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古装者
王昭之2019-06-20 09:542,798

  “混账家伙,你还真不留情,一出手就动真格啊!”泰勒见上万军士瞬间损伤了十之六七,大多失去战斗力,又哪里忍得住攻心的怒火!

  “对待敌人,就不能心慈手软,圣魔殿没警告过你吗?”火炎燚不屑的道。

  不提圣魔殿还好,一提圣魔殿,泰勒便心痛起来。明明是特种小队,却因为没被选上将星而倍受羞辱。他只好更加奋勇修练,希望进入圣魔殿的核心层。

  “你是我的机会,只要杀了你,我便有望进入圣魔殿核心层,成为将星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一直说圣魔殿的将星与我们的圣台战将地位相等,可我并不那么认为。一方是恶魔的走狗,一面是光明的使者,哪里又相等了。”火炎燚不舒服的道。

  “哼,你也就只有现在能逞舌,我倒要试试能让二十八将星谨小慎微的圣台战将有什么了不起!”

  泰勒手一招,魔法木元素便使了出来,生生不息的藤条向群蛇般靠近火炎燚,直接将他缠绕得严严实实。

  “火起!”火炎燚口中一念,他的全身就燃烧了起来,重重烈焰焚烧着浑躯血肉筋骨,那蛇藤瞬间烧了个干干净净。

  见对手的衣服在火中丝毫无损,泰勒有些面色凝重。

  先前火炎燚使用了土属性,雷属性,火属性,风属性,对他来说可是异常棘手的。

  作为魔法使用者,只会木属性的运用,对方的火专焚其木,这并不是好事。

  “灵障——大暴动!”泰勒不敢犹豫,双手一抓,无数木头飞快积攒,很快便将火炎燚的周围给填满,一座坚不可摧的木牢把他困禁在内。

  火炎燚手一抓,一柄雁翎刀就凭空在手,抽刀出鞘,金属性之力全附在刀刃上,“唰唰”连出数十斩,那牢固的木笼就化成了碎木,轰然崩塌在火炎燚的四周。

  无数蛇蔓向章鱼的手,那尖尖的根刺化作数不尽的木箭,对火炎燚实行了麻麻密密的攻击。

  火炎燚手中雁翎刀不断挥出,斩刃尽断根刺,两人相距十几丈远,还真不是谁都能轻易突破对方的防御的。

  无数根刺如须动手御,在泰勒的周身布置成了严密的防护,十丈之内火炎燚根本无法突进。

  “雷来!”

  火炎燚左手一招,九天之上电闪雷鸣,紫电如蛛网根须交织着从天而降,划破了一切寂静,带着无上劈击力,直接将雷电砸在了泰勒的身上。

  外焦里嫩的泰勒一下子就被迫解除了一切魔法,浑身麻痹的他强行支撑起身体,然后以傲人的姿势站了起来。

  “勇气可嘉,但还差了火候,何必执着于将星之名,它在我心里一文不值。”

  火炎燚右手雁翎刀犹如开天裂地的巨能,带着无限杀威朝泰勒的心脏划去。

  泰勒很不甘心,一咬牙关,以指画空,形成一道暗紫的咒印。

  “血破之刃,剑动真灵,出!”

  喝声破空而起,一柄暗色长剑从咒印中被拔出,泰勒身体一掠,带着可怖的黑暗威能直接冲扑向了火炎燚。

  “头儿小心,这是禁忌之剑——咒剑!”卡尔见多识广,立即看出了门径。

  “来得好!”

  火炎燚右手雁翎刀突然一变十,十化百,一百零八道天罡地煞剑猝然发动,朝着泰勒的浑身死穴射去。

  “咒光,出!”泰勒一抖咒剑,数十道暗紫之光从剑刃发出,一下子笼罩了火炎燚的身体。

  “不好!”暗紫之光入体,火炎燚顷刻之间像是被抽空一切精气神,连躯体都不听使唤了。

  “五感尽丧,精元已竭,你拿什么和我继续斗?”泰勒手持咒剑,一步步逼进麻木不仁的火炎燚。

  “刚才你竟然没受伤,凭什么能躲过那上百道刀威?”安德见泰勒安然无恙,所以疑惑的问。

  “很简单,我有耶稣的十字架免疫!”泰勒从胸前内衣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银白色十字架吊饰。

  “真够卑鄙的,你连禁忌之剑都敢出,还有什么底线?”约翰骂道。

  “我只想胜利,至于会造成什么后果,这就不是我能掌控的。还有,你们也就只有嘴上说说,像无病呻吟一样骂一骂,难道还能咬我不成?”

  泰勒知道禁忌之剑的威力,自然也明白他将因剑而强大,因剑而死亡。

  禁忌之剑据说曾被一名恶毒的大巫婆用禁忌之吻和禁忌之血诅咒过,是一柄强大又噬主的剑。

  “火炎燚,身为匡正门的圣台战将,也不过如此,中了我的禁忌之剑,他铁定没救了。”

  泰森说着,将长剑指向了玛丽亚、卡尔等人,“火炎燚已死,你们解脱了,归顺圣魔殿吧,不然我会大开杀戒的。”

  “刚入了匡正门水木堂,现在又让我们投奔圣魔殿,你真以为我们是为了趋利避害的失信者?”汉森不悦道。

  “我们瑞典水木堂人数过百万,你要我们瑞典十大姓族跟你,仅凭你的下三滥招式,还无法让人心服口服。”安德道。

  “都很有骨气嘛,倒是比泰尔森强多了,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我的禁忌之剑硬!”泰勒将咒剑在空中顺手一划,便冲向了安德。

  安德、约翰、卡尔三人大战泰勒,十余合下来,是以不敌而欲退之。

  “我们来帮你们!”汉森与玛丽亚喝着,快速闪身上去,五打一,依然有所顾忌,很难占得上风。

  “真以为人多就力量大吗,在禁忌之剑的面前,你们五人都是活死人!”泰勒呵呵一笑,快攻而上。

  一动不动的火炎燚似已失去神魂,变成雕塑。

  “无极有极,再生阴阳,左手阴执地,右手阳擎天,五指乃五行,,五行不灭,相生相克……”

  在脑海深处,火炎燚还记得修练中的玄关。

  脑中有执念,心中有心火,而他的左手有阳,右手有阳,再生五行,生生不息,轻而易举……

  五行相生,心、肝、脾、肺、肾立即运转,四肢逐渐可以行动,就连五感也恢复了。

  虽然火炎燚心有所悟,但身体却疲惫、乏力,甚至是被什么东西给禁锢住了。

  “这是诅咒之力,看来只能拼死一搏了。”他暗自想着,双手拧成拳,将五行高速运转、提升,直至巅峰状态。

  紧接着,识海中轰然一声炸响,一股更加强大的磅礴之力冲涌浑身经脉,任督二脉更是直接被打通。

  “好舒服的玄妙感,难道这就是棋魔所谓的‘古装战将模式’?”看着身上的大叶龙鳞甲和脚上的金丝履云靴,火炎燚有些心惊的想着。

  现在的他头上是束着黑长发的束发金冠,内着轻盈长袍,外披龙鳞甲,连皮鞋都变成了靴子,更惊讶的是手上还握着厚背尖翅雁翎刀。

  白色的披飞迎风而动,一切的障碍都化成了乌有,现在火炎燚浑身是劲,哪里还有先前的不适,甚至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就是五行,五行就是他。

  “这才是真正的圣台战将状态,我终于做到了!”

  “难怪少主一直保持古装模式,就是为了更充分的领悟自然大道啊。”火炎燚想着,然后被现实的打斗声拉回了神。

  “泰勒,你不是仗着禁忌之剑很厉害吗?今天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匡正门圣将!”

  火炎燚大喝一声,脚下一点,便如轻燕般飞了起来,直接掠到了空中,把手中厚背尖翅雁翎刀一挥,一道恐怖的属性之力便向泰勒射了出去。

  泰勒正用禁忌之剑逼迫着玛丽亚、卡尔五人,眼看就要完成斩首行动,可一听见火炎燚声音,连忙留了个心眼,瞬间移出了几丈距离。

  可泰勒还是估计了真正的战将实力,尽管火炎燚只用了两三成力劲,但这劲道却瞬间扫向目标,将泰勒一下子冲跌出去十几米远。

继续阅读:第十九回 一个好演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