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名士
密云不雨2019-07-29 09:372,223

  我慌忙把刀捡起来,心想糟了,偶尔说一次谎马上有了报应。我勉强朝她笑笑,脸上火辣辣的。这一刻我羡慕起娱乐城里玩耍的男人,有他们的脸皮我就不会这么尴尬。

  我见她死死盯着这把刀,就嗫嚅道:“这把旧刀没什么……我爸留给我的……他早已死了。”说着鬼使神差地把刀递给了她。

  她拉开刀鞘,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好像被刀锋的亮光耀了眼。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后,她问:“你知道那两行生辰八字的意思吗?”

  事已至此,我就冷静下来,心想说不定通过她还能知道身世的秘密。于是简要讲了七百年前兄弟结拜的事,但没透露其中之一是我的祖宗先人,也没说是羊老仙掐算出来的结果。

  “真的是结拜兄弟的标志?以前我们也这样猜测过,但史料上从没记载贯云石有个义弟。先生你和我一起去办公室好吗,我再请教一下老师,这可是个大发现啊,你的刀也是一件了不起的文物呢。”

  我想推辞也不行了,于是接过刀跟着她走,穿过庭院来到二楼。办公室不大,有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伏在桌上写字。郑露过去低声说了几句,那人侧过头,眼睛从镜片上方瞥了我一眼,随即招手叫我在对面坐下。

  他端着我的刀看了好一会,然后轻轻道:“讲得没错,是结拜的信物,看来我们对贯云石的那把刀研究不够。不过也奇怪,像他这么有名的人,怎会没人知道他有个义弟呢?”

  听起来,他对我先祖的义兄叫贯云石的那个人非常了解,我忍不住询问详情。中年男人没什么架子,答起话来也很随和。

  他说,贯云石天赋异禀,而且能文能武非常了得。年少时贯云石就神力过人,迅猛如豹,元朝的武官们对他十分佩服。可是在官位最显赫时,他却让位于弟,自己弃武从文拜文学大家姚燧为师,不久又被朝廷封为翰林大学士,时人赞叹他的文韬武略。然而,正值壮年的他又突然舍弃功名隐居杭州,以卖药为生,平日寄情山水文字与渔樵平民往来,返璞归真直至老去。

  他的叙述比羊老仙和郑露的都要详细,我听了不禁神往,心里很钦佩这个文武全才的洒脱名士。但羊老仙曾说,名士的义弟也就是我的先祖更了不起,那他又是个怎样的人,为啥连眼前这个博学的老师也未曾听说过?

  这位老师姓朱,是个研究文物的副教授。讲完后,他客气地问我对七百年前贯云石的那个义弟知道多少。我除了没说是先祖,其他根据羊老仙讲的一五一十复述了一遍,包括他古怪特异的外形。

  朱老师听了有些惊奇:“谁告诉你这些?这把刀又是从谁那儿传下来的?”

  我没敢说是别人算命算出来的,只说爸爸把刀留给我时告诉了这些事,但他已经死了。朱老师掂着刀沉吟半晌,喃喃道:“还真像是这回事。果真如此,贯云石变成芦花道人的人生三步曲倒也顺理成章,没什么奇怪的了……可为什么史书上一字未落?哎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看看郑露,“刘老所长现在身体状况怎样?”

  “我上次去看他的时候还比较正常,但医生说不太稳定,有时会反复。”

  “这事儿我看只有请教他了,他可是研究元代的大家。”朱老师说完,叮嘱郑露陪我坐会儿,自己匆匆走出房间。

  郑露给我倒了杯水,看着我说:“刘老所长是朱老师的老师,在元代文史研究中他可是权威,不过近来身体不太好。你这把刀里的故事惊动他老人家可算大事情了,该不会有虚构的成分吧?”

  她的眼睛不大,看人时圆圆的,羊老仙说这叫杏眼。她的声音清脆动听,但总让人觉得绵里藏针,不由的产生距离感。我暗想,要是让我相人,一定把她划归厉害能干的角色。

  我们轻描淡写聊了几句,我说在这个城市打零工,和众多农村来的人一样。我不敢提及夜来香和小妖,也没讲找姐姐的事。我在轻描淡写里留了小心,尽量不涉及那些古怪的事情,免得再给她造成爱说大话的印象。但我听得出来,她的语调里还是有怀疑的成分,这恐怕跟我刚才说谎露馅有关。

  不一会,朱老师回来了,问我能不能化点时间跟他们一起去见刘老所长。他的语气急促而诚恳。

  我想也不想答应了。朱老师和郑露草草收拾一下就带我出门上了出租车,车子三拐两拐开出城区,向郊外驶去。过了很长一段路后,车子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那里一圈青色的砖墙围着几幢不高的楼房。

  朱老师进去前告诉我,这是一家疗养院,专治精神疾病,他们的刘老所长已经在里面疗养两年多了。

  精神疾病?是不是别人说的疯病?我心里有些犯嘀咕。那朱老师的老师肯定知识渊博,怎会得这种病?在我想象中,有文化的人都聪明得很,得病也不该得脑子的病。不过我不想多问,还是待会儿眼见为实吧。

  办完手续后,我们走进最大的一栋楼。进去没几步,我就觉得有种杂乱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情形说不清楚,好像掉进了五味罐,浑身都是怪怪的感觉。

  我见到远远的有人看着我们,畏畏缩缩,看几眼就跑开了。还有人在前面叽叽咕咕地争论,走近一看,是个穿着长条纹衣服的人,眼圈乌黑,情绪激动,不停指手画脚。我们经过旁边时,他看了一眼,突然叫道:“哇,你好亮哦!”

  叫了一句又安静下来,但我们走远后他继续跟谁争论起来了。

  我感觉这个黑眼圈的人身上阴气比较重,他刚才那句话大概是冲我讲的,但我现在不想理会。我们走到楼梯旁的一个房间,有个花白脑袋背对着我们坐在里面。

  朱老师示意我们等一下,他先进去讲了几句话。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好,好,快进来。”

  听得出那语气很高兴,同时他侧过身来向我们招手。

  当我和郑露来到这个老者面前时,他腾地站了起来,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出人意料地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灭地,灭地来干什么?”

  我见他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