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分道
密云不雨2019-07-23 16:452,392

  拦在路中间的这人一身黑衣,身材厚实,他的语气和目光一样锐利:“羊老头,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我见过这个人。起先把中邪的男人扶进屋时,外面看热闹的人中就有他,穿的衣服特别,长相也显眼,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羊老仙的丝瓜脸皱成一团,咳嗽了两声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找我干吗?”

  “既然你还认得出我,就不用绕弯子了。直截了当问你:我兄弟的账该怎么算?”那人足足比羊老仙高一个头。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当年你兄弟岁星冲犯,命数已尽,注定难逃此劫。”

  “受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收了钱为什么还让我兄弟去死?不是你的错为什么你要背井离乡?”黑衣男子激动起来,居高临下的凶狠眼神简直要把老仙生吞活剥,“他的死让多少人痛心,救回他的命有多少价值你知不知道?”

  “每个人的命都是无价之宝,但气数已尽,天也留不住。我救得了初一,也保不住十五。就像天下这么大,你还是找得到我,阎王爷找个人还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我兄弟的死你脱不了干系!当初在广东是我带他们来找你,是我往你手里塞的钱!你明明知道我兄弟要死于非命,收了钱为什么不帮我们解一解?我大江南北找你这么多年,就是要问个明白,就是要你去给我兄弟一个交代!”

  那男子又逼前一步,我和帅狗不约而同上去阻拦,却被老仙伸手止住。

  “此事是我平生一个结,我也早知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老仙昂首相对,语气还是不急不躁,“你的兄弟是人中之龙,可惜命贵而不重,时数不济。救他的命也算利益众生,按说是积德之事,但破天机同样免不了遭天谴夭阳寿,这点自古以来就是算命先生的死结。”

  老仙说着转向我们:“凡事总有个了结,此时不了彼时了,生了死了终须了。死了不如生了,我要跟他去了结从前的事,你们自己走自己的路,好自为之。”

  一切来得太突然,我定定站在原地,心里惘然无措。帅狗上去紧紧攥住老仙的袖子:“老仙伯伯我们跟你一起去!我还没叫你一声师父呢!”

  老仙笑了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有这个心,根器也不错,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以后我们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既然我够格做你的徒弟,师父我跟定你了!”帅狗说着重重跪在老仙跟前,低下脑袋狠狠磕了三个响头。我明白前几天他一直不敢讲,今天到紧要关头顾不上那么多了。在我看来,他俩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师徒。

  羊老仙一把拽起帅狗,朗声道:“师父什么的现在不是叫的时候,此去凶多吉少,你要不怕就一路走吧。末世小兄弟去海边办他的事,我们这里就要和他告别了。”

  老仙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叠钱塞在我手里,拍拍我的手臂:“路上小心,我们还会相见的。”他又告诉我,到了城市后留意一下东北面,或许能寻到那把刀的来历。

  我想说的话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只是再三点头。帅狗过来道别,还让我到城里找他表姐,她在一个叫夜来香的歌舞厅工作。最后他说:“谢谢你的棉衣。”

  他们走了,黑衣男人和羊老仙都默不作声面无表情,帅狗却不停转过身向我挥手,只有他一个人还高兴得起来。他们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向南面驶去。听说广东在那个方向,香港也在那个方向,不知他们究竟去的哪里,往后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我在原地呆了很久,他们走得没影了我还站着,好像一切虚幻得不着边际。几个月的这些经历,让我懂了许多东西,长了不少见识。外面的世界确实比我想象的不知大多少倍,但我还是感觉空落落的,如同丢失了非常舍不得的东西。

  老仙说我们还会再见面,但愿这句话是真的,同样经过他神奇精准的计算。

  回过神后,我把老仙给的钱放在贴身口袋里,快步离开镇子向东走去。我越走越快,最后不由的跑了起来。

  我可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再有几十里路就是海边,恨不得三步两步就跑到那儿。我忘了老仙叮嘱赶路不要急跑,忘了他传授的种种江湖经验,我只想跑得更快,跑个痛快!

  一直跑到天黑我才慢下来,这时发觉肚子已经唱起了空城计。这边的田野零零落落,房屋多了起来,一定是到了城市的郊区。我看看四周,朝一条岔路走去,那个方向远处有幢楼,亮着灯,应该会有给人吃饭的地方。

  那幢楼下面果然有个面摊,我买了碗面,顺便打听一下到城里还有多少路。摊子里的人告诉我还远,要住宿的话晚上可别往城里赶,那儿贵得吓人。

  我坐在长凳上慢慢吃,一边盘算过夜的事。要是赶夜路进去,到了白天找地方睡觉可能是个难事。帅狗说过,城里有管地盘的干部,看到盲流睡觉,撵你还是客气的,一不顺眼就揍你。他们穿一样的制服,拳脚又好,打你还是合法的,有执照。

  我知道执照是怎么回事,城里干啥都要这东西。帅狗说歌舞厅营业要执照,在里面工作也要执照,他表姐就有个证明身体的执照。有一次他悄悄说,我们跟着老仙伯伯是无照经营,不过不要紧,反正他和我连身份证都没有,本身就是“黑人”。

  正胡乱想着,眼前突然多了个东西。是一块纸板,用塑料纸包着,里面居然正好贴着一张执照。“小兄弟你要住宿?这是我们的执照。”拿着纸板的是一个年纪比我妈还大的女人,脸上涂得红一块紫一块。我懂得这玩意叫化妆。她接着说:“房间可干净了,又便宜。”

  我跟老仙住过几次旅店,知道那要登记身份证,于是摇摇头。女人不依不饶,仍然热情十足:“你先去看看怎么样?不好就不住呗。那里有电视有洗澡,再便宜的铺都有……”

  她停了停,又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没身份证?那也不要紧的。”

  最后一句话让我动了心,毕竟大冷天的露宿不合适。我几口把面吃完就跟她走,走了好远才到那家旅店。她让我看了最便宜的铺位,四人一间的,我还嫌贵。她想了想,把我带到院子尽头的一间小屋,里面只有一张床,她说这间是最最便宜的了。

  “为啥单独一间还便宜?”老仙叮嘱过我,不要相信天下任何便宜事。

  “这间住的客人刚刚退了房,那人有点怪,别人暂时不敢住进来。”女人笑起来的样子一点不好看,脸上红的黑的挤作了一堆,“小兄弟你敢不敢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