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舞厅
密云不雨2019-07-30 15:332,306

  我匆匆向朱老师和郑露告别,他们见我着急就不再多说,递给一张名片,让我有空一定去找他们。回到娱乐城时,我见小妖在大堂等我,她领我直接去了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像初次见面时那样黑着脸,烟灰缸里满是烟头。情况发生在昨天后半夜,值班的人巡到三楼时又发现怪事重演,包房门无缘无故打开着,这还不算什么,今天上午打扫卫生时,清洁工见二楼舞厅地上盘着一条蛇,当即吓得魂飞魄散。

  管事的叫了人把蛇抓走后,大伙又闻到一种腥臭气味,似乎整个舞厅到处都有,却找不到臭气的来源。用拖把拖了一遍地面,结果味道更浓,几乎臭不可闻,这样子下午还怎么开门营业。

  上次的筷子事件后好不容易太平了几天,眼下又发生这种怪事。员工们都在窃窃私议,而老板急得脑门冒烟,他叫小妖到处找我,寄希望能找出个道道来。

  我忙问老板上次筷子的后事有没有处理好,他说应该没问题。当天找到那个年轻人的坟,不光烧了筷子焚了纸钱,还替他做了一场高规格的法事,足以让他满意了。

  我起身去三楼的包厢和二楼的舞厅看了看,似乎没啥异常,感觉不到阴气重的东西,只是舞厅里确实有股腥臭。不过跟上次三楼隐约的血腥味不同,它更像我们从小闻过的田肥的味道。

  我从保安室拿来射灯,在舞厅角落里细细察看。光溜溜的大理石地面被湿拖把打扫过一遍,清清爽爽反着光,应该没啥东西,但那股难闻的味道挥之不去。

  快到除夕了,月亮弯弯的,应该不是阴气重的日子呀。我又闭起眼静静感觉一下,确实没什么古怪之处,难道这气味能凭空而来?

  我把几张沙发和桌子搬开,终于有了发现。我问上午抓到的是什么蛇,有人答是无毒的菜花蛇,这下我心里更有了谱。

  回到办公室,我问老板有没有仇家。他想了一下说,这些年来仇家肯定有,娱乐场所本就鱼龙混杂,闹起事来主人家免不了要得罪一方。还有的是同行相忌,附近几家像样的娱乐城对这边都是虎视眈眈。

  我边听边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助手,老板灵敏得很,马上叫助手出去到门外守着。我直截了当地问:“你的手下会不会有问题?”

  老板有点吃惊:“你发现了什么?”

  我把舞厅里的蛇和那种难闻的气味以及三楼的怪事联系到一起,认为是同一个人所为,根本不关阴魂阳魄的事。我把一张餐巾纸摊开放在老板的桌上,里面有几粒碎末,是刚才在舞厅里暗暗收集的。

  “说不定是干的大粪,遇到水就更臭了。”我尽量用镇定的语气说。

  老板的眉头锁在一起,他看了看又闻了闻,脸色更黑了,怒气冲冲道:“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让我想想到底是谁……阿诚你有没有办法知道这个人,我把他碎尸万段!”

  听他这口气我赶紧说:“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准确,老板你还是仔细查查,别冤枉了好人。”我想我可不敢找个人让你碎尸万段。

  老板忙着亲自带人打扫舞厅,还叫人去买香水洒上。我趁机溜回小妖的住处,她在那儿等我吃饭。我没跟她讲看展览遇到的奇人奇事,娱乐城的事也只搪塞了几句。她正要追问,忽听窗外哭声震天,不知谁家死了人又跑来太平间哭丧。

  “呸呸,”小妖竖起眉毛做了个鬼脸,“要死都不挑个时候。”

  我端了饭碗去看,小妖也跟过来,她索性把封在卧室窗外的木条卸下一根,然后也端个碗来,和我一起边吃边看。她大概觉得这样很好玩,叭叽叭叽吃得有味。

  窗外有一大堆人在哭,一个比一个哭得伤心,小妖看了一会却说:“眼泪都没有。”

  我一看果真如此,那些人光打雷不下雨,跟我小时候哭死人一样。不过我觉得活人也就是给死人哭个样子,没啥实在作用,要是死人有知,还不愿活人这么悲伤哩。

  小妖边吃边讲,城里死个人可贵了,经济条件不好的都死不起。听说什么费什么费的几千上万,就一个小木匣子都比大彩电贵。那个叫殡仪馆的地方比咱娱乐城还赚钱哩,卖木匣子的利润比我的小费还高呢。

  小妖姐可是夜来香的名人,男人们出高价钱还得排队呢,连她都比不上卖死人匣子的?我有点不敢相信。她又柔声柔气地说:“你看呀他们哭得那个伤心,好像城里人比咱农村人更重情义,其实呀,他们一半是心疼死人花了那么多钱呀。”

  人死了还要花那么多钱当然令人伤心,看来做城里人也有不容易的地方。要是在农村就简单了,在山上立个坟,山下摆几桌酒,又热闹又受人欢迎,跟结婚喜宴差不多,所以统称红白喜事来着。

  那样迎新和送旧多好啊。我把想法告诉小妖,她撇撇嘴道:“喜事?城里人一听结婚头更大了,不光当事人,旁人都跟着头大。他们接到请帖就像接到传票一样,知道什么叫传票吗?你不愿去也得去的邀请书。他们呀到办酒的地方挨个交了礼钱,坐下来吃喜酒,边吃边心疼。想把那笔钱吃回来吧,胃只有一个,所以不少人吃得不能再吃了就想,什么时候自己再结他一次,狠狠地捞回来。”

  “真的?”我想结婚是很重要的事,哪有这么随便。

  “当然真啦,这里的人常讲,怎样算成熟?有前夫前妻的才算成熟。不过他们又说,最厚颜无耻的也是隔三岔五结婚的人。”

  “厚颜无耻?”小妖挺有文化,话里常常蹦出我没听过的词。她念过艺术学校,好像学的是舞蹈,她说来舞厅赚钱也是学以致用。

  “是啊,他们说多娶几个或多嫁几个倒算不上什么,但老叫人去喝喜酒就无耻了,而且是厚颜无耻。他们还说无耻也有排行榜,隔三岔五请喝喜酒的人排第一。”

  连结婚这样的喜事也被说得这么凶险,我想小妖姐一定是受娱乐城客人的影响。我进过几次包厢,那里面的人都说不正经的话,看着斯斯文文的人也行为放荡。

  我和小妖站在窗前,边吃边聊把饭吃完了。这时楼下多了些看热闹的人,他们看着别人嚎哭好像看戏文一样专心。不过其中一个却抬头向上,他的目光穿过木条的空隙直直落在我们脸上。

  我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个怕老婆的黑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