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小龙虾而引起的真相
康穗穗2019-07-25 12:183,060

  郝运打开冰箱,空荡荡的冰箱的黄色灯光照亮了他的脸庞。

  也照亮了他的生无可恋。

  四爷也被饿醒了,呜咽着凑过来蹭蹭他的腿。

  郝运摸摸四爷的狗头,坐回沙发上,拿起手机,和四爷说:“不想做饭了,定个外卖好不好?”

  四爷像是听懂了一样,立马蹦上沙发,目光炯炯地盯着郝运的手机,期待他下单。

  “你这狗。”郝运双手搓四爷的脸,恨铁不成钢,“看看你最近都胖成什么样了。”

  四爷才不管,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继续呜咽着咬着郝运的袖子催促他快点下单。

  “叮咚”一声,屏幕显示了微信支付成功。

  郝运把手机扔回桌子上,身体一放松倒在了沙发靠背上,整个人懒洋洋的,摸摸自己快饿瘪的肚子,无精打采地说,“好了,接下来就等待小龙虾的驾到吧。”

  郝运按动了电视机的开关按钮,听着电视机里传来的缓慢平和的声音昏昏欲睡,“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时钟滴答滴答地转着。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五分钟。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郝运猛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看到四周熟悉的摆设才缓慢平静了下来,喘着粗气,明白自己刚刚是做了个噩梦。左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点亮屏幕开来——

  “哇靠这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的外卖怎么还不到!”

  电话里并没有显示未接来电,也没有接收到未读短信,郝运赶紧打开APP,点开外卖详情,看着从五十分钟前进程就显示的“正在派送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他幽幽开口,“咋的,就从楼下搭个电梯送上来的功夫还能迷路了?”

  郝运拨打了上面显示的外卖员的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等待对方的接起。

  听筒里很快传来声音,呼呼的风声,像是在开车途中,一个男声传来,“喂,哪位啊。”

  郝运开口,“你好,我想问我的外卖去哪了。”

  男声“哈?”了一声,回复他,“这我怎么知道,你问外卖去啊。”

  郝运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忍了又忍,继续开口,“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就是负责送我那份外卖的外卖小哥。”

  对面沉默了一下,然后迟疑着反问他,“……我是吗?”

  这简直,叔能忍婶都忍不了了啊。

  于是郝运平静地回答:“你是。”

  对面静了又静,然后讪笑地说,“先生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忘了,你看这样,你说一下你的订单号,我马上给你送过去。”

  郝运报出了一串数字。

  外卖小哥在那边不住地点头,“好的好的,我很快过去,请你耐心等待。”

  郝运放回手机,重新躺回沙发上,看着头顶的时钟转动,静静等待小龙虾的到来。

  四爷被饿得嗷呜了一声。

  三十分钟到。

  郝运气愤地再次拿起手机,拨打刚刚的电话,简直怒火滔天,“请问你那个‘马上送到’到底是什么马呢。”

  外卖小哥“啊”地叫了一声,很明显是又忘记了,他不住地道歉,“实在对不住,十分钟后我肯定敲响你家的门铃。”

  “你是楼下新来的吧,你这效率很明显不行啊。”郝运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心里已经决定待会肯定要给一个差评,一个大大的,饱含了他的愤怒的差评。

  十分钟后到。

  郝运平静地再次拿起电话,熟练地再次拨打那个号码,而后再次平静地发问,“你是鸽子吗,你是上帝专门派来鸽我的吗。”

  外卖小哥这次是真的惊了,他颤颤巍巍地说,“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鸽子的。”

  郝运气急败坏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纲什么目,总之你把小龙虾给我送回来!”

  “很快!!”

  话音刚落,郝运只觉到面上拂过一阵风,风不大,速度却很快,刮得他面上生疼,眼睛都有些睁不开,等他再次睁开眼就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一个戴着赛车头盔,穿着赛车手衣服,留着到肩膀的长发,整个人酷得跟赛车手一样的人蓦然出现在了这里,手里提着一个外卖盒,里面装着他订的小龙虾。

  郝运有些怔住,愣愣地看着他,然后脖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慢动作地转头看向他来的那个方向,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他阳台的玻璃被破了一个大洞,依稀可以辨出那是一个人体形状的模样。

  郝运惊吓过度,嗓子像是被掐过一样,既嘶哑又尖利,身子同时往后缩去,“你要干嘛,入室抢劫可是犯法的我告诉你。”

  四爷也被吓到,火速跳下沙发,躲进它熟悉的桌子底下,只留下一个脑袋探出头来,瑟瑟发抖。

  鸽子小哥摘下头盔,把手里的小龙虾也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拍拍手,笑容满意:“完美又准时地送到了。”

  你统共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这位大兄弟,你恐怕对准时这件事有什么误解……

  郝运将抱枕抱在怀里,增加自己的安全感,一面看这个不速之客,一面朝周边探着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外卖已经送到了,你……你可以走了。”

  鸽子小哥像是没听见,反而自来熟地凑到了郝运身边坐下,“哥们,和我谈谈,你是怎么只靠电话就能识破我的真实身份的。”

  这还用靠电话吗……你鸽了我这么多次除了鸽子本鸽还能有谁能做到啊。

  鸽子小哥歪了歪头,陷入沉思之中,“我到底哪里暴露了,我肯定得改正,不然转化者身份被人类知道了这事可大可小,搞不好就得被遣送回去。”

  小哥继续自言自语,“我可不能被遣送回去,我的赛车道可还等着我去建成呢。”

  郝运:“……”

  郝运:“实不相瞒,既然身为一只鸽子你就不太适合送外卖,不然被识破都只是迟早的事情。”

  小哥看了他一眼,说,“我也不想的,这都是为了生活啊。”话说到这里,小哥明显有些哽咽,“你不知道,我是一只乡下鸽子,经历了千辛万苦才能来到城市里,但来了城市后我发现我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工作我就无法养活我自己,无法养活我自己我就不能继续在明德市生活下去,不能在明德市生活下去我就没办法实现我的赛车梦。”

  郝运的眉毛跳了跳,“你还有一个赛车梦?”

  “是啊。”小哥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这年头为了实现梦想可太不容易了。”

  郝运对此深表赞同,他想到自己为了这家宠物店而付出的代价,门口显示屏被砸,时不时面对黑衣老大的恐吓,最严重的是想到自己因此被迫进入了动管局,一时悲从心来。他拍拍小哥的肩膀,安慰他,“没有想到你过得这么辛苦,实在不行我觉得你还是回家去吧。有道是,努力不一定会成功,可是不努力一定会很舒服。”

  小哥一脸悲愤地看着他。“我不能回去,就这么灰溜溜地就回去了我还怎么面对村子里的父老乡亲,怎么面对偷偷在心里爱恋我的翠花。”

  情绪和气氛都到了。

  小哥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出一首《爱你在心口难开》播放出来。

  郝运赶忙抱紧自己的抱枕。

  小哥继续说,“你不知道,翠花她就喜欢我在赛车道上奔驰的样子,她说我长发飘起的样子,很酷。”最后两个字,小哥说得铿锵有力。

  郝运问道,“翠花是你的青梅竹马吗?”

  “是的,我们从小手牵手一起长大的。”

  “翠花也来到了明德市吗?”

  小哥回答,“对的,我们一起来的,所以你明白了吧,爱人还在身边,我却要被遣送离她而去,这种感受有多么痛苦。”

  “翠花在哪里工作啊?”

  “我不记得了,但是翠花比我有本领,她上次和我说进了一个什么社还是什么局。”

  郝运咽了咽口水,“翠花也是一只鸽子吗?”

  小哥点头。

  郝运这次是真的有点方了,他慢慢地说道,“……可是翠花她已经和我们局里的小卞同志,他们两个人坠入爱河了啊。”一边说,一边看小哥的反应。

  小哥如遭雷击,叫道,“怎么可能!翠花她是爱我的!”

  郝运咳嗽了一声,“你知道的吧,鸽子的本性就是鸽,她不鸽你鸽谁。”

  小哥:“!!!”

  她鸽你也鸽。

  相鸽何太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同人之小龙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同人之小龙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