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小妖
密云不雨2019-07-23 10:342,777

  我赶紧掩了窗户合起窗帘,走出卧室对她说:“小妖姐你回来了?”

  小妖显然吓了一跳,她摸索着打开客厅的灯,我这才想起来她在黑暗中看不见东西。“你怎么还没睡?”她又黑又大的眼睛睁得溜圆。

  我不作声,指指她房间的窗户。她听了一下,笑笑说:“噢,又死人了,没吓着你吧?你倒是吓我一跳,酒都给吓醒了。”

  说话之时我感觉到,她身上的酒味比去的时候还浓,双手和露在外面的小腿都红彤彤的,脸色却白得要命。她一定喝多了,我知道脸从红转白那就是喝高了,果然她吃力地眨眨眼睛,把挎包扔到沙发上,嘟囔道:“姐姐要睡了,睡死了跟他们一样了。他们还有人哭……”她越说越含糊,走进卧室就把门关上了。

  现在又安静下来,那哭声好像也被她关在里面,变得隐隐约约。我坐了一会儿没见响动,就关掉灯睡回床上。可是这下再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漫无边际地想。有很多事总是理不出一个头绪,就连睡在这儿,我都觉得是稀里糊涂的一件事。

  第二天清早我起来,轻手轻脚把客厅打扫了一遍。我想出去找姐姐的那幢蓝房子,不能再住这儿。帅狗的小妖姐顶多比我大两三岁,住一个房子肯定不妥当。

  但就这么悄悄走吧似乎不太好,留个字条也不合适,我想了想还是等一会。我不敢开电视,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结果坐了很久,估计快中午了,那屋还没动静。小妖姐昨晚肯定醉得厉害,这会儿还没醒来。就不知她为啥要喝这么多,我见过的女人一般很少喝酒,像醉鬼、酒糊涂之类的称呼都是用来贬低男人的。

  身旁突然冒出一阵怪响,“叽叽叽”,又尖又脆的响声在寂静中不啻惊雷,霎时让人头皮发麻。客厅里除了我,没有一个会动的东西,无缘无故的哪来怪声音?

  我正找原因,卧室的门开了条缝,小妖探出头来:“小弟,把我的手鸡拿来。”

  手鸡?我恍然大悟,一定是她养的宠物,难怪有这叫声。“这鸡你养在哪里了?”我边找边问。

  小妖听了噗地笑出来,笑得长发也跟着一丝一缕地跳。她边笑边用手指着丢在沙发上的小挎包,叽叽声竟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我把包递给她,见她取出个小小的玩意儿放在耳边开始讲话。

  原来这玩意叫手鸡,我在镇子里见过的,拿着它的人好像都情绪激动,又按又捏后对它喊话,大叫大嚷的。但小妖跟它说话柔极了,声音简直捏得出水来。她一边柔言软语,一边跑回床上钻进被窝,一边还笑着朝我扬手。

  我这才注意到她只穿了内衣,粉红的,看了让人心跳。

  跟那东西讲完后,小妖向我招手,让我进去坐在床边。“哪,记住了这个叫手机,可以打电话的。你出来闯江湖要懂这些东西,否则让别人笑话的。”

  她教我摆弄一会,又说:“你来得不巧,正碰上死人。昨晚你没事吧?”

  “没事。”我确实不在乎。

  她告诉我,这屋子紧挨着一家医院的太平间,也就是停尸房,所以经常有人来哭丧。她刚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没钱,因为这儿房租特别便宜就住下了,起先提心吊胆的睡不好,后来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反而发现意想不到的好处。

  住在停尸间边上,老听别人哭丧嚎叫的,这能有什么好处?

  “你不懂,这样可以吓走不顺眼的男人。”小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眉毛都会跳舞,“有个特讨厌的家伙在这里吓得没用了,却又不敢声张。”

  我不懂啥玩意吓得没用了,也不懂她为啥把不顺眼的男人带来然后再吓回去。不过提问不是我的爱好,我宁愿做个沉默的听众。小妖叽叽呱呱说了一阵,然后自己把自己打断,盯着我的脸说:“哎呀不跟你说这些了,你自己很快会明白的。你打算怎么去找你姐?”

  我描述了江边蓝房子的样子,不过没提是来自别人的梦中。小妖想了想说:“流过市里的江倒是有一条,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房子。你别急,得空了我帮你好好找找,现在咱们先去吃饭吧。”

  我的确饿了,昨天下午到现在只吃了一个冷面包。小妖带我去附近的一个小餐馆,饭菜上来后我也不客气,放开肚子狼吞虎咽,而她蜻蜓点水只动了动筷,笑笑地看我吃。

  等我吃得差不多了,她要来一盘水果,里面小块小瓣的苹果桔子之类摆了一圈。我知道这是城里人喜欢的餐后水果,我们在乡村被人款待时也上过。小妖边吃边说:“很久没见吃饭像你这么香的,胃口好身体才棒啊。”

  我不禁问她:“你为啥吃这么少,是不是城里人都减肥呀?”

  小妖淡淡一笑:“我吃的这个叫青春饭,最怕把身材搞坏了。你懂吗,胖妞在哪儿都得坐冷板凳。”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接着又听她聊了城里的一些事情,这才明白她在那个地方的工作是专门陪客人,陪人唱歌陪人聊天陪人喝酒,靠这个挣钱。以前我只知道吃喝玩乐浪费钱,哪里想得到还是个挣钱的行当,难怪她喝酒喝成那样。

  小妖的手机又叽叽叫了两次,她接通后都敷衍几句,告诉对方下午没空。她让我跟她去逛街买衣服,说要把我包装包装,这样城里人就不会小看了。我说我可不管城里人小看不小看,只想快点找到姐姐。

  “你姐也喜欢你帅帅的呀。走吧,我们逛着逛着说不定还能见到那蓝房子。”

  一听这话我就跟她走了,逛了整个下午的街,结果那圆圆的蓝房子没找到,衣服却买了一大堆。在商场里的大镜子前,小妖叫我试穿各种衣裤,比划来比划去,简直把我当作了她的布娃娃。她看准的衣服就买下,不许我推辞,说算起来她也是我姐,这是见面礼。

  付钱时,她见我心疼的样子,说:“我买东西一般都是别人付账的,但今天不同,他们想来我还不乐意呢。”

  小妖又带我去理了发,然后把新衣服套在我身上,拉我到镜子前面。这哪里还是我,洋里洋气的,活脱脱一个公子哥,要是我妈看见可能也不认识了。这样走在街上谁都不会认为我从乡下来,小妖姐似乎一眨眼就把我变成了城里人。

  可我还是更关心江边的那些建筑,它们高高矮矮各具特色,也有蓝色的楼房,但似乎没有眼镜哥和二姑形容的圆墩墩又高出周围房子的那种。

  小妖姐安慰我说慢慢来,先稳定好自己,然后把这个城市细细找一遍再作道理。她又说,我姐有可能不在蓝房子里了,“跳槽”去了更好的地方,这城里人就是那么跳来跳去的。

  我昨天才认识小妖姐,今天就拎了一大堆她送我的东西。想想羊老仙说过天下没有白得的好处,“无功不受禄”,于是忍不住问她为啥对我这么好。

  “就冲你是个好弟弟呀,还冲你是个实在的家乡人呀。”小妖这会儿的口气像极了我姐,“帅狗要像你这样就好了,哎呀想到这个小兔崽子就来气。”

  我赶紧说明他的羊老仙师父是个怎样的人,也讲了我们的一些经历。小妖听得睁大了眼睛:“真的这么厉害?难怪你胆子挺大,比那些只有色胆的脓包男人强多了!”

  她停了停,又突然道:“你想不想到我们那儿去工作?”

  “我不懂唱歌也不会喝酒啊。”我马上答道。

  小妖听了咯咯地笑,尖尖的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又不是让你去做鸭,紧张什么!也就帮忙打杂看管包厢而已。”

  她说娱乐城的老板要雇有胆量的人守夜,那里几个房间发生过古怪的事,有些客人已经不敢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