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巡夜
密云不雨2019-07-22 16:182,845

  夜来香娱乐城是在歌舞厅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原先两层扩到现在三层,又重新搞了装修,成为市里有名的娱乐场所。

  三楼以前做过哪个单位的办公室,后来改成仓库,长时间没人进出。归入娱乐城后就成了唱歌的包房,大大小小一共二十多间,生意非常红火,然而近两个月接连出现怪事。

  起初是守夜人受了惊吓,后来服务生也牵连其中,搞得员工们人心惶惶。老板想尽办法也找不到根由,只好竭力封锁消息,但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与此有关的传言已经影响了娱乐城的生意。

  小妖把我的年龄说大一岁,又给我另写了个名字,她说我爸取的那个太惊世骇俗,生意人都不喜欢的。她带我去照了相,第二天就从哪儿搞来了一张身份证,上面有我的头像。

  “你将就着用吧。”她一句话就把我的疑问全顶回了肚里,“全国人民都在用假货,我们也不要太认真。”

  于是我变成了十八岁的“李诚”,小妖的表弟,夜来香娱乐城的帮工加守夜人。上班时大家都叫我阿诚,小妖在人前也这样称呼,回到家又叫我末世弟。她说在外面混要给自己留退路,最好不要用本名,免得什么时候给父母家人带来麻烦。

  我向来不是一个惹麻烦的人,给别人打工更不想有麻烦。我被叫去参加简单的培训,学会了几句众口一辞的套话,然后翻来覆去地用,不讲多余的话。

  有空了我就跑去江边找蓝房子,一段路一段路地找,找不到就在附近瞎逛,希望一不留神姐姐就站在了面前。

  娱乐城里守夜的人有两拨,来来回回地倒班,所以一半的夜里我睡在二楼值班室。在这儿我们是下层的员工,不从正门进去,只能走侧旁连着厨房的小门,所以帅狗说的富丽堂皇我平时见不到,只在后半夜巡视时才能站在黑黑的大厅里欣赏一番。

  再富贵的场所关了灯后就像死的一般,连漂亮女人的雕像也怪兮兮的,使我想起庙里的十八罗汉。巡夜时一般不能开电灯,我们两人各提一盏射灯,从一楼照到三楼,又三楼照到一楼。

  和我一个班的那人看着五大三粗,讲话瓮声瓮气的,一到后半夜就变了样。出去巡夜时他紧张得要命,说话都带了颤音,尤其到三楼后呼吸重得像头牛,听得我在一旁暗暗发笑。每次巡完回到值班室他就大大地透一口气,然后又是喝酒又是抽烟,如同逃过了一大劫难。

  他说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他要不是靠这份工资养活三口人,早就不干了。我问他这里到底发生了啥事,他却不肯说,似乎怕我听了吓跑只剩下他一个。

  除了守夜我还兼做杂工,帮着送水果饮料什么的到柜台或包房门口,再由服务生送到客人手中。几天下来我把这一套做熟了,顺顺当当,守夜时也没出什么事。我想要是这样能挣到钱那真是太轻松了,怪不得农村的人都要往城里跑。

  空余时间在江边溜达时,偶尔也见到蓝色的房子,通常有人守着不让进去,于是在门口一蹲半天,直到上班时间才回去。我也按照老仙的指点,去过城市的东北角,在那儿逛了一大圈,看到一条条街一幢幢楼一群群人,跟这个城市的其他地方没啥区别,想不出从哪入手去找另一把刀的传人。

  总之到这里一个星期了,我要做的两件事连蛛丝马迹都没出现。这才体会到城市太大了,要找一个人真是像眼镜哥说的那样,跟大海里捞针差不多。不过我已不像刚来时那么性急,我想,做大事情可能都要耐心的磨练。

  再半个月就过年了,街上已经有人张灯结彩,夜来香门口更是搞得花花绿绿,大红灯笼挂满了整个门面。

  慢慢的,我也得知了前段时间娱乐城发生的事。一是守夜人发现三楼包房的门后半夜常常自己打开,二是有人无缘无故闻到血腥味,但找来找去看不到什么。这些本来没啥大不了,可后来有一个客人在这里出了事。

  那是一位建筑业的老板,也是个有名的色鬼,他财大气粗,总认为有钱啥事都办得到。有一天他独自要了个大包房,带舞池的那种,叫了两个小姐又唱又跳又喝,末了再跑到舞池角落的沙发上搞小动作。

  过一会,坐在外边的小姐见他提着裤腰揉着屁股从里面出来,说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当时小姐还嗲嗲地笑着说,怎么跳舞跳得裤子都掉下来了,活该。那人回家睡觉时发现被扎的地方肿了一大块,等熬过晚上第二天到医院,肿块已经变得又黑又臭,脓血不断往外流。医生说这是恶性的痈,但没见过溃烂速度这么快的。他们赶紧实施抢救,结果还是迟了一步,毒气攻入心脏已经没救了。

  那人死后,娱乐城里折腾了不少天,好事的人把它称作夜来香的“屁股门”事件。来了几拨人又调查又整顿,却始终没发现让那人倒霉的线索。娱乐城三楼包房里的真皮沙发都是高档货,连根小刺都找不出来,所以后来不了了之,但形形色色的猜疑还是在里外流传开来。

  小妖跟我讲起时用鼻子哼哼,她说这种人活着只知道拿钱糟蹋人,死了也不可惜。她虽然也从这人身上赚过钱,但不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因为交易完了就完了,要为他难过除非再拿钱来。

  我觉得小妖姐有时怪无情的,跟那些客人可以从热情万分陡然变成冷酷如霜,比唱戏的变得还快。谈到这个话题,她的语气柔柔的却藏着说不出的狠劲:“这咋能怪我,我是在陪钱唱歌陪钱跳舞,钱变了我就变了。那些男人也一样,青春变了他们也变了,你以为他们是好东西吗?”

  “你没有遇见过好男人吗?”我不禁问。

  “有,阿诚你就算一个。”她说着咯咯笑起来,仰头朝天想了一会,“我在这里踫到过一个最好的男人,他只来过一次。那人三十多岁,一见我就笑笑的,很有修养,笑起来很自然,一点不色啊。真的,我对笑很有研究的。唱歌到半场的时候他老婆打电话来,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要关音响才敢接电话,而是直接说在唱歌。那边问有没有小姐陪,他说有,那边又问漂不漂亮,他说漂亮,然后问老婆来不来OK一下。他通完电话后付我小费,告诉我他老婆来的时候我就该走了。后来他老婆真的来了,我和她还在门口对望了一眼,她看上去很干净的那种,我在心里突然很羡慕她。”

  “他自始至终对我像邻家小妹,既不疏远又没有轻浮的动作……唉,这种男人太难得了,让我这么久都忘不了,可惜最终我还不知道他姓什么。”小妖叹口气说。

  小妖姐十七岁离家,现在才十九岁,可她说打过交道的男人比家里打过交道的鸭子还多了,好男人少之又少。她叫我千万不要学坏了,在这个地方虽然干的是下等的活,但不要把自己看扁了,那些客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根本不值得去学。

  小妖姐说话挺有文化的,听起来有点像眼镜哥,她声音柔柔又腻腻的,像一串串冰糖葫芦。她的胆子也大,说起娱乐城那些怪事情玩儿似的,我想大概是被旁边那个停尸房锻炼出来的。

  晚上还是我跟傻大个巡夜,他几次说起,一上三楼就觉得阴风阵阵,活像走进祠堂的感觉。以前大人们讲过,走进祠堂时阴风扑面那是许多只鬼在摸你的额头摸你的脸,这个说法我可不敢告诉他。虽然自己不怕鬼里鬼气的东西,但也不想借此吓唬别人。我倒是想劝他,很多情况其实是“疑心生暗鬼”。

  但今晚上了三楼后,我感觉也有点异样,后颈发麻发痒,我遇到阴气特别重的东西往往有这种反应。可那里静悄悄一片,能有什么东西呢?

  走过窗户时我朝外望了望,恰好见到一个溜圆的月亮挂在空中。我猛然想起,今晚是十五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