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的阿青2019-07-26 14:483,250

  听到天月承认,女子激动的一把抓住天月的手,浑身颤抖。

  天月被她这么一抓,也是一愣,竟然忘记挣脱。

  洛蓝见此还以为要伤害天月,娇小的身躯快速跑了过来一把将蓝发女子推开,小脸满是警惕:“你要干嘛,离他远一些!”

  天月也换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姐姐,你这是…………”

  女子欣喜的说道:“你是北冥殿少主天月吧,我听闻过你,如果不是看到你紫色的大眼睛,我还真的不认得呢。”压制住激动的心情,拿出一块令牌。只见令牌是白色水晶铸造,周围雕刻着层层祥云,中央则是镶嵌着一只蓝色水晶雕刻的长翎神鸟。

  天月看着令牌有着眼熟的感觉,这形象似乎在哪里见过………沉思片刻,他想起来了,父亲在他小的时候,给他普及大陆和塞外的知识,介绍过这种令牌。这正是十二仙门之一,塞外和自己北冥殿齐名的冰鸾宫。也是世交。

  想到这里天月惊呼道:“姐姐,你是冰鸾宫的?”他知道两大仙门在同一天被上官欣所灭,此时在这里遇到冰鸾宫的人也让他很是惊讶。

  这两位女子正是冰鸾宫的正副宫主,冰淼淼与冰依依。她们被上官欣废去修为,知道宗门被灭,别无他法,只能流落在外。恰巧来到村里,救了全村。两人已经无处可去,索性留了下来,可是在这村子里竟然有奇遇,恢复了修为。

  冰淼淼再一次拉住天月的手,再次激动起来:“是啊,我是冰鸾宫的宫主冰淼淼,这是我妹妹冰依依。我们两大仙门是世交呀,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我还以为你遇害了。”她姐妹二人虽然曾经高冷,但是如今却变得很是温和近人。毕竟宗门都没了,还高冷个什么呢。如果不是这傲气的性格,又怎么会得罪玉蟾谷呢。

  听到对方的身份,天月一阵惊讶,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仙门之主。他知道北冥殿与冰鸾宫一直交好,千年如此,两家老祖也是朋友。即使是两家明面上有时候不对付,但是却从来都是没有伤害过对方,是真正的朋友。

  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让双方都很激动。天月听父亲说起过冰淼淼,也就不再有防备之心。几人促膝谈了起来。是世交又同样有着共同的敌人,背负血海深仇,几人越谈越来劲,渐渐成为了朋友,天月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真心和真情。听到天月二人的遭遇和功力尽失,也是一阵哀叹。

  冰淼淼对天月很是喜爱,不由得打趣道:“听说月月是咱们塞外的第一美男呀,我还从没见过呢,真是遗憾。既然我们这么熟了,月月何不摘下面罩,让我们姐妹看看你的美貌啊。”

  冰依依也笑嘻嘻的起哄:“是呀是呀,都说北冥殿少主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快给我们看看吧。”

  天月听闻浑身一震,缓缓低下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两位姐姐……恐怕你们要失望了。”抬手扯下遮脸布,二女不由得一阵惊呼。

  洛蓝立刻跑了过来冷声喝道:“月儿就是最美的,叫什么!吓到你们了吗!如此肤浅,还说是世交吗?”

  看到二女吃惊的样子,天月不禁心头一阵苦涩,毁容的痛苦又一次漫上心头:“是啊,我已经这样了,干嘛要吓到别人呢。估计连老鼠见了我都会跑吧。”想到这里,他双手掩面,忍不住的哭了起来。那哭声中包含了委屈、绝望、不甘还有无尽的悲伤。天月娇小的身躯哭的微微颤抖,那一声声抽泣更让洛蓝心痛不已。

  “滚!”洛蓝来到冰淼淼和冰依依面前,双眼冰冷,满脸愤怒的对二人吼道:“你们为什么让他露出面貌?露出面貌后你们为什么还要发出那样的惊呼!你们为什么要伤害月儿!”

  天月抽泣着拉住洛蓝:“小…小蓝,别这样没礼貌……两…两位姐姐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们两家世代交好,她们就和我的亲姐姐一样。她们只是第一次见到吃惊罢了,我理解…………”

  冰淼淼和冰依依看着眼前的天月心痛不已,没想到号称北冥殿最美的少年竟然变成就这个样子。作为爱美之人,这是要忍受多大的痛苦和悲伤。刚刚的惊呼她们没有一丝的嘲讽和邪念,只是这突如其来让她们吃惊而已。

  冰淼淼闪身道:“小姑娘,你叫小蓝是吧,我们真的没有取笑天月的意思,你多心了。”她想去摸小蓝的头,却被小蓝躲开了。尴尬一笑,对天月道:“月月,让我给你看看吧,或许我可以治疗你呢。”

  冰依依也连连点头:“是呀,月月,你让我姐姐看看吧。”

  天月听到这里,心中激动不已。擦了擦眼泪,却依旧不敢抬头,颤声说道:“姐姐,真的可以吗?是真的吗?”

  “乖,让姐姐看看。”冰淼淼抬起天月的脸,那道道狰狞的伤痕和被诅咒腐蚀的皮肤让她也不禁心头一紧。这究竟有多大仇恨才能下此毒手啊!作为冰美人的她也不禁流泪,心疼的问道:“月月,这是谁将你弄成这样的!”

  “是上官欣。”

  “上官欣!这个贱人!不但毁我宗门,灭我友门,还伤了我弟,我要杀了她。”冰淼淼很喜欢天月,两家又是世交,如今又同时落难于此,她已经将天月当成了自己弟弟。她亲眼看到天月的亲人被杀,如今又听闻弟弟也是被仇人所害,让她的怒火达到了极点。一旁的冰依依也面色阴沉的握紧双拳。

  半晌冰淼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哎,月月,你的脸……怕是没办法恢复了。”她实在不忍心说,又不得不说。

  “什么!!”天月如同堕入冰窖,‘不能恢复’四个字如巨锤般,敲打在他心头。本来他还有一丝希望,可是现在冰淼淼的话,却无疑给他宣判了死刑。他浑身无力的跪倒在地,绝望的看着冰淼淼:“姐姐,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看到天月眼中的充满了冀稀,她实在不忍心,又很无奈。抱住天月,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长发:“对不起,月月,姐姐不能骗你。”

  “胡说!你胡说八道!给了希望又打破,你是在纯心伤害月儿,我杀了你!”洛蓝一掌就拍向了冰淼淼,天月就是她的逆鳞,此时看到冰淼淼的话又一次伤害了天月,她终于忍无可忍。

  可是功力尽失的她只是个孩子,又有什么威慑力呢。还未近身便被冰依依抓住,拎了起来:“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残暴,还蛮不讲理呀,我们是月月的朋友,怎么会故意刺激他,我……啊!”

  冰依依正解释的时候,洛蓝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她白嫩如藕的手臂上。这剧烈的一痛让冰依依火上心头,毕竟谁都有发火的时候。一巴掌打在了洛蓝的头上,将她打翻在地。在打到的下一刻冰依依愣愣的看着自己还未收回的手掌,心中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和孩子置气做什么,尤其还是朋友。

  “依依!你干什么!”冰淼淼一皱眉,脸色很是难看,没想到自己妹妹会如此冲动,就算咬疼了也不该这样打一个孩子啊。

  “姐姐,月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冰依依也慌了,她就是一时激动而已,急忙跑过去要扶起洛蓝。

  “啊!!”一声大叫吓了三人一跳,只见洛蓝在地上翻滚着,双手紧紧抓住头,蹬着小腿,痛叫连连。

  “小蓝!你怎么了,怎么了?”这一下把天月从失落绝望的心情中惊了回来,也不考虑容貌能否恢复了,毕竟在他心中,小蓝才是最重要的。

  冰淼淼啪的打了自己妹妹一个耳光,吼道:“依依!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她还是孩子,更是我们朋友。”

  冰依依也吓得大惊失色,不顾姐姐打了自己,急忙抱住洛蓝,不断哽咽着:“小妹妹!我没有下这么重的手啊,我只是一时激动,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呀,姐姐和你道歉。”

  其实并非是冰依依打伤了洛蓝,而是她的一巴掌正好打在了洛蓝头上的魔箍。当初天月只是轻轻的想为她取下就痛的深入骨髓,久久才缓过来。刚刚冰依依在激动情况下打出的巴掌哪会和天月试探着用力取一样,力量大了不知道多少,魔箍自然比上次发作的很强烈。

  “啊…疼……疼疼…”洛蓝痛的哀叫不断,豆大的汗珠不听滚落。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魔箍,极力想将它挣脱,但是却那么无济于事。

  “我知道了!是魔箍!这是上官欣干的好事,这东西不知是什么来历,一旦祭出必中啊,我摘星境的境界也无可奈何,带上后会封锁全部修为的,并且强行取下便会收紧。”天月想起上官欣那天将魔箍扔向洛蓝的时候,以洛蓝碎虚境中期的修为竟然无法躲避,而且还被死死压制住,这到底是什么来历!

  “刚刚依依姐恰好打在了魔箍上,魔箍感受到力量默认为要取下,所以才…………”看着洛蓝痛苦万分,却又没有任何办法。急得眼泪要涌出眼眶,指甲都深深的刺破了手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白之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蓝白之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