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鞋子
密云不雨2019-07-23 17:012,404

  河岸上零零星星积着雪,这么冷的天张网捕鱼已经令人奇怪,更奇怪的是那人的样子。他全身一动不动好像僵住了,瞪着眼,半张着嘴,倒是几分像死鱼。

  没等我们走近,一个女人上去拽那人的手臂,“别捞了,这里没有鱼,咱们回家去。”

  “鞋。”张网的男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只红色的鞋,脸色蜡黄,“一只鞋在这里!”

  “你是不是中了邪了?咱快回家去啊。”女人加大劲又拖又拽,男人手中的网晃了几晃,那只鞋又落回水里。

  男人见状着急起来,挣脱女人的手,死命用网去捞。捞了两次没捞起来,索性把网一扔,蹬掉鞋子准备跳下水去。这时我们已经在他身后,老仙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我和帅狗跟着一左一右把他拉住,而那女人拼命抱住他的腰,两人一起坐倒在地上。

  老仙俯下身摸那男人的额头,见他脸色发青翻着白眼,连忙叫女人和帅狗把他扶正,然后叫我两掌相迭,掌心贴在他的额头正中。那额头凉得像块鹅卵石,我的手心一阵阴寒。

  “的确是中了阴邪,”老仙低声道,“你助他点阳气,看他造化如何。”

  老仙刚说完,那男人咳嗽起来,吐出一大口痰,呀的一声清醒过来。他朝女人说:“我是不是见鬼了?”

  男人同时推开我的手,说:“这小兄弟的手好烫!”

  女人见他恢复过来,一迭声向我们道谢。她把男人搀扶起来后,再三恳请我们去家里坐坐。他俩是夫妻,都三十来岁,家不远,普通得跟他们的衣着一样。我们走进屋,里面很窄小,五个人进去后就显得挤,后面跟来看热闹的人都站在了门外。

  那男人还是显得虚弱,靠在椅子上喝了一杯热水后,才慢慢道出事情的原委。

  昨天一早蒙蒙亮的时候,他骑车出门准备去村里收点菜来卖。骑到镇子西头,见一个年轻轻的女子坐在河边哭,哭声不大却听得他直打冷战。他停下车,问她啥事这么伤心,年轻女子边哭边说,她的鞋子丢了。他一看,女子脚上果然剩了一只鞋子,颜色鲜红的皮鞋。

  但他马上觉得不对。那女子穿着裙子坐在冰冷的石岸上,两条光光的腿在水面上晃荡晃荡,难道她不怕冷?他看看岸边的雪,看看自己身上笨重的棉衣,猛地惊出一身汗:这大清早的是不是撞见了女鬼!

  他赶紧骑上车就走,却听身后传来清清脆脆的一句话:大哥你帮我到河里找一找吧……

  昨天和今天,他脑子里一直飘着这句话,怎么赶也赶不走。他没法,找了张网去河里捞,捞了半天真的捞上来一只鞋,居然跟她穿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听羊老仙谈论鬼经时曾经讲起,一天里有两个时间比较特别,分别是夜间阴气最重和清晨阴阳交泰的时候。这两种时间里,古怪的东西最容易出来,人们统称之为鬼,其实当中还有区别。

  半夜见到的是阴人,本该住在阴曹地府与世隔绝,但在特别情况下它们会趁阴盛阳衰的时辰来到人世,天亮前必定离去。清晨见到的则往往是魅,或是郁结不散的游魂,它们不在阴间落户,只在混沌之间非阴非阳存在,是最飘忽的东西。

  老仙说这些的时候,腔调像在讲故事,我听了也不当真,认为这类东西虚多实少,多数是传来传去吓人的。然而眼下羊老仙神情严肃地说,这男人昨天清早撞见的正是游荡不散的阴魂。他根底又虚,被那阴气一逼就入了邪,虽然刚才用阳气刺激印堂恢复了神智,但未能除根,随时还会邪气攻心。

  “想除根必须找到那游魂的来龙去脉。”老仙讲到这里,快步走出门外,向几个人询问了一番,又回进来掐指算了一会,沉声道:“我在这里,你俩马上去街头巷尾找,她的亲人现在就在路上。”

  他也说不准是什么亲人,但强调只要找到和她有关的人,弄清楚那阴魂葬在哪里,事情就好办了。

  我和帅狗飞跑出去,一条街一条巷地看。起先我们一块,后来分头行动,再后来又汇合在一起,始终找不到眉目。看起来路上哪个人都像,又哪个人都不像,我们问了很多人,得到的尽是白眼。我们不知所措却又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交差。

  现在正好是下班时间,路上车来人往,都匆忙赶着回家。怎么能分辨出那种死了亲人的人?我和帅狗大眼瞪小眼,没一点头绪。

  有个面露喜色的老婆子一颠一颠从旁边走过,她还抱着一个陶罐,脚步却跟年轻人一样快。

  我们听到一声脆响,那快步赶路的老婆子被什么绊了一下跌倒在地。她用手撑着坐起来,前一刻还面带笑容,现在却嘤嘤地哭出声,而且越哭越伤心。我们愣了一下,赶紧上去扶她。她怀里死死抱着摔裂的罐子,里面流出白乎乎的东西沾了她一身。那东西像是米粥,还冒着热气。

  老婆子不愿起来,抱着裂开的陶罐哭得伤心。她头发灰中带白,手背又黑又黄,削瘦的肩头一颤一颤的,看着让人心碎。我们不顾路人围观,一再劝她起来回家去,她哭了半晌突然应道:“我女儿吃不到粥了,我还回家干什么?”

  天下最疼女儿的是父母,但女儿喝不上粥就要难过成这样吗?我马上觉得蹊跷,脱口问道:“你女儿在哪?”

  “她死了!她最爱喝我的粥,可她就这样死了!”老婆子的口齿出人意料的清楚,但声音不忍卒听,“今天做好了给她送去,可她又喝不到了!”

  难道就是她?我朝帅狗使个眼色,两人又哄又劝帮老婆子收拾了破罐,扶她离开大街到一处空地歇息。她断断续续地跟我们说死去的女儿,我俩听着同时一凛:她果真就是那河边女子的亲娘!那阴魂不散的就是她女儿!

  老婆子的女儿才十九岁,今年夏天的时候失了恋,想不开投进河里。等捞上来时她早就断气了,脚上还穿着一只红鞋子。家里人认为这事不光彩又不吉利,于是不事声张地把她送去火化了,但她娘总惦着她喜爱喝白米粥,三天两头熬好了送到她的坟头。

  我们搞清底细后赶回去见老仙,都非常佩服他的神机妙算。老仙带夫妇俩去投河女子的坟上烧了些纸钱,念了几串听不懂的话,回来后又在他们家门口捣鼓了一通,说是没事了。那男的果然清醒不少,脸上也有了血色。我们随即告辞出来,准备找下一个“打尖”的地方。

  屋外还有些看热闹的人,见我们出来都让在两边,神色颇为敬畏。不过我们走出没多远,就有个人拦住去路,眼里闪着刀刃的光。我一看就知道,他是冲着羊老仙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