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长颈白兔2019-06-18 11:222,695

  “坏人,乖乖放下枪束手就擒吧!”

  “别跑,今天我一定会抓住你为我的兄弟们报仇的!”

  “啪——啪——你们都死了,我才是最后胜利的人。”

  ……

  屋子里传来此起彼伏的说话声,那语气斗志昂扬,若不是声音过于稚嫩,倒真的像是警匪片里演的情节。

  可没过一会儿,这警匪片就被迫中止了。

  “小齐,你在屋子里干什么呢?还不赶快去写作业!”女人一把推开卧室门,冲着男孩一顿数落。

  “我作业都写完了,我要演戏,我长大要当演员。”男孩的声音虽然稚嫩,但说出的话却充满坚定。

  “你还想当什么演员,小小年纪成天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看你这次考试成绩下滑了多少,老师都给我打电话了。”女人提高嗓门,企图借此起到威慑作用,“赶紧给我看书去!”

  男孩见拗不过母亲,只得灰溜溜地解开用毯子系成的披风,放下手里充当手枪的文具盒,落寞地坐到书桌旁打开了书。

  女人见此,满意地点了点头,她希望儿子能够按照正常的轨迹成长,减少走弯路的可能性,接着她冲着外面喊道:“老余,水管修好了吗?”

  老余看起来五六十岁模样,是这一片的水管修理工,他已经有几十年的修水管经验了。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修水管技术不错,人也老实忠厚,所以街坊邻里修水管大多都会找他。

  老余低低地应了一声,将工具装好准备收了钱就离开,可是女人家里突然找不出零钱,老余也没有带多余的钱。女人见状便对老余说:“要不您先回去,等会我给你把钱送过去。放心,咱们都修过这么多次了,也不会缺这一次两次的。”

  老余一向好说话,对女人说的话应了一句,便提着工具离开了,出门前还朝卧室看了一眼。那眼神,包含了一些旁人看不懂的东西。

  经过市场的时候老余买了些做午饭的菜,他经常在这里买菜,大家都互相认识,加上他给不少人家修过水管,所以给他结账时都会便宜一些。老余两手提着菜便回家了,他住在一栋旧居民楼里,因为年久失修,时不时会从天而降一块墙皮。就连楼梯也是高低不一,一不小心就会滑到,好在他住的是一楼,安全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进了屋子,还没来得及做饭,老余便拿出了放在床头抽屉里的日记本,因为过于激动,他的双手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日记本看起来有些年岁,第一页的纸已经有些泛黄,一开打四个大字便映入眼帘:杀手日记。

  老余脱下工装,换了身衣服,又从兜里掏出一把枪。他缓缓走到穿衣镜前,对着镜子举起枪。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老余是独居,平时来找他的人并不多,正当他疑惑时门外传来了那个令他激动的声音,“余爷爷,我妈妈说今天少给了你二十块钱,让我给你送来。”

  小齐敲了一会儿门,却始终没人应答。正当他准备走的时候,门开了。

  若是放在平日里,小齐一定给完钱就走人了,可当他看到屋里人的打扮时,他却犹豫了。

  老余穿着一身黑衣服,带着顶黑帽子,颇有旧上海时期杀手的风范。

  “余爷爷,你这是在玩cosplay吗?”小齐已经上三年级了,经常接触网络的他知道一些老一辈不懂的词语。

  老余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有些试探又带着些期望的问他:“你喜欢演戏吗?”

  小齐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可他对余爷爷了解的不多,妈妈也只说了让他来送钱,如果贸然进去怕会发生什么意外。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还是看过不少新闻,知道小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

  老余见状也知道了他的担忧,便给了他一个本子,说道:“这是我多年前做群演时总结的经验,虽然那时没有台词,但我还是会用心演好每一个分配给我的角色。”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老余的目光忽然变得很缥缈,似乎思绪也被拉到了很久以前。

  小齐只是个三年级的学生,他并不知道老余都经历了什么,但他觉得这位余爷爷可能会帮到他。妈妈不许他演戏,可他偏偏很喜欢演戏。每当他看到电视里面的人物时,他都想要把他们呈现出来。

  小齐将二十块钱塞到了老余手里,满怀欣喜地接过那个本子,而后欢快地回家去了。

  看着他雀跃的背影,老余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很多很多年以前,他也有过这种时刻。

  身为一条鱼精,他只能每天呆在水里,看着一望无际的江河湖泊,生活平淡而乏味。

  直到有一天他接触到了电视,看到了一生中第一部电影,他忽然对演戏有了兴趣,并且不甘心一辈子被困在水里。

  本以为演戏很容易,可得到演戏的机会却并不容易。刚开始的几年,他初到人类社会,连生存都成问题。他只能一边做水管修理工一边去电影厂寻找演戏的机会。

  日子细水长流,不知不觉十几年过去了,他在城市里租了房子,算是站稳了脚跟,可却始终只是一个群演。

  终于有一天,他得到了一个出演杀手的机会,虽然只有十几句台词,但他却无比欣喜。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对着镜子练习,不分昼夜,不论是台词还是动作神态,都力求做到完美。可真的等到开拍那一天,面对无数的灯光与摄像,他没有发挥出真实水平,从此失去了演戏的机会。

  再后来,电影厂关闭了,当年的群演们四处流散,开始了各自的人生。老余当了全职水管工,每天和水管打交道,当时支撑他来到城里的梦想似乎已经离他越来越远。

  可他偶尔还是会穿上那套杀手装,拿起那把握了无数次的枪,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说着那些台词。

  或许他已不记得当年的电影内容,但当这些台词成为了他的执念,他就只能把自己禁锢在杀手角色的牢笼里。

  从那以后,小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偷偷来找老余,尽管到了后来老余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他的了。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六年后,已经十五岁的小齐瞒着妈妈,偷偷报名参加了一部电影的海选。最终他突出重围,拿下了少年杀手的角色。这时小齐的妈妈才看到儿子的长处,知道了一直以来因为只在学习上向儿子施压而忽视了儿子的兴趣爱好。

  一开始,作为一名刚刚初中毕业的学生,小齐尝试了很多次也无法将自己融入到角色里。可他忽然想起了多年前曾偷偷看过老余的表演,老余虽然教他演戏的技巧,但他却很少看到老余演戏。只有那一次,老余把自己打扮成杀手模样,虽然拿着一把玩具手枪,但眼神里充满了杀手的决绝,那种迸发的感情一下子将小齐带入到了新电影的角色中。

  电影拍摄当天老余也受小齐妈妈的邀请到了现场,他看着小齐的表演,恍惚间回到了当初自己表演的时候,那种痴迷与陶醉,使他不知不觉将自己也给带入了进去。

  直到导演喊卡,他才从自己的梦境中醒了过来。

  这些年,他始终无法释怀当年没能演好杀手的遗憾,可当他看到小齐在聚光灯下有条不紊地表演着,他忽然就放下了。

  过去的一切已无法再重现,他一直以来耿耿于怀的不过是一场虚妄。

  从今往后,杀手老余将永远消失,而水管工老余则会一直走下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同人之执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