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筷子
密云不雨2019-08-03 13:492,469

  我跟着羊老仙这么多天,从没想过学他的阴阳方术,谁知现在逼着要冒充一次,倒有点后悔当初没学上两招。我一边心里盘算,一边索性闭起眼睛,回忆昨晚的情景和老仙那些招数。

  看门的老头进来后,老板让他坐在我对面,我一眨不眨看了他两分种,半个字没讲。老头整个人干巴巴的,眼皮耷拉着,坐在那里显得不大自在。

  “三楼以前是你一个人看的?”我尽量控制语调,像老仙一样慢吞吞地开口问。

  “是啊。”

  “那会儿晚上出过什么事?”我突然加快语速。

  “没有……”老头抬起眼睛吃惊地看看我,“没什么啊。”他说得很肯定,但我似乎听出语气中些微的迟疑。

  “你也没听说以前出过事吗?”

  “没有,小兄弟,真的没有。”老头把脑袋扭向老板,“我真的不知道卖给你们以前那里出过什么事啊。”

  “那么又尖又长的东西,你总见过吧。”我把所有砝码都押在这句话上。

  老头像被蛇咬了一口,身体陡地一抖,脸上满是慌张。

  坐在大板桌后的老板一见这个情形,立即向助手作了个手势。牛高马大的助手走到老头背后,附耳对他说:“你可要说实话,否则我们老板不高兴。”

  老头战战兢兢地看看我,又看看老板。老板马上说:“你放心,讲清楚就没你的事了。”

  “我们以前的领导不让我讲的,”老头干涩的声音像从地底下发出来,“再说这事也过去很多年了。”

  那时单位里有个姓罗的年轻人,结婚刚半年,却传出与一名女出纳员发生了关系。这种关系本不稀罕,但那女的有个军人丈夫,于是这绯闻变成了破坏军婚的麻烦事。上头有人来调查,把他隔离在一个办公室里,审问了好半天,后来要他单独在里面写材料,把婚外情的详细过程写出来。谁料写着写着他竟自杀了,等人进去时见他趴在桌子上,下巴浸在血泊里。

  他自杀的手法很奇怪,把吃饭的竹筷磨尖了,伸进一对鼻孔里去,另一头抵在桌面上,就这么猛地把头磕下去,把自己了结了。有人说他生前提到过这种方法,出自关押在看守所的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据说那犯人搞出这个自杀创意后,看守所里禁止用筷子吃饭了。

  不过更多的传言是关于他的死因。有的说他是受了胁迫为上司顶这个罪,因为同事们心知肚明,他们的领导是个好色之徒,早就跟那小出纳暧昧不清了。也有的说女方偷偷堕胎被军人丈夫发现,为找替罪羊故意勾引上小罗,以致他有口难言羞愤自尽。但不管怎么传,已经死无对证,这件事也被慢慢淡忘了。

  看门老头平淡的叙述,却在我们耳朵里掀起了大波澜。老板圆鼓鼓的脸涨得通红,随时要炸开的样子,而我听得心里难过,眼睛痒痒的,我知道要是像别人一样有眼泪,早就流下来了。

  老头最后说可怜啊,单位里的人都认为他是冤枉的,可他怎么不为自己申辩一下,突然的就自杀了呢?这小伙子死得真惨呐。

  原来如此!我心里一下子明白过来,随即问他:“那双筷子去了哪里?”

  “随他的尸首火化了吧。”老头想了一想又说,“不过他被抬走的时候鼻孔里好像只剩了一只筷子,当时有人找过另一只没找到。”

  “从那以后三楼是不是每个月都有不太平的事?”

  “好像是的,小师傅。”老头的目光畏畏缩缩,“好像一个月总有那么两三个晚上怪瘆人的,把我们吓得不轻,知道的人都说这是阴魂不散闹鬼来着。后来那个单位搬走了,这儿变成仓库,我留下来看门,那段时间倒平静了,谁知现在你们又提起这档事。”

  我听了向老板点点头,老板叫助手把老头带走,然后急切地问:“怎么样?”

  我学着羊老仙那些文绉绉的词语,把心里的推测告诉他。姓罗的年轻人死后冤气不散,很可能郁结在那根找不到的筷子上,而那根筷子肯定还在三楼,大多就在昨晚被我踢开门的储藏室里。

  “你意思说前面发生的事跟那筷子有关?”老板压低声音说。

  “应该有关系。由于他的死因,他对淫邪的人特别憎恨,到了阴气重的夜里就跑出来,对那些人不利。”

  羊老仙说过“万恶淫为首”,男女作乱之时阴魔邪气最容易侵入,所以我肯定三楼的怪事跟包厢里的龌龊勾当有关。

  老板听了脸色变很难看,他叫我不要声张,先一起去那里找一找。现在娱乐城还没开始营业,三楼一长溜包房静悄悄的,老板和我穿过走廊直接到了储藏室,按下开关,那小门里的日光灯闪跳几下居然亮了起来。

  现在是白天又开了灯,里面的情况一清二楚。到处是灰尘,覆盖着桌椅、铁柜、电话机什么的,杂乱得很。我们小心翼翼踮着脚进去,上上下下察看了一遍,很快发现有一件东西不对劲。

  叠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底下有块黑布,罩着圆锥形的一个什么东西,那布漆黑漆黑的根本没沾灰尘,显然有问题!我毫不犹豫伸手过去把布揭开,下面是一只白白的搪瓷杯,里面赫然倚着一根筷子!

  就是它!我背上隐隐发痒,身上的血又开始流得飞快,跟昨晚的感觉一模一样。不过这次我没有爆发的冲动,而是轻轻拈起这根筷子,拿到老板的面前。

  筷子头上磨得很尖,还留着暗红色的血迹。老板看得脸都变了形,他呆愣了半晌才沉声道:“怎么处置它才妥当?”

  我用那块黑布包了筷子交给他,让他拿到姓罗人的坟上去烧掉,最好再买此纸钱什么的给他。老仙跟我讲过,鬼魂们就吃这一套,人生在世讲名讲利,死后也免不了这些东西。我听的当时在想,老仙好像不喜欢名利,要是过世了我该烧什么给他?不过想归想,我可不敢问他。

  下楼的时候,老板再三叮嘱我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他见我郑重点过头才放心。我心想,即使真是这根尖尖的竹筷扎了那个死鬼的屁股也是活该,谁叫他荒淫贪色,按照老仙的说法,就算阳间不出事到阴间也会有报应,早晚而已。

  晚上遇到小妖时见她特别高兴,她把我拉到角落里说:“弟弟你真是厉害,帮了老板一个大忙,他说明天要好好酬谢我们呢!”

  我苦笑道:“你怎么对他说这样的大话!其实我根本不懂那一套,我这只是急了瞎蒙的!”

  “我怎么说大话?”小妖黑黑的大眼睛在我脸上瞄来瞄去,“你不知道你一脚踢开的那道门有多厚多牢固吗?他们说当初把它钉得死死的,就算大力士也不一定踹得开呢。”

  她一说我倒想起来,那门虽小但的确很厚,我却没化多少力气就踢开了,看样子当时涌上身体的那股血气有些古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