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葱酱2019-06-18 11:255,257

  三局会议室,众人按照位置依次坐好,李社长站在前头,旁边站着一个身穿葱绿色长裙的女孩,长达腰际的墨绿色头发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位是即将成为我们三局里一员的鹿精――葱多多,大家掌声欢迎!”李社长说着带头鼓起了掌,众人也都跟着鼓掌,并说着欢迎欢迎。

  葱多多闻言露出了有些羞涩的笑容,白皙的的脸上有了点红润,鹿精天生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今天,是我来到动物管理局的第138天,我郝运,再也不是三局里面最新的那个人了!’郝运见状心里狂笑,终于,他不再是局里那个女萌新了!心里嘚瑟了一会儿,然后‘认真而专注’地又看了一眼葱多多,小妹妹,以后端茶倒水就是你的事情了,哈哈哈。

  “诶,老大,局里啥时候又开始招人了?”鼓掌声中,卞梁侧头低声问了问一旁坐着的kevin周。

  “不知道。”kevin周看了几眼葱多多,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既然来了,那肯定有她的道理。

  “这个葱多多长的还挺好看啊,可爱得很。老大你觉得呢?”

  “这倒是真的。”kevin周闻言看了几眼葱多多,又点了点头。

  “咳咳…”对面的刘小红瞥了kevin周一眼,咳嗽了几声。

  “也…也就只是那么一点点…还不及红姐的万分之一呢…”kevin周马上改口,角色一正,转头对卞梁说道,然后偷偷瞅了两眼刘小红,自觉救场及时,松了口气。

  “下面就请葱多多,为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大家好,我叫葱多多,来自明德市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靠山屯,是只鹿精,因为,因为比较喜欢吃葱,所以名叫葱多多。”葱多多腼腆的做着自我介绍。

  “看啥呢看,没见过女的了?”吴爱爱看郝运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葱多多,心里顿觉不爽,翻了个白眼道。“用不用我帮你把眼珠子抠下来安在她身上?恩?”

  郝运闻言回过神来,下意识捂着眼往旁边挪了挪,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怂了点,撇了撇嘴道:“粗鲁,太粗鲁了,你这也太粗鲁了。”

  郝运吴爱爱僵持间,李社长突然开口道:“郝运呐。”

  “啊,啊社长,怎么了?”郝运看向李社长,众人也都静了下来,好奇为什么突然又扯上了郝运。

  “你来局里多少天了啊?”李社长接着道。

  “138天。”

  “138天。”

  郝运和吴爱爱同时答道,又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猪脑子,记日期记得挺清楚呢……”吴爱爱翻了个白眼。

  “你!”郝运抬手,吴爱爱冷冷抬眼看了她一下。

  “行,你行。”郝运想了想,自己是打不过吴爱爱的,估计手还没下去就自己被她揍了个稀巴烂,手不甘心的放下了去。“不跟你这个女人一般见识!”

  “好了,我就是想说,138天,四个半月了,郝运也算是局里半个老人了,我想啊,既然爱爱你原来就不想带着郝运,我想让郝运和多多一组,郝运可以带着她尽快的熟悉工作。”

  “社长,这……”郝运闻言愣了愣,吴爱爱他俩是经常吵吵,可是也没想过不在一组了啊。

  “多多关照。”葱多多不知局面,听了社长的安排,紧张地对着郝运鞠了一躬,抬眼看向郝运是一脸的崇敬。

  “呃……”郝运愣了愣,这被人感觉崇拜的感觉几时有过啊,太爽了吧!!!!!!下意识地,郝运欣慰的点了点头。

  “社长,我……”吴爱爱正想说她现在没有不想跟郝运组队,可是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李社长继续说道。

  “好的爱爱,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就不用讲出来伤你和郝运的同僚之谊了。”李社长微笑道。“当然,无论怎么分组啊,大家,都是一家人。”

  “我没有……”吴爱爱皱眉,想要反驳,然而李社长居然又出言打断了她。

  “行了爱爱,不必说,我懂得,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李社长抬手阻止了吴爱爱的讲话。

  吴爱爱气极,转头看着郝运说了一句“你懂个屁!”,说完转头就走了。

  郝运一脸懵逼,这是说谁呢?说社长么?不太可能吧?说他?可他什么都没干啊!

  “她说什么?”李社长一脸微笑地转头看向郝运,问道。“说谁呢?”

  “哈哈哈……”郝运硬生生的挤出来一丝笑容。“说……说我呢……”

  “诶,领导,领导你别走啊!”气氛着实有点尴尬了,郝运觉得自己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连忙也起身,去追吴爱爱了。

  刚追没两步,办公室里就传出急促的警报声,警报灯闪烁亮起。高空悬置的喇叭响起监管员段未然的声音。

  “注意注意!明德百阅小区发生一起食物中毒案件,医院判定为味精中毒,该中毒人员所购买食用的味精是从转化者的店里所得,请各位探员前往明德大街22号,鸡味百货店捉拿嫌犯店长鸡精――蒜少少!”

  吴爱爱闻言停住了脚步,抬眼看了看喇叭,今儿是怎么了,又是葱又是蒜的,不是多多,就是少少的,那是不是待会儿还能有个姜不多不少啊?

  “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吴爱爱习惯性的扭头命令郝运道。

  “好的领导。”

  “小卞,走着。”kevin周拍了拍卞梁的肩膀。“红,红姐,我就去办案了。”

  “你去就去啊,跟我说啥啊,去去去,待会儿再给嫌疑人跑了。”刘小红板着脸说了几句,脸却有点红了,表情也有点不自然。

  “好嘞。”kevin周拉着卞梁就离开了。

  “局长,我……”葱多多看向李社长。

  “哦,你刚来,还不熟悉工作,先看看员工手册吧,这次你就不用去了。”

  “可是我……”

  “事发紧急,你先熟悉熟悉吧。”

  吴郝周卞四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鸡味百货店。

  店长蒜少少正坐在收银柜清点钱财,四人风风火火地走过来,吓了她一大跳。

  “动管局办案,蒜少少,你因为涉嫌贩卖有毒味精致使一名人类中毒昏迷,违反了动管局的规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吴爱爱说着递给了郝运一个眼神。

  郝运心领意会,掏出快递盒递了过去。“抗拒从严,放弃挣扎吧。”

  “我……可我没有啊……”蒜少少一脸莫名其妙。“我是安分妖啊……怎么可能?”

  “最新报道,我市百阅小区一名居民因为食用有毒味精,造成严重昏迷,经过抢救目前已无大碍,目前我市公安已对于有毒味精的来源展开了调查。”百货店的电视里传来了明德市新闻联播的报道。

  “你听听。”卞梁指了指电视机。“你太过分了。”

  kevin周点了点头。

  “带走。”吴爱爱撇撇嘴,从店中又拿了几包味精用作取证。

  审讯室。

  “冤枉啊,探长,冤枉…”

  “姓名。”

  “冤枉啊。”

  “姓名!”吴爱爱口气加重。

  “蒜少少…”

  “年龄。”

  “二十。”

  “什么纲目。”

  “鸡精。”

  “来明德市多少年了?”

  “八天……”

  “你可以啊!才八天就敢犯事儿啊?”kevin周皱眉道。

  “探长,没有啊,我真的没有下毒害人啊……”

  郝运和小卞拿着苏大夫的鉴定书正准备进来,却看见葱少少在审讯室的门口转来转去,满头大汗,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

  “干嘛呢?”郝运一脸疑惑地看着葱少少。

  “啊……郝探长,卞探长啊……我……”葱少少被郝运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思路,神情有点慌乱。“我……我就是想……就是想来学习学习,学习学习办案流程,哈哈哈……”

  “哦,这样啊。你多看看员工手册先。”郝运捏了捏手里的鉴定报告。

  “我们就先去送报告了。”卞梁拉着郝运就进了审讯室。

  “吴探长,周探长,鉴定完毕,鸡味百货店里的味精提纯粗糙,其中确实含有大量有毒物质,对人体危害极大,长期食用,会造成人身体机能受损,导致严重昏迷。这里是检测报告。”

  郝运说着把检测报告递了过去。

  kevin周接过看了两眼,又递给了吴爱爱。

  “证据确凿,你还狡辩?”吴爱爱看完眼神一凛,看向蒜少少。

  “我……我真不知道啊……你们,你们也说了,长期食用,长期食用才能导致昏迷,我才来明德八天,就八天……”蒜少少走着鸡精惯有的机敏聪慧,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八天,不短了。”kevin周喝了一口卞梁泡好端给他的咖啡。

  “探长啊,真的不是我啊……”

  “你味精有毒是真,虽然只是八天,但是不排除是中毒之人体质较弱,扛不住味精中有毒物质的短期积累。病人这几天吃的这款味精,目前只有你们家在卖,不是你,是谁?”吴爱爱又仔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报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我一家卖。”蒜少少又听到了重点。“我进货的时候,鸡大源说过了,这是明德市最受欢迎的味精,几乎所有店都有这款味精,味道好,销路也好,我才进货的。”

  “谁?鸡大源是谁?”吴爱爱挑眉。

  “对啊,对,你们应该去抓鸡大源啊,这味精是鸡大源生产的,这味精有毒应该是抓他啊,我又不知情,我是良民……”

  吴爱爱闻言神色一正。“他在哪儿?”

  “郊区的大源食品工厂,他开的,他住在工厂旁边的那栋楼里。”

  “你怎么认识他的?”kevin周问道。

  “他原来是我们靠山屯的,两年前他就来明德市了,我和葱……我和我闺蜜,前几天来的时候,盘了家店,准备和在老家一样继续开百货店,原先提供货的老板觉的明德有点远,就不给供货了,我出门转悠准备找新的供应商,正好就碰到了他,老乡嘛,他正好也生产各种日常调味料,百货店,这些也得进货吧……”

  “这些也只是你得一面之词,得等我们找到鸡大源,找到证据之后才能定论。”吴爱爱当下手中的报告。“郝运,先将她带到拘留室,听候通知。”

  “好的领导。”

  “然后我们准备准备,出发去大源食品工厂。”kevin周道。

  “好的老大。”卞梁应下。

  “郝运,门口等你。”吴爱爱收拾收拾审讯资料对准备带着蒜少少去拘留室的郝运道。

  “好的领导。”郝运点头。

  众人一开门,就看见葱少少站在外面。葱少少正在门前发呆,门突然被打开了,吓了她一大跳。

  “你怎么在这儿?”吴爱爱kevin周一脸疑惑。

  “你怎么还在这儿?”郝运卞梁也是一脸疑惑。

  “我……我就……”

  “探长,不是要去拘留室吗?愣着干什么?”身后一直挺乖顺的鸡精蒜少少突然尖利着嗓音道。

  “去去去,你催啥啊,第一次有妖怪催着要进拘留室的。”郝运被声音刺的耳朵一痛。这一嗓子,着实可怕啊。

  葱多多看了一眼蒜少少,眼眶一酸,正想上前,然而蒜少少一个眼神制止了她的行动。

  众人没注意,也没管葱多多了,郝运就将蒜少少押去了拘留室。

  明德郊区大源食品工厂。

  一个诺大的工厂,所有生产线上却不见一人,整个工厂是静悄悄的。

  “段老师,查一下附近的监控。”吴爱爱对着手环道。

  “根据监控显示,两个小时之前,有人进来说了几句话,然后所有人就都离开了。”

  “谁?”

  “我看一下,根据资料库匹配结果,此人名叫刘源,鸡精,两年前从靠山屯来到明德市,开办了大源食品工厂。应该就是鸡精蒜少少口中的那个鸡大源了。”

  “人去哪儿了?”

  “去了旁边的居民楼里,那里的监控,被人破坏了……”

  “估计是听说出事了,跑路了。”吴爱爱看了一眼郝运,撇了撇嘴。

  “那怎么办啊?”卞梁懵懵地问。

  “先去居民楼搜查搜查证据吧。”kevin周冷静的说道。

  “碰碰运气吧。”郝运道。

  众人来到居民楼,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却不想才走到了一楼第三个房间,就看到了有一个人坐在窗前静静的发呆,是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

  “你是谁?转过头来!”吴爱爱抬起来黑伞对准了那个人。

  “刘源。”那人缓缓的转过头,面无表情道,并没有一丝丝慌乱与害怕。

  “你……”众人惊愕,还以为他是畏罪潜逃呢……

  “赶紧的吧……”刘源伸出了双手。

  “哦……”郝运懵逼地将快递盒放到了他手上。

  明德三局拘留室。

  “少少。”葱多多一个一个房间搜寻着。

  “多多,我在这儿?”蒜少少很快的听出了葱多多的声音。

  “少少。”葱多多闻声找到了关着蒜少少的那间。

  “少少,我来救你出去。”葱多多抓住了蒜少少从铁门里伸出的双手。

  “多多,不能啊,你才当上这探员……你这样,我会连累你的。”

  “没事,我不在乎,我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回靠山屯吧,我们不在这儿了……”

  “多多你快回去吧,别被人发现了,我没罪,是鸡大源拿东西坑我们,我很快就能出来的。”

  “不行,少少,万一他们抓不到鸡大源怎么办,要是一直关着你怎么办。”

  “你们在干什么?”郝运的声音在走廊那边传来,手电的光从他手里闪出,有点刺眼。

  “我……”光有点刺眼,葱少少将手挡在眼前。

  “多多,你快走!千万别说是来找我的!”蒜少少心急地把手从葱多多手中抽出。“快走。”

  “我跟他拼了!”葱多多发狠道,看着郝运一步一步地走过来,葱多多手有点抖。“我一定要带你离开!”

  “你是不是知道了?”郝运问葱多多道。

  “我……”葱多多起身,左手慢慢往变成了鹿蹄,准备向郝运劈去。

  “你是不是知道了,鸡大源抓到了!可以放了她了。”郝运指了指蒜少少。“社长让你来放了她?”

  “我……是啊……”葱少少闻言心下一喜,手也隐去了原型。

  后来。

  葱多多觉得城市套路深,辞职带着蒜少少回到了靠山屯,郝运嘛,依旧归到了吴爱爱的手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同人之城市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同人之城市套路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