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父母是什么?
阮笙绿2019-09-21 09:361,952

  也许是因为她哭得实在太凶了,黎北楼有些吓到了,无措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跟蒋钦哉闹别扭了?”

  这跟弦绷得太久,一旦断了,很容易让人变得不管不顾,凌恣意将满心的伤痕都化成了眼泪,哭得昏天暗地、旁若无人,哭得累了,还把身边的人拉过来,靠在他的肩膀上继续哭。

  眼泪差不多流光了,心情也畅快了许多,她才慢慢止住了哭,抽抽嗒嗒推开黎北楼,“教……教练……谢谢你啊。”

  黎北楼看了眼自己左边的肩膀,衣服上粘糊糊一片,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鼻涕,有几分嫌弃地皱了皱眉,但看到女生红通通的鼻子和肿成寿桃的眼睛,责备的话就忍了回去,又问了一遍:“你跟蒋钦哉还有秦素雪是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哭得像天塌了一样,蒋钦哉一脸郁闷,秦素雪坐角落里发呆。”

  凌恣意抹了把眼泪,“几个要么没爹,要么没妈的孩子自怜而已。你们这些父母双全,家庭幸福的人,是不会懂的。”

  就算不伪装成“秦洱”,她本人也没见过爸爸,单亲艰苦抚养她长大的妈妈,从不提爸爸,她也不敢问。小时候时常被叫野孩子,也受过伤。只是她没想到,自己长大之后,伤痊愈了,却成了冷冰冰的施暴者。

  黎北楼的眼神温柔了下来,抬起手轻轻放在她的头顶上,“不巧……家庭幸福是什么感觉,我也不知道,前面那个自怜倒是懂一些。”

  他没说下去,凌恣意抬头,望到他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悲伤,那悲伤就像是北极的流星,一刹那落如冰河中,虽然从头到尾都是寒冷的,但也让人惊艳,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凌恣意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她恼怒地用手背抹了一下,“婚姻法里就该加一条,不能给孩子幸福家庭的父母,都抓起来,判个三五年,并且剥夺生育资格。”

  她这话说得咬牙切齿的,让黎北楼忍不住皱了皱眉,“你一个高中生,什么婚姻法、生育的,是你该想的事情吗?”说着轻轻叹了口气,“再说,你这想法也太极端了,也是有很想给孩子幸福生活,但是不能的父母,比如生病、意外丧失养育能力的……这谁能控制呢?”

  “这种情况就属于正当,只要得到孩子的谅解,就能免刑。”凌恣意振振有词。

  “那这条法律就是名存实亡。”黎北楼苦笑,“这世上多得是抛弃孩子的父母,但没有几个一生都不肯原谅的父母的孩子?普通情况,只要父母低个头认个错,一家人基本就抱头痛哭,合家欢了。”

  是吗?那她低个头认个错,钦哉也能与她抱头痛哭吗?

  不管真假,也不想用理智,她似乎突然看到了希望,问黎北楼,“那你还记恨你的父母吗?”

  “我妈不养我属于正当情况,所以没有什么记恨不记恨。”黎北楼说:“我妈未婚生下我,在我小时候,生病去世了,我被送去了孤儿院。八岁那年,跳舞在市里拿了个奖,被一个舞蹈家收养了。不过她不让我叫她妈妈,她说她是我的老师,她并不想要孩子,但不忍心我这样的天才埋没在孤儿院里。不过,她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温柔又有耐心,给了我她所能给我的一切。我真得很感谢她。”

  凌恣意听得有些恍惚,这种关系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她非黑即白的世界观,评价不了他的遭遇,她看着他半天没说话,过了好大一会才问他:“那你觉得父母是什么?”

  “父母就是父母。”他回答得坦然,“两个普通人而已,不要用自己的想象去神化他们。如果他们给不了你美好的童年,完整的内心,就早点长大,自己给自己力量,长成美好又完整的大人。”

  眼前的这个青年,生理年纪比她还要小几岁,心态却比她要成熟多了,她小时候活在不完整的世界,长大了也没有完整自己,且将这种不完整当作常态,传递给了钦哉,让钦哉经历她所经历的痛苦。

  就像小时候被家暴的孩子,成为父母大概率也会家暴自己的孩子。

  如果不自己完整自己,父母子女就是一个轮回,一代一代就这么轮转下去。

  有风从湖面吹过来,冰凉潮湿扑在她满是泪痕的脸上,她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使劲抹了一把脸。

  她现在有机会回到钦哉身边,有机会纠正之前的错误,这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她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好好陪伴钦哉才对,哪里有时间在这里哭啊?

  她扯着自己的脸,扯出一个笑脸来,半真半假道:“你说得没错。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现在简直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黎北楼嫌弃地白了她一眼,却又笑了,“就你贫嘴。”

  说着他站了起来,又拍了拍她的头顶,柔声说:“下去吧,少一个人,总觉得怪怪的。”

  说着迈开长腿,自己先下楼去了,走到楼梯口,就听凌恣意在身后叫他:“教练。”

  他回头,就见那个有着明亮双眸的少女,对着他笑得灿烂。

  “教练,你已经长成美好又完整的大人了。”

  风卷起一片落叶,擦过他的头顶,落在地上,也落在他的心里,在他冰封的心湖中泛起点点涟漪,他不太习惯这种感觉,全身都僵硬了,犹如湖面上被冻住的鱼。

  他在湖面上看见了自己,那个支离破碎的自己……

继续阅读:65.烧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儿子是队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