天灵。佛曰天机不可泄露,你转世于此,自有造化。凡界神州共分五方:终南神州,东海神州,西凉神州,北极神州和中土神州。有朝一日你能问鼎中土,和尚自会相告更多辛秘。”

  此时的姬昊在为和尚喝醒之后,脑海多少残存一些前世的记忆碎片,无奈,任是头疼欲裂去要回忆起前世的点点滴滴,也是毫无头绪。稚嫩的脸上一脸懵逼。

  “万事随缘,水到渠成。憨儿毋须多想。待我先为你启灵,打通任督二脉。你先盘坐于石床上。”

  石床之上,姬昊盘膝端坐。

  瞬间,疯和尚在姬昊周身布下七星启灵和阳移魂两座大阵。

  “前两日教你吐纳之术是否记得?”

  “恩。”开玩笑,怎么说也是祥兽转世,慧根不断,些许小法术不仅过目不忘,更是融会贯通,应用自如。但姬昊在疯和尚面前不敢居骄,只是沉声应道。

  “敢情最好,现在依法平缓吞吐,我开始为你启灵了,期间,会有些许痛楚,忍着便是。”降龙罗汉一敛疯癫神态。

  “哦。”姬昊不敢怠慢,依言而行。

  但见疯和尚全神贯注,运力于指,一道黄芒跃于指上。左手结出法印封位百会,右指直从姬昊前胸鸠尾穴点去。

  姬昊浑身一震,只觉胸前炙热,似一道剑茫,直刺胸膛,偏生越过心脏,直奔后脊断脉挑去。饶是前世强横的麒麟体魄,也受不得撕心裂肺地疼痛。小姬昊牙关紧咬,豆大的汗珠从发际跌落,硬是没有半点哼声。

  此等心智,和尚也甚是佩服,但是手上却没有停滞半分。

  只见和尚化指为掌,护住姬昊的心脉,然后,双手紧贴缓缓向上,浑厚的气力直逼姬昊的灵脉,那原本就比常人粗阔的灵脉瞬间气血汹涌,如江河翻腾。

  “给我破。”和尚猛然大喝,但见灵脉间聚积的气血开闸似的直往头顶涌去。

  “天灵开。”和尚再次沉声喝道。伴随着翻腾上涌的灵气气血,一道灵光从天而降,融入姬昊的灵脉当中,几经奔突,最经盘踞于姬昊的脑海之中。

  仅开了灵智,挑了断脉还远远不够。尽管此时的姬昊被无情地疼痛噬魂失魄,浑身上下尽皆为汗水湿透,好似从水里捞将出来。

  疯和尚也是大汗淋漓,手上动作还在眼花缭乱地施展,硬生生代姬昊用外力运转两个大周天。就这样约摸一柱香的时间,方才收功撤阵。法力无边的大和尚气喘吁吁,抱起腰间葫芦猛灌一气,然后瘫倒在石床上,把自己摆成一个“大”字造型。

  姬昊依然双目紧闭,端坐那里。血脉中翻腾的气血渐趋平稳。周身的疼痛已然数去,四经八脉,说不出的通畅爽快。脑海之中,一片清明,只觉得神清气爽,酣畅淋漓。

  又过了一柱香时间,姬昊虎目一睁,精光四射。从石床之上一跃而起,血脉之中无尽的磅礴气力生生不息。

  “臭小子,你倒是龙马精神。还不去山脚下小镇给和尚我沽些酒来?”

  接过疯和尚扔过来的葫芦和碎银,姬昊健步如飞直奔山脚下小镇而去。当日随疯和尚上山,足足走了半晌,直至山顶苦不堪言,便是憨厚的小姬昊也泪水涟涟。今时不同往日,不到两个时辰,小姬昊便把灌满酒的葫芦恭敬的递到疯和尚手中。

  “如今,你任督二脉已然打通,灵智也是打开。但仍需稳定一下。和尚我有要事傍身,又不便带你。俗话说百善孝为先。令堂因产你而逝。你今生转世,生为人子,当尽孝道。和尚这一去怕是要三年五载,此间,你可去祖地,结庐守孝。”

  “但听师父安排。”

  姬家祖地,也在这南华山之上,不一刻,疯和尚便与姬昊一起来到半山腰祖地之外。

  但见这祖地之前,一条长长的甬道,两旁石俑整齐列立。九根雕龙华表直插云霄。华表前耸立一座高大的牌坊,庄严肃穆。

  “高僧止步,此乃私家陵地,不得擅入。”祖地护法长老上前作揖。

  和尚稽首:“阿弥陀佛,此乃余姚城主姬大人独子姬昊。现随贫僧修行,怎奈此子孝心厚重,欲为其母守孝。乞长老做些安排。”

  “哦?”小公子为一高僧度化之事,姬氏一族倒也传的沸沸扬扬。祖地虽偏隅城主府十多里。倒也有小厮前来相告。姬昊一事守陵长老亦有所知闻“高僧乃姬氏上下恩公,我等自不敢怠慢,请随老夫前往,当奉香茗以敬。”

  “罢了,贫僧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倒是昊小子,我欲留将下来。长老但领其拜叩先母,结庐其间,守孝修行。”

  “这便如何是好?待我传音城主亲来?……”

  “确是无妨,贫僧自有他事。倒是昊小子一事,日前我曾与城主有约,还请长老提醒城主不能有违,贫僧这就离去,告辞。”

  “理当如此,大师自放心离去。”

  ”昊小子,和尚走了,你自不能松懈。和尚我三年五载回来,切莫让和尚失望。”疯和尚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声清朗的劝戒,内心却在翻滚着,昊小子,祖地有一场造化,就看你是否能把持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应龙在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应龙在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