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姐妹
密云不雨2019-08-01 18:072,432

  老板拍拍我的膝盖说:“阿诚老弟,是不是怕出了人命连累到你?在这屋里的可都是自家兄弟,谁都对得起谁,哪个都是见过世面的。要他这么条小命办法多得是,你知道中国有多少失踪人口吗?”

  屋里的人一起笑起来,有的故意笑得大声,似乎这样就显得真正见过世面了。我不懂这些,所以没笑,我只是想地上那人可恶又可怜,虽然他是自吞苦果,但不至于该杀吧。

  那些人边笑边看着我,好像强盗窝里的强盗看着他们当中的一个胆小鬼。

  情急之下我脱口道:“老仙说过,杀人要隔世报的!”

  屋里骤然静下来,空气里回荡着这句话的余音。老板愣了一下问:“什么隔世报?”

  看来他们还是吃这套的。我让自己平静一下,然后讲了羊老仙告诉我的一个故事。

  有一户人家生了个男孩,活泼可爱,稍大了喜欢耍拳弄腿,老是拿木刀木剑的在父亲面前比划,逗得父亲很开心,认定他日后会有将帅之才。一天,有个年老邋遢的女乞丐上门乞讨,其状甚哀,父亲叱之不去,还是儿子挥舞木剑把他赶跑了。恰好这时过来一位跛足道人,见此情景连连叹息。父亲认识他是大名鼎鼎的罗半仙,于是问他何事感叹。道人说:你可知那乞丐前世是谁?是你的亲生母亲。你那儿子前世是谁?是你亲手杀掉的仇家,来找你了却恩怨的。

  我讲得很慢,但没有一个人打断我。末了我告诉他们,跛足道人就是羊老仙的师傅,他的道行深不可测。屋里的人听了都不作声,最后老板说:“阿诚既然要放他一条生路,就叫他滚蛋吧,以后这个城市里不要再让我看到他!”

  地上烂泥似的那个人一下子爬过来,抬起满脸血污向我道谢。这么近对着殷红的血,我的心跳得很乱,赶紧摆摆手让他走。

  不知为啥,我见了血总是难以平静,说不出烦燥还是紧张。听说有的人见了血会犯晕,我却正好相反,敏感得心里乱麻麻的。

  这事终于水落石出,老板和我都松了一口气。小妖姐妹几个要给我摆庆功宴,说我保住了老板的生意也保住了她们的饭碗,她们几个本就打算春节不回家,现在要和我一起好好在城里过个年。

  她们中有个叫牡丹,有个叫青青,名字跟她们的衣服一样花哨。还有一个叫蜘蛛,据说特别喜欢上网。我知道她上的那网是用电线织的,可以网住不认识的人。听说蜘蛛姐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就网来了许多男朋友,而且多得她记不住名字了,只好统一叫他们“凯子”。

  小妖说那几个年龄都比她大,所以我都得叫姐姐。我自己的姐姐没找到,却一下子多了小妖姐、牡丹姐、青青姐、蜘蛛姐,好像掉进了二姑讲过的女人国。

  小妖介绍说牡丹姐是个才女,不但歌唱得好,还会吟诗作对,那些自认为有文化的客人都喜欢找她。不过小妖又悄悄告诉我,牡丹有个很大的毛病,喜欢买东西,有用没用的都买回来,尤其见了新式的鞋子,简直疯了一般,拉都拉不住。她一个人住着三房一厅,还嫌没地方放东西,她赚的钱都变成满屋子的东西了,所以姐妹们也叫她购物狂。

  青青姐呢没啥别的爱好,就迷炒股票。只要有行情,她哪儿也不去,早早守在股票营业厅,连客人叫她逛街买东西都没兴趣。她下午很少来娱乐城上班,晚上来了又挑客人,懂股票的优先,能侃得天花乱坠的她不要小费都成。小妖说青青被公认为夜来香最懒的小姐,经理领班都拿她没办法。她股票赢钱了就懒得来上班,出台就更少了,成晚猫在家里看电视剧。要是她有段时间上班很勤快,那一定是股票输惨了,急于赚钱去“补仓”。于是姐妹们笑她:股市跌了没关系,别人割肉你卖肉,东方不亮西方亮。

  几个姐姐聚在一块就打打闹闹,一会儿相互夸赞,一会儿又相互挖苦,叽叽喳喳像一大群画眉鸟。她们都对我挺好,下馆子总惦着我,有时在包房里陪客人唱歌,也喜欢喊我拿这拿那,尽管这些不是我的工作。也有客人给我小费,我都谢绝了,我不能要不明不白的钱,这是爸爸从小教我的。

  唉,爸死了一年半了,不晓得他住在阴间的哪个地方?按羊老仙的讲法,好人在阴间只要过过堂,审核一下没啥问题又可以投胎做一世人了。我爸肯定算好人,那么他是不是已经回到世上,做了哪户人家的小孩?想想我爸可能比我还小很多了,心里不禁觉得好笑。

  没人的时候,我对着镜子研究过脖颈,每次都吓自己一跳。我的脖子里好像藏了一个关节,非但能长出一截,转动起来还可以像猫头鹰一样,简直像个怪物。我爸会不会也这样?还有祖祖辈辈的先人?

  难道我们家世的谜就藏在这脖子里面?还有那个半疯不疯的刘老所长是怎么知道的?他叫喊的“灭地恶魔”又是什么东西?

  一看自己这副怪模样,我脑子里就很乱,觉得越长大越迷糊,越活越不明白了。刚从家里出来时,我一门心思找姐姐,现在发现许多事扑朔迷离,根本不是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可能当年姐姐的失踪就和我们的家世之谜有关。

  这样看来,我的任务越来越艰巨了,离家几个月不仅没有实现目标,反而觉得离它越来越远了。

  小妖说没几天过年了,她趁着有空要拜一下菩萨,叫我一块去。我从小不信神呀佛呀的,我想即使有,事到临头跪着去求一下也不会好使,神佛们肯定看得穿我们的心思。不过她要去,我也愿意陪,就像以前妈妈去上香,我也假模假样地在旁边跟着磕头,很听话的样子。

  我们去的这个庙很大,里面有数不清的菩萨。小妖到处磕头,我帮她拿着一大捆香烛,看见香炉就燃起来插上。小妖很虔诚,买的香烛又粗又多几乎抱不动。她还纠正我说这不能叫买,应该叫请。

  我边点香烛边想,我要是菩萨肯定不喜欢凡人这么干,整天火烧火燎的薰得都受不了。不过这个念头能想不能说,我可不能犯人忌讳。

  小妖拜完菩萨后,又去拜禅堂里的大和尚,说他法力高强名气大得很。禅堂里人很多,排了长长的队。那大和尚其实是个老和尚,头很大,慈眉善目地坐在正前方,男女老少挨个跪在他面前,磕过头后等他在头顶上摸一下,方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小妖先在侧旁的箱子里捐了钱,然后排队到老和尚跟前磕头,她磕完让我也磕。我刚跪下,却见老和尚侧身一让,向我摆了摆手。

  我不懂他的意思,顾自磕下去。等抬起头一看,老和尚不知怎么起身离座,一声不吭地走向后堂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