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画家
密云不雨2019-07-23 15:552,235

  进来的人比我高半个头,胡子拉碴的,头发不长却很乱。他定定地看着我,脸上带着笑意,我却笑不起来。

  他的眼睛太特别了,白乎乎的像蒙着一层雾,但稍加留意,我发现雾中的瞳孔特别大,一圈一圈的。重瞳!这不就是重瞳吗?

  羊老仙专门讲过这种眼睛,一万个人里面难得有一双。他说重瞳是一种奇迹,就像生来多一双手多一条腿,是投胎时带了前世的东西来。重瞳的人带了上辈子的眼睛来到世间,故而可能看得见阴间的东西,包括鬼魅魂魄,他们是真正能分辨阴阳的人。

  “你画的是人是魂?”转念间我脱口问道。

  那人一愣,脸上写满了诧异:“你看得懂?小小年纪一个人出来跑,怎会懂这些?你身上倒是很干净啊。”

  不知道他说的干净是什么意思。我的滑雪衣穿了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太干净了。我见他没什么恶意,就告诉他,有个前辈老人跟我讲过重瞳的事。

  “来来,我们坐下聊聊。”他一听来了兴致,拉我在床沿坐下。这时我才看清他背了一个包,手上还提了一大块板子,上面夹了一叠那种厚厚的画纸。

  他姓唐,是个画家,秋天时独自来郊区采风,一直住在这个小旅店。他爱画山水景物,常常早出晚归四处写生,但上个月不小心得了风寒,发烧好几天,病愈后觉得眼睛起了变化,会看到人身上丝丝缕缕的东西。那些东西有浓有淡因人而异,一般年轻人较淡,年龄越大那东西就越浓重。

  按老仙的讲法,那些绕在身上的是一个人的元阴,重瞳之人可能看得到。唐画家说,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一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但看东西没什么异常,直到那次发烧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看到不可思议的现象。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到处找人看,结果见到几个人身上很特别,那雾一样附在上面的东西竟然显现人形,有五官有身躯,他就用笔画下来,谁知那些人没多少天后都死了。他听说后吃惊不小,这才想到画下来的可能是临死之人即将离身而去的阴魂。

  有人留意到那些人死前都被唐画家作过画,于是出现了他会摄魂收魄的传言。大家见他都躲得远远的,唯恐自己的魂被他的画笔收去,所以他退房后没人敢住进去。

  难怪他画的人这么古怪,原来是将死之人已经大半出窍的阴魂!如此看来羊老仙以前讲的那套还真有来历。“阴平阳密,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神乃绝。”他的话我没有特意去记,但现在却顺口而出,“阴阳调和是人之根本,元阴离身即大限已至矣!”如此这般念了一通,唐画家听着不住点头,感叹道:“要是有幸认识这位高人就好了!”

  唐画家这几天去了比较远的地方,现在返回来拿他的画,说是准备回城找人鉴定个东西。他也去城里,我犹豫着要不要向他打听一下,又怕犯了和陌生人说话太多的忌讳,于是转而问他是不是去鉴定这些画。

  “这些没什么好鉴定的。”唐画家那双蒙着白雾般的重瞳一直对着我,“是另一幅,我拿给你看。”

  他把那块板子放在木柜上,打开夹子,从画纸中抽出一张。我一看,眼睛就亮起来。他画的其他人像都是灰蒙蒙的,这张却艳得耀眼,里面有个衣裙鲜红的女子飘在空中,跟暗淡的背景形成强烈对比。不过我马上注意到,他没有给她画脸。

  她一身古代的装束,连头上的发髻也画得惟妙惟肖,为啥不画上她的脸?

  “有一天早晨我偶然看见她飘过,就一直追着画。”没等我问,唐画家就开口解释,“可惜我看不到她的脸。”

  她和那些附在人身上的阴魂应该是同一类,通常在天蒙蒙亮的清晨出现,他出门好几天才有机会把她仔细画下来。他始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只有她穿了衣服,而且是鲜红鲜红的。

  “小红仙?”我忽然想起集镇上见过的塑像就是这种装束,脱口道。

  唐画家赶紧问我是不是见过这个红衣女子,他回城就是想让人看一下她的来历。我摇头,但随即简要讲了我和羊老仙遇见小红仙的事。

  “我瞧着你就是个不凡之人。”唐画家用他的重瞳又把我上下打量一番,“别人身上多多少少缠着些东西,其中健康人和小孩少一点,丝丝缕缕的,但你身上一点没有,所以我说你很干净……要不我带你去那儿找一下,看她是不是小红仙?”

  这样又要耽误行程,但我毫不犹豫地答好,我始终忘不了小红仙借“肚仙”之口问我的那句话。

  收拾完东西,我们一起离开旅店,那些住宿的人见我跟着他走,都远远地瞪大了眼睛,他们一定在想我被画家勾跑了魂。

  走到大路边,唐画家拦下一辆车,我们向北边的小山驶去。虽然第一次坐汽车,但我知道这叫出租车,是花钱买路程的。出租车上很舒服,有暖气,还放着音乐,城里人搞出的玩意儿真不赖。有人说汽车会污染,但污染是舒服的代价啊,城里人可不笨。

  不一会上了山坡,几分钟后车子在水泥路尽头停下,唐画家付了钱,带我向坡上小路走去。路上长满了乱草,两边有零星的坟包,越往上越多,景色也越荒凉。走着走着他放轻脚步,低声说到了。

  我看四周冷冷清清,都是枯草啊坟堆啊,没见什么穿红衣服的人。唐画家却望着一个地方,走两步停一停,走两步又停一停,最后他示意我在原地等,自己走到一个石坟跟前,盯着空中一动不动。

  空中根本没有东西,还是我没法看见?唐画家招招手让我过去,轻声道:“你看不见吧,她就在那儿一直对着你,但你过来她就避开,好像不能跟你靠近。”

  真有这回事?难道又是因为我阳气太重不能相容?但那肚仙怎么能带着她近距离跟我讲话?

  我正不知所以,唐画家走过去向空中伸出手,随即像遭了雷击,浑身猛颤一阵后背对我僵立原地,手直直地举在空中。

  “小哥哥你找我什么事?”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来。我一惊,这不正是小红仙么!她一定附在他身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