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故事会
王昭之2019-06-20 13:322,874

  “明明是血肉之躯,你的手掌却可以像刀一样在磨刀石上磨,更重要的是我根本看不出磨了有什么变化和作用。唉,莫非你不是人?”古月湖见鬼般的道。

  “古班长,你好歹也是军人,现在是科学时代,你怎么会那么迷信?”火炎燚反问道。

  “你在避而不答,为什么要回避我的问题?还有,两个月前的那天,你所爆发出的杀气,虽然不能收放自如,但也骗不了我!”

  火炎燚体内有黑玉虎符,现在身体渐渐有些异变,准确来说他现在已具备了一名兵王的技能,这全都是托了它的福。

  “我之所以在磨手刀,是为了将凝聚在手掌上的无形真气给改变形态并磨锐磨锋利。”火炎燚不想引起太大的误解,所以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用到磨刀石!”

  “其实关于磨刀石,我曾经听来一个故事。”古月湖说着,然后开始讲述起来。

  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家大财主叫庾庆阳,住在大桑村的东边,他虽然拥有大批的良田沃土和无数的金银财宝,但贪欲还是越来越大。为了追求厚利,竟然做起奸商来了。

  一天傍晚,一位叫褚宁缺的人不知从何而来,只见他悠然洒脱地赶着两头牦牛,牦牛背上载着满满的四驮子粮食。

  当褚宁缺快进村时,令人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取近道回家,而是绕到村子东头,故意从这家大财主的门前经过。

  原来褚宁缺是为了引大财主庾庆阳贪心大作,邪念横生。

  果然不出所料,财主庾庆阳一看见马上就问道:“褚宁缺,瞧你这驮子里装得满满的,是些什么?”

  “粮食。”褚宁缺答得很干脆。

  “哟,你真不简单!哪儿弄来的?”

  “穷得没有法儿,只好做点小买卖呗!昨天,我运了点磨刀石到西镇去了。这点粮食就是用磨刀石换来的。”

  财主庾庆阳听说“运了点磨刀石”就换来这么多的粮食,觉得这倒是生财之道,有利可图,于是就详详细细的向褚宁缺打听起西镇的市面情况。

  褚宁缺也早已猜透了庾庆阳的心思,便向他做进一步的介绍道:“磨刀石在西镇可真吃香啊!我一运到那儿,就被他们给抢购一空。不过,这方面的行情、价格,也确实有点奇怪:大磨刀石每块五两银子;小磨刀石每块也卖银子五两。我这次算是倒了霉,运去的全是大块儿的磨刀石,要是小的,那该是多么合算哟!

  财主庾庆阳听到这里,似乎已是急不可待了。

  也许他认为,自己想要打听的已经全都打听到了。

  这时,庾庆阳还没等褚宁缺介绍完毕,就连忙扭过身子,甩开了正在说话的褚宁缺,回去着手他的肮脏营生去了。

  当天晚上,庾庆阳命令他家的全部佣人将那些本来已经现成而适用的磨刀石统统砸成小块儿。

  面对着这些堆积如山的小石块,迷惑不解的财主老婆孙木兰不禁惊问道:

  “你发疯啦,好好的磨刀石干吗要把它砸成这种样子?”

  “你懂个屁!明天到了西镇以后,你就知道了!”

  财主庾庆阳带着傲慢的神情说道,脸上堆满了洋洋自得而十分神秘的笑容。

  翌日晨,财主庾庆阳亲自出马,领着长长的、满载着砸碎了的小磨刀石的马帮,向西镇进发。

  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到了西镇,果然引来了不少的“顾客”。

  但是当人们一见全是些不成形、不中用的小碎石块的时候,便都成了一顾而去的看客。

  财主庾庆阳的磨刀石足足摆了一整天,连一块也没卖出去。

  后来,他知道自己上当了,赶忙回来找褚宁缺算账,并且质问道:“你说磨刀石在西镇很吃香,我运去了,怎么没有一个人买的呀?”

  褚宁缺直气壮的答道:“昨天人家都已经买了我的了,仅仅才隔了一夜,怎么还会买你的呢?磨刀石又不能当饭吃!”

  “那庾庆阳是无利不起早但又道听途说不加思考的主,所以才会被褚宁缺骗。我古月湖难道连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事情也都不相信吗?”古班长说着,又道:“再说怪异的人又不止你一位,你都有两位榜样在前面了。至于我,是既悲哀又幸运的人,当兵五年,见证了两大奇迹,也算人生无憾了。”

  “两大奇迹,是什么啊?”火炎燚停下了动作问。

  古月湖想了想道:“大华国按照军校最高原则进行授衔:最高学位是学士的,授予中尉军衔;最高学位是硕士的,授予上尉军衔;最高学位是博士的,授予少校军衔。”

  “可我说的两位都不是从军校出来的,他们从零开始,在新兵三个月的训练完毕后,就从列兵提升到了高级士官一级军士长。”

  “什……什么?从零开始的列兵到一级军士长只用了三个月?”火炎燚双目圆瞪,脸上大骇然。

  “不错,他们就是大将军王昌国的长子王亭风和少子王世宇。一些外人一定会认为他俩是受了特殊关系的照顾,可只有内行人才知道,他们兄弟俩凭的是超然的军事才能。如果不是大将军强行铁腕压制,其实两人在三个月军训完后会被破格晋升为中尉,甚至是上尉。”

  古月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道:“五年前,我刚进入新训旅九连八班,当时王亭风便是我的室友,那家伙刚一来什么都不懂,完全是愣头青,现在的车副连长当时就是我们新九连八班的班长。”

  “王亭风是有样学样,一学就会,可接下来三天后,别说整个八班,新九连,甚至是整个新训旅都被吓到了。”

  “王亭风这家伙当时三天的表现就比现在军训了三个月的你出色一百倍,一个人出色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简直就是太阳,整个新训旅都被他带动了气氛,甚至是军区长官都知道有王亭风这个新兵。”

  “就拿叠被子来说吧,这家伙一分钟就能得心应手地叠出有历以来叠被子最快最好的成绩,号称‘叠被子王’!军姿军容军纪更惊人,简单比新兵手册上的还好十倍,连新训旅的总教官都称他为‘活手册’,其实你们现在用的新兵手册就是按照王亭风的标准来的。我们对他被晋为‘上等兵’没有不服,只有热泪盈眶,连嫉妒之心都生不起。”

  “军训第十天,王亭风被晋升‘下士’,新兵班班长、新兵连连长全成为了他的助手,他把九连带动起来,简直像一个老兵连,可想军姿军容军纪多么好。”

  “而那时的我是最笨的,可被王亭风耐心一教,也是有模有样,俨然一名标兵。”

  “后来全军训旅也被王亭风调动了,这家伙二十天就把全旅训练成了个个是标兵中的标兵。一个月下来,整个集训旅便把三个月的军训任务熟练的完成了,连最差的新兵都能实弹射击环环中,王亭风又被破例晋升为‘中士’。”

  “他一个人,真有那么厉害,有那么多时间手把手教?”火炎燚不信的问

  古月湖笑了笑:“这就是士兵与统帅的差别。王亭风一人当然不行,可把最好最适合的人派去教最默契的人,从对症下药来说,谁也比不上他,就连总教官也被他折腾得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后来的每十天,王亭风都会被晋升,三个月下来,整个新训旅可谓人人兵王,人人神枪手,人人获奖励。更可贵的是这个新训旅有三十名新兵头目因为王亭风的带动被授予一级军士长,一百位二级军士长,三百位三级军士长,最差劲的都混了个‘下’。”

  “那王亭风为何还是一级军士长呢?”火炎燚好奇的问。

  “因为他大将军呗,他听说部下隐瞒王亭风的事迹不报,还敢破例晋升,更气人的是还要授尉官衔,于是大将军下令将他贬为列兵。可众将官求情,我们新训旅七千名新兵也一致主动要求降为列兵。大将军这才保留了王亭风的一级军士长。”

继续阅读:第七回 万岁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曲之古装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