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雨不在
天尘上神2020-05-06 20:133,151

  这门口的人似听到动静了,示意里面做法的黑衣人,匆忙收法,两人飞上了屋檐之上。

  再看,只听得门咯吱一声打开了,进来的是一素衣女子,一看便知这是浣熙,浣熙似步履蹒跚,手上还提着两个酒坛子,飞入树上,“有长进啊,看是勤加练习了”,楚然自言自语道。

  浣熙斜躺在树枝之间,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这酒,楚然看到此处双眉紧锁,心似要揪成了一团。

  不时的浣儿含糊其辞的说这些什么,又哭又笑满脸泪痕,浣儿转身,袖中的绢布跌落在地上,浣儿并没意识到跌落了什么,依旧是喝着、哭着、笑着,许久才睡去了,这树上的梨花也慢慢的都跌落了。

  楚然又看到这怕是第二日了浣儿醒来,看着这跌落的满树梨花尽数收到衣衫之内,又将这花埋入树根之下。

  楚然来回的踱着方步,他想浣儿因什么似这般心灰意冷,如此买醉解愁,他想着想着,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了”。

  楚然走到树下,挥铲挖土,不一会儿看到了浣熙包裹着梨花的衣衫,细细的找寻着些什么,终于找到了,是个丝帛,日子似乎是久远了几尽快成了碎片了,字迹依稀可见,楚然仔细看着,终是看到这是封绝交之书,并是以自己的口气写的。

  “难怪,难怪”,楚然心里愤愤道,仔细看着丝绢,的确很像跟自己写给浣熙的信笺,但这却是云锦而非天蚕,两者虽像,却又不同,云锦更显厚重,而天蚕更加轻薄,虽都是素色,云锦则更白些,天蚕则有些原浆的黄。

  楚然不言,“这一步步计划缜密,又很了解自己的行踪,看来此人并不简单,志在必得,唯一针对的便是浣熙,可浣熙这许多年都在人间生活,不曾得罪这上界之人,想是谁呢?”

  这树魂气若游丝,楚然又用了功法读了树魂的的回忆,这树魂的魂力几尽消耗殆尽了。

  楚然见状,忙将树魂藏入袖中,又施了法,这梨树连根拔起,也藏入了楚然的袖中,向着这九重天上飞了上去。

  再看这梨花轩失了这梨树的护佑,这周遭的房舍也一瞬间坍塌下来,结界之内,一声巨响,外墙轰然倒下,这瓦片一片片应声落下,这屋内的房梁柱子也都断裂跌落下来,落入尘中,不一会儿消失殆尽,连一丝灰尘也没有,似这梨花轩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原来此处是一片芳草地,草地中丛生着朵朵小花是白菊。

  汨罗殿内,似有些烟火气,楚然觉得奇怪,但他似乎是来不及细想,先将这梨树救下才是,楚然来到这东边的院落里,这里的雨水足,阳气盛,有利于梨树的修补恢复。

  楚然将这仙土挖开,又将这梨树移入,再将这树魂引入树干之内,又拿过水桶在水中施了些仙法,细细的浇灌着树,额头满是细细密密的汗。

  这一个个仙娥看到将军回来不问其他,便开始种起树来,觉得奇怪,便上前去帮忙。

  “将军,我们来吧”,仙娥细声柔语的问道。

  楚然只摆了摆手,想是这仙娥知道将军的脾性,不再多言,便出去了。

  在殿外门口,两个仙娥议论了起来“咱家将军真是奇怪,这极地大战回来,都不去看一下我们的准夫人,却来这里种起来这个半死不活的梨树来”。

  “谁说不是呢,你看着殿里的花花草草那个开的不是正盛,你看这梨树,不见半朵花瓣,连叶子都掉落光了,明明一棵枯树,咱家将军却是上心的紧呢”,另一个仙娥道。

  “就是啊,你说咱家将军是不在极地待得久了,喜欢上这枯枝,或是极地太冷了,将军受了什么刺激吧”。另一仙娥低头取笑道。

  “你们两个嚼什么耳根呢?”,只听的一声厉呵!

  这仙娥抬头望去,却是锦衣华服的女子,旁边跟了个粉衣丫鬟,端了个青玉饭盅。这二人忙跪了下来,行了大礼,“还请红斐上仙赎罪”。

  “将军回来了吗?”,这红衣女仙问道。

  “将军刚刚回来殿中,正在东殿外种树”,这仙娥跪答道。

  “种树?”,红衣女子问道。

  “是的上仙。”仙娥答道。

  这红斐回头瞥了眼丫鬟,这丫鬟会意,忙为红斐开道进了偏殿。

  “红斐拜见将军!”,红斐高声道。

  楚然正拿着瓜瓢浇水,一手正在搽拭额头密密的汗水。

  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是红斐,一脸惊愕,这被贬入下界的红斐,怎的到了这汨罗殿中。

  正疑虑着,只见红斐便到楚然面前,拿着手帕,就要给楚然搽起汗来,“将军此番劳苦功高,刚刚回来,却又忙着种树,这些粗事让仙娥们去做便是,何必将军亲自动手?”。

  楚然躲开,“多谢上仙关心”,说罢便往正殿中走了过去。

  来到正殿楚然进了内室,红斐跟了过来,朱雀招呼着红斐坐下,上了香茗。红斐一边品茗,一面往内室望去,朱雀看似这样,忙说道:“将军连日征战,不曾合眼,想是疲乏了,睡下了,未能陪上仙品茗,礼数不周,还望见谅”。

  “不碍事,不碍事,将军征战,保这六界平安,实属不易,还请将军歇息吧”,又看了眼丫鬟道:“我这里准备了碧罗羹,这个最是解乏,待将军醒后,给将军下食吧。”

  “多谢上仙,将军醒后,我就端于将军,告诉将军,这是上仙特地准备的”,朱雀拱手行礼道。

  “那就有劳了”,红斐低了眼抬了抬下巴,这丫鬟将羹汤放下,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殿门。

  “去查查这棵梨树的来历!”,红斐眼中一脸怒火,“看看那贱人,如何了?”。

  “诺”,丫鬟回复道,两人将匆匆忙忙往南天门飞去。

  听到红斐出门的声音,楚然忙从榻上翻起身来,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竟然一无所知?”

  “是小的疏忽了,小的也是刚刚知晓,正要跟将军说,却不想这红斐上仙,如此神速,是小的办事不利,但请将军责罚。”朱雀道。

  “算了,此次你我一同出征,我与红斐相识千年,她的手段和脾性,早已了解,她快你一步也是情理,说说是怎么回事吧。”,楚然叹了口气坐在榻上。

  “是,将军”,朱雀将这红斐如何得到天帝应允,许配给将军,先行来到这汨罗殿中,等将军得胜归来,便由天帝主婚成亲诸多事宜详尽说了。

  楚然听的目瞪口呆,心里想了千千万,却没想到,红斐竟然搬来天帝,正思索着。

  “太上老君驾到”,一个喊声。

  “今日还真是热闹,该来的怕是躲不过吧”,楚然心里叹道,忙出门迎接。

  行完虚礼,太上老君说道:“天帝宣你前去议事”。

  楚然回了声“不知天帝召我何事啊?”,

  “只怕将军喜事将近吧,快快更换衣衫,随我去吧”。

  说着就拉着楚然往着凌霄殿内驾云而去。

  楚然心急如火,不知做何对策,这边太上老君已拽着楚然,似乎容不得楚然思考……

  此时夕阳渐落,万道金光,洒落在琉璃瓦上,光彩夺目、离着这凌霄殿还有数里之遥,便听到这乐鼓声声传来,金光熠熠,瑞气紫雾之中这天宫更显得波澜壮阔、如梦如幻,好一派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的景象,此刻大战初捷,七十二只五彩祥鸟也绕着殿中飞转七十二圈意味着六界的祥瑞安康。

  汨罗将军跟着太上老君来到凌霄殿内,一百一十八根巨型白玉柱子上爬着一百一十八条金龙个个形态表情不一,有的怒目前视、有的杀气腾腾、有的单龙翔舞、有的双龙戏珠、有的飞龙乘云、有的蛟龙戏水、有的火龙黼黻、有的龙蟠虬结。

  这凌霄殿,汨罗已然来过千次,每次都是气定神闲,纵使在六界初生,天帝与那魔君血溅六界之时,汨罗都从未如此紧张过,天帝执掌六界已逾万年,少的与仙神牵线姻缘,莫不是天帝年岁已大,也变得八卦起来,关注起汨罗的姻缘之事来;或是却如外界所传为了给自己封印北极的奖赏;亦或是只是稳定军心,或是天帝看上了红斐亦仙亦妖的身份,又痴恋了汨罗千年,在这六界平稳为最为重要的当下,两界的联姻又是再上了一重保险,妖界只要不跟魔界联合起来,仅凭魔界一己之力难以跟天界相互抗衡。

  汨罗表面虽然看是坦然,实则已然心如火燎,心想:“如何才能了却这桩婚事。”

  两人进的殿来,一众天兵天将们都列阵两侧,行了大礼,两人齐声道:“拜见天帝”

  这宝殿之上,仙娥们轻摇蒲羽,这边天帝一派喜气洋洋,轻捻冉须“此番北极大捷,将军功勋卓著,将军要什么封赏,尽管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雨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雨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