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图画
密云不雨2019-07-23 16:261,817

  “敢。”我想也不想地回答。

  打小我就不信那些人吓人的东西,现在又被羊老仙说成是大阳之人鬼魅不近,那么更没理由害怕了。

  那女人一听笑得越发难看,她高兴地把我领进房间,麻利地说了几句住宿的事项。收钱之后又交待:屋里有些画是以前住的客人寄放的,看看可以,不能把它们弄坏了。

  顺着女人指的方向,我看到床头的木柜和墙壁之间有一大筒纸,厚厚的,应该就是她说的画。我可不关心这些东西,只想快点睡过这一晚,养足精神明早进城找姐姐。

  以前眼镜哥说过,城里有种怪人叫画家,头发老长衣服老长,一辈子只知道画呀画的。我听了奇怪,画画一不能吃二不能用,他们干吗不去做点实在的事?城里虽然没田种,但听说只要肯出力气,哪儿都能找到工作呢。

  我关了门,脱去外衣外裤就钻进被子,把包袱枕在头下。羊老仙教我,出门在外睡觉也要小心,我照他说的做,一点不敢大意。现在回想,刚出门时我真的啥都不懂,这几个月猛然感觉长大了许多,真正是个大人了。

  我有了很重要的东西,贴身口袋里有老仙给的一大笔钱,我来到世上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包袱里还有一柄七百年前传下来的刀,我要靠它去了解身世。听老仙口气,我的家族很不简单,那个灵童小红仙居然还问我是不是雪山来的人,真不知先祖们到底有怎样的来历?为啥原因传下来世代流浪的祖训?

  本来我一门心思来找姐姐的,现在对身世也有了深深的好奇。爸从不提这类事,他死后妈只跟我讲爸,很少谈及爷爷奶奶什么的,二姑也是如此。我想她们不见得特意瞒着我,可能知道的确实不多,爸爸一死,这些秘密似乎就被带走了。

  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姐姐,什么时候能找到另一把刀的主人,又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羊老仙呢?

  刚才在路上跑得累,现在躺床上想到这些却又不困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外面杂乱的声音渐渐小了,四周变得安静,屋子里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看得清黑暗里的东西,仔细扫视一遍没见有啥特别的,为什么这里没人敢住?

  又瞥见夹在柜子和墙壁中的那卷画,反正睡不着,不如打开看看画的什么东西?

  那卷纸很厚,掂着有点份量。我解开捆在上面的细绳,铺开一瞧,眼前是一幅非常漂亮的画。画中有山有水,还有零零落落的房子,我想看得仔细点,于是打开灯。

  灯下的画面更加优美,那上面的山水风景好像是活的,山半蒙着云雾,水缓缓流动,似乎听得到鸟语,闻得到花香。画纸一共有十几张,揭过第一张,下面还是山水画,连着好几张,画的内容不一样但都活灵活现,让我不由的对那个作画的人有了敬意。看来眼镜哥说的长头发长衣服的画家也有了不起的地方。

  山水画下面是几张人物的图画,奇怪的是人都画得很不像,扭来扭去的五官身段都变了形。我怀疑这些是不是同一个人画的,山水画得这么逼真,人却一点不像,究竟咋回事?我想,要是我来画上几笔,也不至于把人画成这个样子吧,难怪那女人说他有点怪。

  我暗自笑了一下,把画捆好放回原处,继续上床睡觉。这下马上睡过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听得外面哗哗地响着水声和人声。

  我出去洗脸刷牙,这些都是羊老仙教我养成的习惯。外面有几个人也在洗,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没等我洗完,有个人过来问我:“小兄弟你在里面睡了一晚?”

  他见我点头,又问:“没事?”

  我又点点头。这屋里确实没什么啊,为啥这人的口气跟昨天那女人一样怪。

  “你那间屋呀,住过一个画画的人,”他的脑袋突然凑近我压低声音,“那人住这儿的时候别人都害怕呢。”

  一个在纸上画画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他见我不信,用手拢着对准我的耳朵说,那个画画的人说是来这一带“写生”,其实是来收魂的。被他画过的人没几天就死了,知道情况的人见他就躲呢。上段时间他就住在你那个房间里,三天前刚走,谁都不敢住进去,小兄弟你可要当心啊。说完转身匆匆走掉了。

  我听羊老仙讲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却从未听说用画画收人魂魄的。可惜老仙不在,否则他一看那些图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离别刚刚一天,还真是想他。眼镜哥说这叫怀念,他以前跟人告别的时候常说:我会怀念毛主席一样怀念你的。

  我一边怀念着羊老仙一边回到房间,拎了包袱正要离开,转念一想又回去把那卷画拿出来,一张张看了一遍。那些人像画得真是丑,跟山水画的水平简直天差地别,我越看越觉得怪兮兮的,背上都痒起来。遇到阴气重的东西,有时我会有这种反应。

  身后的门“吱”的一声地被人推开了,我刚回过头就见一个人到了面前,开口就说:“我画得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