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肚仙
密云不雨2019-07-24 12:282,746

  那女人年龄应该不小了,声音却特别清脆,还带一股娇气。要不是眼见为实,我不敢相信是她在讲话。旁边那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妇女一个拿了剥开皮的香蕉,一个端了碗,用勺子舀着一口一口喂她吃东西。

  香蕉是我离开村子后认识的第一种水果,真的很好吃,长得又像月亮。那女人喝了几勺,又粗野地抓过香蕉大口吃光,脆声说道:“好吧,我去叫,不过叫不叫得来我可不知道。”

  到后半句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渐渐走远了,这时她的身体再次如泥塑木雕般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说:“小峰小宝,你们今天都来了?”

  我着实吃了一惊,这声音分明是那女人发出来的,她刚刚说话还那么娇脆,却一下子变成了老头子!

  底下两人跪着爬到桌边,抓了女人的手说:“爸爸,孩儿们不孝,又把你老人家请来了,你在那里好不好?”

  “不好!上几天屋里漏水,挡风的墙又缺了个口子,你们倒是给我去修修!”

  “是是!”两个儿子忙不迭答道,接着又你一句我一句问长问短。那苍老的声音应了几声就不耐烦起来:“废话少说,你们是不是又要想着分家?”

  两个儿子一人抓着女人一只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肯先回答。

  “你们活人的事老要问我干嘛?要分就分!那些家产败不败光反正都是你们的,我管不了这么多。你们娘还在下面等我呢,不跟你们罗嗦了!”

  话音刚落,那女人身子一颤,把手从两个男人手里抽了出来。

  跪着的两个男人同时舒了口气,又趴下磕了个头,站起来转身从人堆里挤出去。他们刚起身,就有个人从后面钻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他们刚才的位置上,口里大叫:“仙姑救命!仙姑救命!”

  上来的那个男人三十来岁,哭丧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一边哀叫一边磕头。桌上坐的女人无动于衷,又变了脆生生的童音说:“你是什么人哭得这么难看,今天我可不想再跑了,本姑娘累死了!”

  地上的男人苦苦哀求,两旁老妇女也帮着说话,桌上的女人仍不理不睬,一声不吭。这时又出来个女人跪在桌前,也边哭边说,他们是夫妻俩,前天刚刚没了爹。

  男人的爹,也就是女人的公公,两个月前抓了一条五步蛇泡药酒。他把那条头像三角锥的毒蛇塞进一个大玻璃瓶,灌了烧酒盖上盖密封起来,那蛇扭了一会吐了些白涎就沉在瓶底。过了两个月老头子想尝一尝,打开瓶盖后边看边对儿子说:“这次酒少了点,没灌满嘛。”

  谁料这成了他最后一句话。躺在瓶底的蛇忽然像根弹簧蹦起来,狠狠咬在老头的眉心,老头仰面跌倒满地打滚。那条蛇被扯下来时已经死了,老头也只剩出气的份。饿了两个月的蛇毒性极大,片刻时间老头就不省人事,没送到医院就全身发硬,脸黑得吓人。

  人群中听说过这件事的也跟着附和,更多的人嘁嘁喳喳地议论。桌上那女人突然异常清脆地笑了两声,让人听了不觉悦耳,反而人头皮发麻。“这人真好玩,蛇没吃到还被咬一口。嘻嘻,他去那里还没住稳妥,你们两个找他干吗?”

  那对夫妇边说边哭边比划,众人听了半天才明白,死去的老头子有一大笔钱,现在谁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他们说娘生病了急用钱,孩子也要读书,所以想请仙姑找爹问一下。

  被称作仙姑的女人冷笑道:“罗里罗嗦的,还不是为了钱!我问你们,有没有烧纸钱给他?”话音还是脆生生的,口气却很凌厉。

  夫妇俩支吾了一下,说还没安葬,没来得及烧纸钱给他。

  “哼!尸骨未寒就打主意,不干不干!”

  两人听了哭得更加厉害,一边使劲磕头。旁边的老妇女又上去劝说,仙姑却怎么都不愿意,盘在桌上的腿伸开了使劲蹬,蹬得桌上的供品落了一地。

  老妇女见状连忙取了几件东西出来,一个是摇起来叮咚作响的拨郞鼓,一个是花花绿绿的小风车,还有的我没见过。仙姑抓在手上玩了一会,平静下来,两个老妇女趁机又哄又劝。再一会儿,仙姑咕哝着说:“烦死人了!老是叫人跑个没完。这人不一定叫得过来,那边的大鬼可凶了,等下叫不来我也没办法。”

  说完她又盘起腿一动不动了。夫妇俩在底下千恩万谢,一口一个小红仙婆婆。我在旁边听得清楚,心里好笑,仙姑怎么一下了又变成了婆婆。

  屋里站满了人,却悄没声息,大家都盯着桌子上的人。羊老仙在我耳边轻轻道:“她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肚仙’,能到下面把阴人唤上来。她借助一种力道让自己的一魂二魄出窍,去那里按照生辰和名字找到阴人,附在自己身上跟亲友对话。这种人在阴阳两界往来频繁,是江湖上阴气最重的人,跟你正好相反。”

  老仙总说我阳气重,到底怎么个重法?而这个女人阴气最重,我也看不出重在哪里。我只知道十五的夜里阴气重……呀!我猛地惊了一下,想起来了!

  眼前这女人,不正是我离家后第一个月圆夜见过的女人!那晚月光下的她脸色惨白,拦在路中间作揖作拜,虽然现在动作声音脸色都不一样,但我肯定就是她!

  我悄悄跟老仙讲了,老仙点了点头道:“大概那个地方死过人闹过鬼,有人请她去安魂去邪,这个不算什么稀奇,稀奇的是她现在身上的‘小红仙’。”

  “小红仙不是她自己?”

  “是她供的一个小仙,你看那个塑像。”桌子后面高高的佛像下,供着一个很小的人像,跟前点着一支香,是个穿古代衣服的女子。老仙说那女人点香求祷能请到小红仙,但一炷香燃尽就会走,而且一天只能点一次香。有了小红仙,那女人就能魂魄出窍,来往阴阳之间,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我从小听过很多鬼故事,从来没把它们当真。我觉得要是像大人们说的有那么多鬼,我应该时常碰到才对,可我从来没有这样的运气,哪怕仅仅见上一眼。眼镜哥同样从未见过,所以我们对鬼魂之类的抱怀疑态度。不过羊老仙的话又让我犹豫起来,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见识广、算得神,对我又很好,应该不会无中生有。

  这么说来,眼前的女人现在就是半人半鬼的状态。她的小红仙能召唤死去的阴人附在她身上,不就是“鬼上身”?这个世界真的有我们看不见的阴曹地府吗?

  我正胡思乱想,屋子里忽然一阵骚动。桌子上的“肚仙”不知怎么跳了下来,在地上啪嗒啪嗒又跑又蹦,一边尖声大叫:“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把跪着的两个人吓得直往后退,连旁边侍候的老妇女也惊得呆了。

  不过跳几步她就停了下来,理理篷松散乱的头发又摸摸胸口,喘气道:“哎呀,吓死我了!我说不能老去的嘛,看门的大头鬼生气了,追得我差点没命了!”她说得又气又急,活脱脱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听得我浑身怪难受的,脊背上好像冒出了冷气。

  更糟糕的是,她不知什么时候转过来面对了我,眼睛溜圆地瞪着我,跟那个月圆夜的情形一模一样。我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耳朵里都开始发痒。羊老仙说过阴人上身的时候,“肚仙”的三魂七魄换去了一部分,相当于两人共用一个身体,躯体会奇怪地扭动,但不能正常行走。然而她怎么回事?

  现在这个“肚仙”穿过人群向我走来,一直到了跟前,盯着我怪异一笑:“嘻嘻,你是不是雪山来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末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